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日本汉字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日本汉字
类型 意音文字
语言 日语
使用时期 公元五世纪到现在
母书写系统
汉字
  • 日本汉字
姊妹书写系统 传统汉字简化汉字
朝鲜汉字儒字台闽汉字
粤语汉字吴语汉字
ISO 15924 Hani、500
书写方向 从左到右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日本汉字(日语:漢字假名かんじ罗马字Kanji),又称日文汉字,是书写现代日文时所使用的汉字

日本汉字的写法基本上与现代中文使用的汉字(包括简化字繁体字)大同小异。古代日本几乎完全使用汉字书写文言文。自近代以来,出现一部分由日本人独创的汉字,称为日制汉字和制汉字,日本官方定为国字,当中部分已被中文收录。和制汉字主要指未被中文吸收的汉字。

诸桥大汉和辞典》是最大的日本汉字字典,共记载接近五万个汉字,不过在战后的现代日文中常用汉字大约只有两千余个。

历史

汉字中国传到日本的确切时间点目前尚无定论,一个说法是汉字从公元五世纪随着一些百济佛教僧侣将中国的经书带到日本而传入的,另一个是7至9世纪的遣唐使为唐文化及佛教文化在日本的广泛传播作出重大贡献,也把汉字带进日本。这些经书的汉字当初是模仿中国的发音来读的,不过一套称为“汉文”的书写系统开始得以发展。汉文主要是中文文章插入日语独有的助词,让日语使用者可以依从日语的语法去阅读汉字写成的文章。

当时日文并没有书写系统。后来发展出一套源自《万叶集》、称为万叶假名的表音系统,万叶假名使用的是一套指定的汉字,纯粹假借它们的发音来表记日文诗歌。以草书书写的万叶假名后来演变成今日的平假名。当时不被允许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也能使用这套平假名来书写日文。平安时代大部分的女性文学都是以平假名来书写的。片假名也是从差不多的方式发展的:寺庙里面的学生把汉字的其中一部分分拆出来成为片假名,用来标注汉字的发音,还有汉文里的日语助词

随着日文书写系统得以成熟和发展,如今汉字用于大部分名词形容词动词,而平假名则用来书写动词词尾(送假名)、纯日语词汇、或者表记汉字难写的辞汇。平假名也用于标记日本汉字的读音(振假名)、和书写给汉字水平不够的人为对象的读物,如小孩、日语学习者的书籍。

片假名则由于它的方形结构,用于象声词和外来语。片假名用来书写外来语的习惯来的比较晚,外来语原先是用汉字书写表意的,如“煙草”代表“タバコ”(tobacco)。不过现在反过来有许多外来语词汇正在代替一般词汇。有语言学家估计现今常用日语有三分之一是外来语及汉字英语。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虽然日本没有像越南北朝鲜一样废除汉字,也没有像韩国那般减少汉字的使用频率,但近年来日本年轻人的汉字水准参差不齐,甚至有些高中生连汉字也不会写,只能用假名来代替汉字。

发音

日本汉字的读法大致分音读训读两类。2010年改定的《常用汉字表》共收录汉字的音读2352种,训读2036种。

音读,指源自中国传入的读音,与现代某些汉语(例如粤语)的汉字发音相同或近似。另可细分为吴音汉音唐音三类。公元五至六世纪,汉字由中国或者朝鲜传入日本,在此时传入日本而得日文读音的汉字,当时没有读法的名称,学汉音之后,此读法称为“吴音”,“吴”是学汉音的留学生叫的蔑称。另外,在奈良时代平安时代,派遣往大唐长安学习的日本学者,把中国的汉字带回日本,依这种方式得音的日语汉字称为“汉音”;再加上镰仓时代以后(南宋),随禅宗的留学僧或者贸易商人所传入日本的汉字读音,共称为“唐音”。

训读,是为了标示原来存在的日文词汇而加上联系的汉字,与中文读音无关联的汉字读法,可说是为了解决原本日文词汇有音无字的现象。因日本曾广泛使用汉文训读,历史上出现过的汉字训读数量十分巨大,但其中大多已被淘汰,成为“古训”。

训读中还有一种特殊的现象,即有些汉字词必须作为整体来发音,而不能拆开来读,这种训读称为熟字训,如、“大和”(やまと)。这类训读在历史上亦不少,不过现代常用的熟字训不多,可参考《常用汉字表》附表。

日文部分词汇也有音、训二读,并有不同意思。例如“仮名”(假名)一词,音读为“かめい”(kamei),意思为假(借)的(文)字。训读读作“かな”(kana)的话则指用来书写日文字的平假名片假名的总称。

由于日本汉字读法复杂,为了正确表示汉字的发音,书写日文时可以在汉字上/旁添上假名,表示汉字的读法。这种近似中文注音或拼音的标记,在日文叫做“振假名”(振り仮名,furigana)、“读假名”(読み仮名,yomigana)或“Ruby”(ルビ),常见于幼儿书籍、日语学习者书籍中,或用来表示不常用汉字或日本人姓名的发音。

写法

字体

部分汉字有“旧字体”和“新字体”之分,类似中文的繁体字和简体字的差别:

  • 新字体:;旧字体:音读こく(koku);训读くに(kuni)
  • 新字体:;旧字体:;音读:ごう(gō)
  • 新字体:;旧字体:;音读:へん(hen);训读:わるkawaru,作“はる”,音同)

旧字体在二次大战之前使用,1946年文部省引入新字体。

日本造新字体基本上是通过简化、删除笔画的方式,但有例外,常见的如:

  • 新字体:;旧字体:;音读:ほ、ふ、ぶ(ho, fu, bu);训读:あるく、あゆaruku, ayumu)
  • 新字体:;旧字体:;音读:ひん(hin)[注 1]

非但没有删减,反而增添。以上两字都含有“少”字缺一点的部分,新字体就干脆写成“”。但这种改动通常限于常用汉字,表外字“”等字形未作调整。

根据《同音汉字书写规则》,还有些字被近义字或同音字(以日语为准)取代,如

  • 常用汉字(“”的新字体);非常用汉字:音读けつ(ketsu);例如“間歇”变成“間欠”。
  • 常用汉字:;非常用汉字:;音读:(shi);训读:shinu);例如“屍體”今作“死体”。

日本自造汉字

国字(

日本汉字多数直接借自中国汉字,但亦有一些汉字是由日人根据中国汉字的六书自创的“会意”或“形声”汉字。这些日本自造汉字不同于中国大陆通行的简化字,是只限于日本语使用的汉字,在日本称为“国字”或“和制汉字”:

  • とうげtōge):山口鞍部。同“岭”[2]
  • さかきsakaki):红淡比
  • はたけhatake):旱田,田地,专业的领域。
  • つじtsuji):十字路口,十字街,路旁,街头。
  • はたらくhataraku):工作。
  • しつけshitsuke):教养。不常用,同“仕付け”。

部分日本自造汉字亦逆输出至其他汉字文化圈地区。如现代中文收录:“”、“”、“”。

另外,有些汉字并非起源于日本,但其今义借自日本,如“”(cancer),故有时会被误认为是日本人造的汉字。[3]”是形声字,声符为“”(同“岩”),北京音原为yán,后来引入“癌症”之义后因易同“炎症”混淆,遂借某些方言的发音改读ái。

国训

部分日本汉字的意思和原来中文汉字的解释有所出入。这些汉字被称为“国训”:

  • おきoki):外海,取其“水中”之会意;中文原意为“用水注入、被水冲击、冲突”。
  • 椿つばきtsubaki):山茶花;中文原意为“木名、长寿的代名词”。
  • どんdon):盖饭;中文原意为“投物井中声”。

外国地名旧译

最初,日本人用近音汉字翻译外国地名,之后大部分地名已改用片假名表记,但少数汉字译名至今仍常用,如“米国”(美国/アメリカ),而中国大陆(主要为汉地)、台湾朝鲜半岛(除首尔外)的地名仍使用其原有汉字名。

日常使用汉字

当用汉字

日本政府于1946年进行了一次文字改革,规定了1850个《当用汉字表》。当用即“临时使用”之意。这1850个之外的汉字不再使用,改以假名表记,或是用同音、同义字代替,并颁行简化的新字体。于是产生以下情况:

  • 殘骸残がい
  • 附近付近

日本的汉字简化改革,最初导火线是驻日盟军总司令部(GHQ)教育使节团“建议”以日语罗马字全面取代汉字跟假名,减少汉字与脱汉运动无关;以往日本最多以“常用汉字”规范汉字使用字数,而战后日语中的外来语已改以片假名取代。

教育汉字

出现在“小学校学习指导要领”的附录,俗称“教育汉字”。经过1968年、1977年、1989年的追加与改订,现在共计1006字,从小一到小六,各个学年的分配为80字、160字、200字、200字、185字、181字。

常用汉字

常用汉字有2,136个,见常用汉字表与JIS之对应

由于普遍认为“当用汉字”对于社会影响实在太大,于是1981年10月1日日本政府又颁订1945个《常用汉字表》,新增少量汉字。并以“目安”为准(即一般社会生活中使用汉字的大致上的标准,不再有强制力)。

现行的《常用汉字表》于2010年(平成22年)11月30日以平成22年内阁告示第2号发布,共2136字、4388音训。1981年(昭和56年)内阁告示第1号的旧《常用汉字表》(共1945字、4087音训)宣布废除。

JIS汉字

JIS汉字编码指日本工业规格Japanese Industrial Standards)制定的汉字等文字的字符编码。不在JIS中的汉字有时被称为“环境依存文字”,如“”(后来于2000年改定中加入)。

JIS汉字数量变化
制定年 第1水准汉字 第2水准汉字 第3水准汉字 第4水准汉字 非汉字 合计
1978年 2,965字 3,384字 尚无 尚无 453字 6,802字
1983年 3,388字 524字 6,877字
1990年 3,390字 6,879字
1997年
2000年 1,249字 2,436字 1,183字 11,223字
2004年 1,259字 11,233字

中文读法问题

日语中出现的和制汉字,其中有部分已被中文吸纳,也有部分未被现代汉语收录,因而这些和制汉字无法读出字音。由于这些字在日本电影、动漫等大量出现,却没有相对应的读音,民间出现仿读。另外,中国大陆也有相关的规范性文件可作为读音参考,见段落相关规范

民间也尝试以前人的方法仿读日本汉字,以易记字源为原则,主要方法有:

以边读边

“辻”等字常用于日本人名,需要统一的中文读音,因此有些和制汉字的中文读法已获得权威辞典的认可。

  • :仿读作“神”,亦有人读作“申”。
  • :仿读作“一”。
  • :仿读作“入”,也有人仿读作“这”。实为“迂”之异体字。
  • :仿读作“十”,也曾有因其形似简体“过”而被仿读作“过”。商务印书馆现代汉语词典》取“shí”。
  • :仿读作“止”,也有人仿读作“风”,香港《电脑用汉字粤语拼音表》取“jau1”即“优”。
  • /:仿读作“田”,也有人仿读作“电”。《现代汉语词典》中两个字均读作“tián”。
  • :仿读作“美”。
  • :仿读作“动”。“动”的和制异体字,中文的“劳动”翻译自和制汉语的“労働”。[来源请求]

调整结构

  • :调整结构为“几+巾”,仿读作“旗”,也仿读作“帆”,台湾CNS11643中文全字库取作“筝”。
  • :调整结构为“几+木”,仿读作“机”,少数读成“朵”,亦读作“木”。

“匂”疑似“匈”的讹字、“丐”的异体字。 小篆“縻”下为“吕+小”亦无作“吕”之形;“麿”是和制汉字“麻吕”之合字。[来源请求]

以相似部件仿读

有时也会参照中国大陆的简化字、二简字来仿读。

  • :右边形近“卡”,仿读作“卡”,如台湾有日治时期残留之地名“寿峠”,常写作“寿卡”。汉典作“qiǎ”,全字库取作“古”。
  • :类似“椊”的异体,而“醉”的新字则是“”(“卒”俗作“”),仿读作“卒”。[来源请求]

根据古字或异体字

有些中文汉字与日文汉字同形而意义不相通,但仍可作为读音的参考。有时也参照中国大陆的简化字、二简字来发音。

  • :短暂之意。古汉语中的罕见字,读作méng,也有人仿读作“梦”。
  • :水滴。由于“雫”曾为“霞”的二简字,常仿读作“霞”。此外“雫”为汉语罕见字,本读作“nǎ”。
  • :实现,达成。与不同。常仿读作中文的简化字,而“叶”为“协”的古文异体字[4]
  • :在中文是“笑”的异体字。日文中多作花开之意。另外“咲”是南北朝时“笑”的俗字,那时类似字形大同小异,至宋代《集韵》成书收“咲”。[来源请求]

新字体读法

有的日本新字既不像中文传统汉字,也不像简化字,但通常找到对应的旧字体就可以知道对应的中文汉字、确定读音。

日本新字体与中文汉字对应关系范例
说明
有时会原封不动地使用。
常被误读作简化字“壳”(繁体“殼”)。
日文“仮面”应该读成“假面”而非“反面”。另外“仮”原为“反”的罕见异体,日文中借作“假”之简化字。
驿 常被误读作“尺”或“站”。
在日本,“毛泽东”被译为“
读作“bīn”。常被误读作“兵(bīng)”或中文的“浜(bāng)”。
中文中“辺”曾为“道”的二简字,因此有时被误读做“道”。
常被误作为中文的“芸(yún)”。
中文中“澁”为“澀(涩)”的异体字,读作“sè”。常被误作中文的“涉”。有人将“渋谷”误作“涉谷”。
有时会原封不动地使用。《绝望先生》等作品的译本中曾被误作“系”。“糸”作“絲”之异体字在《集韵》中已有记载;“糸”本读为“mì”,但其对应的日语读音为“べき”,与“糸(し/いと)”无关。[5]

中国大陆相关规范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于2005年6月28日提出《日本汉字的汉语读音规范(草案)》[6],2009年12月21日发布推广、做为日本汉字读音参考[7]

日本汉字的汉语读音规范(草案)(节选)

4 拟音原则

4.1 沿用汉语字词书中已有读音

汉语字词书中已有读音,包括不特别生僻的读音,尽可能沿用。严格控制拟订新音项的数量。新音项的拟订要符合汉语普通话的语音系统。

4.2 通过“声旁”认读形声字

尽量采用通过“声旁”认读形声字的方法。

4.3 分类拟音

本规范(草案)将日本汉字分为日本自造汉字、中日同形字、中国古字或俗字、日本略字四大类,分别确定拟音规则并拟音。

5 拟音规则

5.1 日本自造汉字

5.1.1 凡可视为形声或会意兼形声的,取“声旁”读音:如“”取tián(田)音,“”取shí(十)音,“”取rù(入)音,“”取tián(田)音。
5.1.2 凡不属或不能按形声或会意兼形声拟音的,取形似字或形似声旁的读音,如“麿”取形似字“磨”的字音mó;“”,右边“声旁”跟“卡”形似,取kǎ音。

5.2 中日同形字

5.2.1 凡中国汉字有读音的,直接取同形的中国汉字读音;如日本汉字“”,与中国汉字“匀”的早期字形相同,就取yún音;日本汉字“”,与中国汉字中释为“木顶”义的 “槙”的旧字形相同,就取zhēn音。
5.2.2 凡汉语字词书无注音或该注音作为日本汉字的汉语普通话读音容易造成汉语使用者误读的,可另定读音。拟定字音时,凡可视为形声或会意兼形声的,一般取“声旁”读音。如“杣”,《汉语大字典》注“弥膻切”,读音当同“棉”(mián)。若把mián作为日本汉字“”的汉语普通话读音,容易造成汉语使用者误读,就按形声字处理,取shān(山)音。

5.3 中国古字或俗字

5.3.1 凡依据现有字词书判定为中国古字或俗字的,按中国汉字读音。如“”是中国古字,读yǔ;“”是中国汉字“榨”的异体字,读zhà。
5.3.2 凡汉语字词书无注音或该注音作为日本汉字的汉语普通话读音容易造成汉语使用者误读的,可另定读音。如“籾”,《汉语大字典》注ní音。若把ní作为日本汉字“”的汉语普通话读音,容易造成汉语使用者误读,就按形声字处理,取rèn(刃)音。

5.4 日本略字(日本简体字)

5.4.1 凡判定日本简体字形的繁体与中国内地简化字形的繁体为同一汉字字形的,按相应的中国简化字读音,如“”(日)“广”(中)的繁体同为“廣”,就读“广(guǎng)”音;“”(日)“樱”(中)的繁体同为“櫻”,就读“樱(yīng)”音;“”(日)对(中)的繁体同为“對”,就读“对(duì)”音;“”(日)“实”(中)的繁体同为“實”,就读“实(shí)”音。
5.4.2 凡判定为同一汉字字形日本简化而中国内地没有简化的,按相应的中国传承字读音,如“拂”,日本简化为“”,中国不简,日本汉字“”就读“拂(fú)”音;“醉”,日本简化为“”,中国不简,日本汉字“”就读“醉(zuì)”音。

6 《日本汉字的汉语普通话规范读音表》说明

本规范(草案)对汉语文献中使用频率较高的32个日本汉字,依据上述拟音原则和规则,拟定了汉语普通话读音,编制成读音表。该表按汉字字头的笔画数排列先后次序。

7 日本汉字的汉语普通话规范读音表

序号 日本汉字字形 日语读音 汉语普通话规范读音
1 nio-u yún / ㄅㄧˋ
2 don dǎn / ㄉㄢˇ
3 tsuji shí / ㄕˊ
4 ko-mu rù / ㄩ
5 tako jīn / ㄓㄥ
6 soma shān / ㄕㄢ
7 waku zá / ㄏㄨㄚˋ
8 hata
hatake
tián / ㄊㄧㄢˊ
9 tochi lì / ㄌㄧˋ
10 toga méi / ㄇㄟˊ
11 touge kǎ / ㄍㄨˇ
12 mata yǔ / ㄩˇ
13 momi rèn / ㄋㄧˊ
14 hata
hatake
tián / ㄊㄧㄢˊ
15 shizuku xià / ㄋㄚˇ
16 sasa shì / ㄊㄧ
17 hei píng / ㄆㄧㄥˊ
18 sugi chāng / ㄔㄤ
19 hazama yù / ㄍㄨˇ
20 ebi lǎo / ㄌㄠˇ
21 ku-u cān / ㄘㄢ
22 shibo-ru
saku
zhà / ㄓㄚˋ
23 sakaki shén / ㄕㄣˊ
24 hatara-ku dòng / ㄉㄨㄥˋ
25 kouji huā / ㄏㄨㄚ
26 tomo bǐng / ㄅㄧㄥˇ
27 maki zhēn / ㄉㄧㄢ
28 kashi jīan / ㄐㄧㄢ
29 shigi tián / ㄊㄧㄢˊ
30 hanashi xīn / ㄒㄧㄣ
31 yana liáng / ㄌㄧㄤ
32 麿 maro mó / ㄇㄧˊ

注释

  1. ^ 旧字体“”跟繁体字“賓”字型同形UNICODE中原本只有“賓”(U+8CD3),中文和日文字体的显示效果不同。后来日本JIS X 0213:2004引入“”(1-92-24),致使Unicode 3.2增加U+FA64兼容性码位[1],使日文环境下也能显示旧字体。按照Unicode表意文字变种数据库Adobe-Japan1部分,应使用U+8CD3 U+E0101指定旧字形的“賓”。电脑支援方面的信息可参见Wikipedia:Unicode扩展汉字。

参考文献

引用

  1. ^ Ken Lunde. Stabilizing CJK Compatibility Ideographs through the use of the IVD (PDF). [2017-02-28]. 
  2. ^ 和製漢字の辞典:峠[失效链接]
  3. ^ 黄河清. “癌”字探源. 《科学术语研究》 (中文(中国大陆)‎). 
  4. ^ 《说文.劦部》:“协,众之同和也。旪,古文协从日;或从口为叶。”
  5. ^ 新明解現代漢和辞典  糸
  6.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日本汉字的汉语读音规范 (新闻稿). 2005-06-28. 
  7.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中国语言生活绿皮书》A系列《日本汉字的汉语读音规范(草案)》等6项语言文字规范草案发布 (新闻稿). 2009-12-21. 

来源

书籍
  • 何群雄 著:《汉字在日本》,香港商务印书馆2001年6月6日初版,ISBN 962-07-1404-0
  • 刘元满 著:《汉字在日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8月初版,ISBN 978-7-81064-924-7

参见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