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朝鲜汉字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朝鲜汉字
类型 意音文字
语言 朝鲜语
使用时期 公元5世纪至今
母书写系统
汉字
  • 朝鲜汉字
姊妹书写系统 繁体中文
日本汉字
ISO 15924 Hani、500
书写方向 从左到右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朝鲜汉字
谚文 한자
汉字 漢字
文观部式 Hanja
马-赖式 Hancha
都罗山车站的站名牌,同时以汉字、谚文标示;另外Seoul(首尔)因是固有语,无对应汉字可写

朝鲜汉字朝鲜语:한자漢字 hanja),也称韩文汉字韩国汉字,是朝鲜语中使用的汉字。朝鲜汉字在朝鲜文中通常用来书写由汉语日语传入的汉字词,如今使用频率已很低,通常都转由谚文书写。

汉字教育由于时代的变迁而不同,战后朝韩政府以谚文作为国家官方文字,并逐渐停用汉字,朝鲜完全停用汉字,而韩国会在名字、重要节日及场合中使用,只会在谚文消歧义时使用汉字并记。今日不能读写汉字的韩国人也很多,年轻人尤甚。朝鲜汉字字形大约相同于香港繁体字台湾正体字日本旧字体,惟少数字形有异,如“”(曹)。

字音

训读

“韩国汉文教育用汉字1800”中收录的大部分汉字皆有其对应的音读训读音,比如“水”音读“수”,训读“물”。朝鲜语汉字训读音发达,这是由于在谚文面世以前,汉字一直用于纪录上古中古朝鲜语,因此除了纪录音读的汉字词还必须表记朝鲜语固有词,所以借汉字音表记这些词汇的现象十分普遍。但是,在朝鲜世宗创制谚文以后,朝鲜语训读汉字的趋势急速衰落,尤其是近代以来,汉字一般仅用于学术场合或是讲解词源,所以经常有人误以为朝鲜语中汉字不存在训读。然而,少数汉字的训读得以保留到现代,例如表示“海角”的“串”(곶),表示“生铁”的“钊”(쇠)等,这些汉字在中文里最初并没有这些意义,而是类似于日本和训的“朝訓”。

以下是来自中古朝鲜语的几个例子,附有现代朝鲜语和英语译文:

《处容歌》

中世朝鲜语 现代朝鲜语 英语
릿
서울 밝은 달밤에
밤늦도록 놀고 지내다가
들어와 자리를 보니
다리가 넷이로구나
둘은 내 것이지만
둘은 누구의 것인고
본디 내 것(아내)이다만
빼앗긴 것을 어찌하리
In the moonlit capital
Having caroused far into the night
I return home and in my bed
Behold, four legs
Two have been mine
Whose sire the other two
Two had been mine
No, no, they are taken.

《养蚕经验撮要》

  • 汉文蠶陽物,大惡水,故食而不飮。
  • 吏读(下划线部分为吏读,括号内为汉语直译,语序有变化):蠶段陽物是乎等用良,水氣乙厭卻,桑葉哛喫破爲遣,飮水不冬。(蚕为阳物,因而厌却水汽,吃破桑叶,而不饮水。)
  • 吏读部分替换为谚文(现代式拼法)蠶딴 陽物이온들쓰아,水氣을 厭卻,桑葉뿐 喫破하고,飮水안들。
  • 对训读的汉字也标注누에므로, 어해, 고, 마시지않는다.

《壬申誓记石》

原文:二人并誓记 天前誓 今自三年以后 忠道执持 过失无誓
汉文写法:记二人并誓 誓于天前 自今三年以后 执持忠道 誓无过失
朝鲜文두 사람이 함께 맹세하여 기록한다. 하늘 앞에 맹세한다. 지금으로부터 삼년 이후에 충도를 집지하고 과실이 없도록 맹세한다.
朝汉混用文두 사람이 함께 盟誓하여 記錄한다. 하늘 앞에 盟誓한다. 只今으로부터 三年以後에 忠道를 執持하고 過失이 없도록 盟誓한다.
对训读的汉字也标注 사람함께 하여 한다. 하늘 한다. 으로부터 하고 도록 한다.

音读

朝鲜语中汉字音保留了中古音入声体系。但是,破裂音/-t̚/变化为流音/-l/。例如:一(일, il)、八(팔, pal)。汉语中双韵母变为短韵母,例:爱(애)/aɪ/ (ai)→/ɛ/ (ae)。

朝鲜以平壤音(事实上是开城音)为标准,而韩国以首尔音为标准,所以朝韩语在语音方面有一定的差异。相较于北方朝鲜语,南方朝鲜语中谚文的发音由于所处的位置和周围章节的影响会发生变化,对于汉字词,则有一些特别的规则。比如鼻音/n/(ㄴ)后接元音/-i-/半元音/j/位于音节的语头时,/n/会脱落。例如:少女读作소녀(/sonjʌ/),而女子则为여자(/jʌdʑa/)。另外,ㄹ(/ɾ/)位于音节头时,变为鼻音ㄴ(/n/)的头音规则。例如:乐园(락원)/ɾagwʌn/→낙원(/nagwʌn/)、老人(로인)/ɾoin/→노인(/noin/)。当头音规则应用于母音/i/和半元音/j/面前,则辅音脱落,只保留元音。例如:理由(리유)/ɾiju/→이유(/iju/)、李(리)/ɾi/→이(/i/),旅行(려행)/ɾjʌhɛng/→여행(/jʌhɛng/)。

同音字

朝鲜语中很多单词源于汉语单词,这其中又有很多发音相同,仅仅使用谚文书写,若无上下文,可能导致无法直接确切地把握其含义或者误解,这是韩国汉字推进派主张复兴汉字的一大原因,例如朝鲜语“수도”(sudo)对应的汉字词如下(左为朝鲜汉字,右为中文解释):

  1. 修道:修练
  2. 受渡:授受
  3. 囚徒:囚徒
  4. 水都:水城(例如苏州威尼斯
  5. 水稻:水稻
  6. 水道:供排水系统(包括上水道、下水道等)
  7. 隧道:隧道
  8. 首都:首都
  9. 手刀:(跆拳道中的)手刀

字体

朝鲜使用传统汉字,只是有些字的写法和繁体中文不同。这是因为朝鲜直到近代都直接使用汉字,正史皆使用汉文,统治阶层以使用当地谚文为耻,文字、文学等方面皆效仿中国历代王朝,汉字也直接使用中国传统上的正统字体。

很多字的正字与俗字的认定与华语系国家以及日本亦不同。如用“”而不用“”、用“”而不用“”。另如,裴勇俊的“裴”在韩国以“”为正字,但是华语系国家和日本以“裴”为正,以“”为异体字。

中日韩标准汉字字体举隅
朝鲜汉字
正体字
简化字
日本汉字
朝鲜汉字
正体字
简化字
日本汉字

国字

“国字”指的是朝鲜自造的汉字,与日本国字和越南喃字相当。

国字 汉语读音(拼音) 谚文写法 拉丁转写
(“加”下加“乙”) jiā gal
(“石”下加“乙”) shí dol
(“甫”下加“乙”) bol
(“沙”下加“乙”) shā sal
(“水”下加“田”) duō dap

“乙”()与朝鲜文字母“”不单发音相同,且字形相似,所以有在既存汉字的下部加“乙”表示字音音节末加/-l/音。

另外,朝鲜的国字还包括:

国字 汉语读音(拼音) 谚文写法 拉丁转写
jiā 논, 답 non, dap
bu, pu bu
没有读音 pyeon
fēn ppun

略字

”的略字

朝鲜民间还出现过一些“略字”(약자,yakja),例如“”在朝鲜民间可简写为“”。

辞汇

朝鲜语汉字词大部分由中国传入,但也有一些是朝鲜自制的。同时,许多科学技术用语则是从日本传入,而且即使在日语里使用训读的词语,在朝鲜语中也会转用音读。

下面列表是朝鲜语常用汉字上跟中国不同的汉字词汇:

中文 朝鲜汉字 谚文 拉丁
便紙/片紙 편지 pyeonji
礼物 膳物 선물 seonmul
账单 外上 외상 oesang
餐桌 食卓 식탁 siktak
支票 手票 수표 supyo
名片 名銜 명함 myeongham
女佣 食母 식모 singmo
卫生纸 休紙 휴지 hyuji
学习 工夫 공부 gongbu
非常 大端 대단 daedan
囚犯 囚徒 수도 sudo
侧房 舍廊/斜廊 사랑 sarang
罗盘 羅針盤 나침반/라침반 nachimban/rachimban
走廊 複道 복도 bokdo

有些汉字的次序和中文习惯不同:

日本传来的日本汉字复合词:

中文 汉字 日语 朝鲜语
合气道 合氣道 あいきどう aikidō 합기도 (hapgido)
组装 組立 くみたて kumitate 조립 (chorip)
大甩卖 大賣出 おおうりだし ōuridashi 대매출 (daemaechul)
建筑物 建物 たてもの tatemono 건물 (geonmul)
报价 見積 みつもり mitsumori 견적 (gyeonjeok)
股票 株式 かぶしき kabushiki 주식 (jusik)
比赛 試合 しあい shiai 시합 (sihap)
手续 手續 てつづき tetsuzuki 수속 (susok)
上午 午前 ごぜん gozen 오전 (ojeon)
下午 午後 ごご gogo 오후 (ohu)

朝鲜语中有其他意思的词语

朝鲜语有时会从一些中国成语精简出一些词语,形成朝鲜语中独有的词汇:

汉语 日语 朝鲜汉字 谚文 出处
催促、要求 促す事 促求 촉구
真心 真心 精誠 정성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朝鲜语独有汉字词

文字战争

1960年四一九革命中示威群众所举的布条,以汉谚混合文书写。
一张1959年份韩国制药业者-柳韩洋行的汉谚混书广告单
塔洞公园的“独立宣言书”刻石,汉字与谚文混用

李氏朝鲜时期,是否认识汉字为知识分子与普通人的界线,事实上当时的朝鲜贵族或是知识分子仍旧以汉字为尊,谚文沦落到只有地位低下的女性或是孩童使用,甚至该文字还曾遭到燕山君下令而被禁用过一段时间,直至该时代末期一部分朝鲜民族主义团体推动了训民正音谚文)的振兴运动,此运动直到公元1910年8月22日日韩并合后才结束。

在日本统治时代,总督府颁发的《朝鲜教育令》规定了一个星期中朝鲜语的教育时数以使之普及,但朝鲜语以及其文字并不具官方地位。此外,谚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战后被禁止使用。

独立后,由于朝鲜民族主义脱汉运动的影响,朝韩对于日本汉字的使用与中国古代的册封体制非常不满,汉字被排斥,将谚文提升为国家文字的声音则逐渐高涨。

朝鲜的法律完全不使用汉字,连人、地名的汉字表记法(如“平壤”)也被视为外语。

韩国1948年施行的《谚文专属用途法》(简称:《谚文专用法》),是汉字被依法废除的法律依据。法律全文如下:“大韩民国的公文必需使用谚文书写。然而,在过渡期间,可以在谚文后方以括号形式插入汉字”。但公文的定义、过渡期间的定义、施行细则、违反者的罚则皆没有明确规定。法律学家认为此法仅是一项宣示而非法律。

李承晚时代,仍在小学实行汉字教育。朴正熙则倾向废止汉字,1970年发表汉字废止宣言,小学完全废除汉字教育。但是舆论强烈反对废止汉字,1972年撤回汉字废止宣言,中等学校以及高等学校的科目汉文(即汉字教育)复活。然而,由于汉文被列为选修科目、几乎不需要考试、在现实生活中的不实用导致学生对于汉字没有学习动机。另外,又禁止在小学阶段进行汉字教育,私下进行汉字教育的小学老师会因为“不配合国家教育政策”被惩戒、免职等处分。

1980年代中期,韩国的报纸、杂志等,开始逐渐降低汉字的频率。这是因为几乎没接受汉字教育的世代(谚文世代)占了多数,使得使用汉字的出版物无法出售。谚文专用派不是简单地禁用汉字改用谚文,而是采取停止汉字教育以产生一个不认识汉字的世代的“安乐死”策略。

但是,因为朝鲜语单词之中近六成的单词是汉字词,使用谚文来理解文章脉络难度较大。另外,抽象的学术用语不用汉字的话,要做到正确理解是非常困难的。在1990年代后期,完全不识汉字的世代刚刚形成,在自己的切身体验和一连串的讽刺声中,要求汉字复活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在1998年,当时的总统金大中发表汉字复活宣言。这次,在总统的指示下实现了道路标志和火车站(韩国国铁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用汉字标站名)、公车站的汉字并记。但是,由于谚文专用派的抵抗也根深柢固,希望规定小学的汉字教育为义务教育与年轻人应用汉字于日常生活中的两项诉求并未实现。因此,现在感受到汉字的必要性的国民只能透过付费让自己的孩子在汉字补习班学习汉字。

谚文专用派的主张,以前是:“不是丢弃汉语,而是透过谚文来写汉语。”(中心为:学会谚文)但它最近变成:“用原有的固有语言来翻译所有学术用语。”(国语纯化运动)。汉字复活派则主张:“如果确实地实行汉字教育,则全部的学术用语皆可直接理解。”而谚文专用派则以“掌握研究整体内容,就算不知道汉字,学术用语还是可以理解”反驳。但是谚文专用派也承认,中国四字熟语故事成语,如果你不知道汉字,则无法理解其中意涵。另外,贱出名将事件中的刻字如果使用汉字写作,那么结果也就会大不同。

独立以来,在韩国持续不断的文字争论曾被《月刊朝鲜》称做“50年文字战争”(截至1998年 (1998-Missing required parameter 1=month!))。2005年,李在田的死去使得汉字复活运动的力量开始减弱,谚文专用派反扑。同年一月,国语基本法规定公文书的汉字以括弧使用,当法律制定后,总统令的力量变得有限。在那之后,汉字混用的法律改为谚文意译,道路标识用汉字部分也被改为对象是中国大陆的简体字。公车站的汉字并记也宣告中断。

另一方面,也有韩国人肯定汉字教育所带来的国际竞争力,同时弥补纯谚文大量同音同字不足之处,与中国大陆香港日本台湾新加坡等地之间即可用笔谈的方法来沟通。

目前韩国政府已经从2011年开始,将汉字学习重新列入小学正规教育课程[1],并拟于2018年在小学3年级以上教科书推行汉字并记。

韩国教育课程评价院在的一份调查数据指出,韩国家长有89.1%支持恢复汉字教育;语文政策正常化促进会会长李汉东则表示,“小学、中学与高中排除汉字教育,这有必要改进。”他也谈到,韩国2005年制订的国语基本法具备违宪要素中,要求公文用朝鲜文书写,这项规定违反韩国宪法第9条:“传统文化的继承、发展与致力民族文化为国家义务”,要求恢复朝鲜文与汉字混用[2]

国际汉字会议与汉字统一的动静

1991年,由韩国主导的国际汉字会议首次召开会议。这个会议由中国大陆、台湾、日本、韩国以统一不同的汉字字体、订制常用汉字字数与字体的标准化为目的而展开。虽然在会议的历史中没有很大的动作,但有报导指出2007年11月于北京召开的会议中决定以“正字”(台湾、香港的繁体字与日本的旧字体。尽管三者之间亦有不少差别)为中心,统一订字5000-6000字字体的“标准字”[3]。但是又有另一个报导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否定有这个事情”[4]

现今的使用状况

现今在朝鲜,汉字已基本退出历史的舞台。在朝鲜已鲜有现代文中出现汉字(即使是在括号中)的现象。然而,朝鲜仍在KPS 9566中编入了4653个常用朝鲜汉字,也就是说,在特定场合,朝鲜仍保留着在现代朝鲜语中使用汉字的特例和技术潜力。

而在韩国,虽然汉字使用量不多,但一些广告中曾使用汉字,如“春”、“原”;还有一些公司名亦使用汉字,如朝鲜日报东亚日报、江原日报;全国的车站也都有列明汉字名——虽然大多人也误会这些汉字是给汉语和日语使用者看的,但其实它们使用的是朝鲜汉字,还有一些是混杂着朝鲜文的朝汉混用文;传统节日和正式场合也会用到汉字出现,如丧礼或祭祀时,敬挽多以汉字书写“故”、“吊”等;开店祝贺花篮或是艺文展览上也常使用诸如“祝发展”等汉字。另外,在拥有极多专有名词的医学和法律书籍上,也仍然可以看到许多汉字注解。而且,韩国的一个高人气美容整形节目也直接用“LET美人”命名。

参考文献

外部链接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