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字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话字
Pe̍h-ōe-jī
教会罗马字
白话字范文
类型 拉丁字母(修订版)
语言

闽南语泉漳话

厦门话
台湾话
创造者 麦都思
罗啻
约翰·凡·涅斯特·打马字
使用时期 1830年代初
子书写系统 台湾语言音标方案
台罗拼音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白话字用例:台南东门巴克礼纪念教会

白话字Pe̍h-ōe-jī、POJ,台罗拼音Pe̍h-uē-jī闽南拼音Bēhwè zzî)是一种以拉丁字母书写的闽南语厦门话台湾话正写法。白话字原本是19世纪时由基督教长老教会福建厦门所创造并推行的,因此后来被外界称为教会罗马字Kàu-hōe Lô-má-jī,简称教罗)。但是白话字经过发展,包括了厦门地区和台湾都有教会以外的人使用,也有人用之来书写客家话台湾原住民语言,因此,白话字已经不限于教会。由于是历史最悠久、最普遍被使用的台湾话拼音书写系统。2001年成立的台湾罗马字协会是以推动白话字为正式文字的重要民间团体之一。台湾罗马字协会及台文笔会等诸多本土社团亦将白话字称为台湾字。20世纪70年代,在中国国民党查禁白话字之前,白话字在台湾使用年代久远,并用白话字出版数种刊物,由于台语是声调语言(现今台语共有七个本调),音调提供区分字义的重要资讯,用白话字作为书面语应用是可行的也不会引起混淆,台湾罗马字协会规定当汉字与罗马字出现争议时以罗马字为准[1]

在中国大陆,这套方案主要在学界用于与闽南方言拼音方案作对照。此时,白话字常被称作“甘为霖方案”或“《厦门音新字典》方案”。

在台湾,1970年代国民政府全面禁止使用白话字,并没收教会的白话字圣经,而同时代,闽南民间的白话字也因为国语运动而渐渐式微。[2]但在此之前,白话字就已经有百年以上的实际使用历史,亦曾经在闽南和台湾的教会中相当普遍地被使用过。例如台湾第一份大众媒体——创刊于1885年的《台湾府城教会报》(Tâi-oân-hú-siâⁿ Kàu-hōe-pò),正是使用白话字当作文字媒介的。

白话字本身不仅是标音系统,经过发展,已被视为一套文字系统,在拼写上未完全妥协于各地腔调,如“蚵”台北腔[o]、台南腔[ɤ],但在白话字都以“o”表记。又例如“电”写作“tiān”,但现代许多人都受懒音影响而读近似“tēn”。

作为一套具有完整系统的拼音文字,白话字被广泛的闽南语使用者作为书写表记的工具之一。目前,由维基媒体基金会所协作的闽南语维基百科便是以白话字做为知识传递的文字媒介,为闽南语的语汇保存、正写表记以及知识推广都做出了些许贡献。

概说

名称

白话字
简化字 白话字
繁体字 白話字
闽南语白话字 Pe̍h-ōe-jī
以白话字印刷之圣经.

根据张学谦的说法[来源请求],“白话字”这个词的出现,主要是为了要区别三种不同的汉语书写方式。第一种是采用文言的汉诗、汉文当作主要工具的书写方式,过去的闽台口语将这种方式称之为“孔子字”。第二种则是采用官话的白话文书写方式,被称之为“唐人字”。第三种则是人士日常使用的白话,因为这种书写系统既不是高深的汉文,也不是非母语的官话,而是记录日常生活的口语语言,所以叫做“白话字”。

虽然有人将“白话字”称之为“教会罗马字(Church Romanization)”,但是,大多数现在提倡白话字的学者,都不赞成采用这个名称来称呼这个文字。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个称呼会让人联想到教会,“然而实际上,非教会人士使用白话字反而比教会人士还多”。

音标系统

字母

白话字使用17个基本拉丁字母(A, B, C, E, G, H, I, J, K, L, M, N, O, P, S, T, U)、二个变体字母(, ⁿ)、五个二合字母(Ch, Kh, Ng, Ph, Th)、一个三合字母(Chh),另外还使用五种附加符号来标示声调

poj A B Ch Chh E G H I J K Kh L M N Ng O P Ph S T Th U
poj a b ch chh e g h i j k kh l m n ⁿ(nn) ng o p ph s t th u
TL a b ts tsh e g h i j k kh l m n nn ng o oo p ph s t th u

子音

双唇音 齿龈音 龈颚音 软颚音 声门音
清音 浊音 清音 浊音 清音 浊音 清音 浊音 清音
鼻音 m [m]
毛(mo͘ )
n [n]
耐(nāi)
ng [ŋ]
雅(ngá)
塞音 不送气 p [p]
边(piⁿ)
b [b̃]
文(bûn)
t [t]
地(tē)
k [k]
求(kiû)
g [g̃]
语(gí)
(不标) [ʔ]
英(eng)
送气 ph [pʰ]
颇(phó)
th [tʰ]
头(thâu)
kh [kʰ]
去(khì)
塞擦音 不送气 ch [ʦ]
曾(chan)
j [ʣ][a]
字(jī)
chi [ʨ]
尖(chiam)
ji [ʥ][a]
入(ji̍p)
送气 chh [ʦʰ]
出(chhut)
chhi [ʨʰ]
手(chhiú)
擦音 s [s]
衫(saⁿ)
si [ɕ]
写(siá)
h [h]
喜(hí)
边音 l [l]
柳(liú)
  1. b”和“g并非简单的浊双唇塞音b)和浊软颚塞音g),而是被鼻化了的浊双唇塞音和浊软颚塞音,因此其国际音标上方都被添加了鼻化韵
  2. 汉字为传统十五音,但“毛、耐、雅”十五音里没有;另十五音有零声母“英”,白话字不标。
  3. 在部分早期文书当中,曾经以ts来取代后方不是接母音/i/与/e/的ch,如:tsa
  4. 除了字首以外,ptkh也可以放在字尾形成一个闭音节,但此时h表示的为不送气声门塞音/ʔ/,如:Pe̍h(白)。

母音

单母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后元音
基本 鼻化 基本 基本 鼻化
高元音 i [i]
衣(i)
iⁿ [ĩ]
圆(îⁿ)
u [u]
污(u)
uⁿ [ũ]
张(tiuⁿ)
中元音 e [e]
礼(lé)
eⁿ [ẽ]
生(seⁿ)
o [ə]
高(ko)
[ɔ]
乌(o͘ )
oⁿ [ɔ̃]
翁(òⁿ)
低元音 a [a]
查(cha)
aⁿ [ã]
衫(saⁿ)
复合母音
双母音 三母音
白话字 ai au ia iu io oa oe ui iau oai
国际音标 [aɪ] [aʊ] [ɪa] [iu] [ɪo] [ua] [ue] [ui] [ɪaʊ] [uai]
鼻母音
m [m̩]
姆(ḿ)
ng [ŋ̍]
酸(sng)
  • 有些腔调的o是发成半闭后圆唇元音 [o]、半闭后不圆唇元音[ɤ] 。
  • 鼻母音不需要子音单独也能成为一个音节,如:黄(n̂g)、姆(ḿ)。
  • 要标注鼻音时,在整个音节的右上方加上“”,如:koaiⁿ(关)。
  • 声母是 m、n、ng 时,不加表示鼻音的 ⁿ。

韵母列表

韵腹 阴声韵 阳声韵 入声
[m] [n] [ŋ] [p̚] [t̚] [k̚] [ʔ]
[a] a aⁿ am an ang ap at ak ah ahⁿ
[aɪ] ai aiⁿ aih aihⁿ
[aʊ] au auh
[e] e eⁿ eh ehⁿ
[i] i iⁿ im in ip it ih ihⁿ
[ɪa] ia iaⁿ iam ian iang iap iat iak iah iahⁿ
[ɪaʊ] iau iauⁿ iauh
[ɪə] io eng ek ioh
[ɪɔ] iong iok
[iu] iu iuⁿ iuh iuhⁿ
韵腹 阴声韵 阳声韵 入声
[m] [n] [ŋ] [p̚] [t̚] [k̚] [ʔ]
[ə] o oh
[ɔ] oⁿ om ong op ok o͘ h ohⁿ
[ua] oa oaⁿ oan oat oah
[uai] oai oaiⁿ
[ue] oe oeh
[u] u un ut uh
[ui] ui
[m̩] m mh
[ŋ̍] ng ngh

声调

白话字的五个主要常用声调,由左而右分别为2、3、5、7、8。至于1、4两声调则不须标号,而6声调则已并入2声调中,见下列规则。

以下以a为标注范例:

调号 1 2 3 4 5 6 7 8
传统调名 阴平 阴上 阴去 阴入 阳平 阳上 阳去 阳入
白话字 a á à ap/at/ak/ah â ǎ ā p/t/k/h
调号标记规则:

以下简介的是《圣经》巴克礼译本的调号标记原则,有些文献可能会有差异。

  1. 白话字书写时,标记之调号为该对应汉字之本调,至于实际读出的声调则需以连续变调之规则进行变调。
  2. 顺序:o>e>a>u>i>ng>m,ng 标在 n 上。
  3. 例外
    1. oai、oan、oat、oah、 oaⁿ 标在 a 上。
    2. oeh 标在 e 上。
  4. 第4、8声仅在入声(-p、-t、-k、-h)出现
  5. 大部分地区第6声并入第2声或第7声。
轻声:

根据《圣经》巴克礼译本,表示轻声的字词写各个字的本调,并于前方加上两个半形连字号--。然而发轻声时的属格助词或形容词助词 ê 常常不标。

音节

以下为白话字的音节列表,不计声调共有716种音。

Ø b ch chh g h j k kh l m n ng p ph s t th
a a ba cha chha ga ha ka kha la ma na nga pa pha sa ta tha a
aⁿ aⁿ chaⁿ chhaⁿ haⁿ kaⁿ khaⁿ phaⁿ saⁿ taⁿ thaⁿ aⁿ
ah ah bah chah chhah hah kah khah lah nah pah phah sah tah thah ah
ahⁿ hahⁿ sahⁿ ahⁿ
ai ai bai chai chhai gai hai kai khai lai mai nai ngai pai phai sai tai thai ai
aiⁿ aiⁿ chaiⁿ haiⁿ kaiⁿ khaiⁿ phaiⁿ taiⁿ aiⁿ
ak ak bak chak chhak gak hak kak khak lak pak phak sak tak thak ak
am am cham chham gam ham kam kham lam sam tam tham am
an an ban chan chhan gan han kan khan lan pan phan san tan than an
ang ang bang chang chhang gang hang kang khang lang pang phang sang tang thang ang
ap ap chap chhap hap kap khap lap sap tap thap ap
at at bat chat chhat hat kat khat lat pat sat tat that at
au au bau chau chhau gau hau kau khau lau mau nau ngau pau phau sau tau thau au
auh chhauh kauh lauh mauh nauh phauh tauh auh
e e be che chhe ge he ke khe le me ne nge pe phe se te the e
eⁿ eⁿ cheⁿ chheⁿ heⁿ keⁿ kheⁿ peⁿ pheⁿ seⁿ teⁿ theⁿ eⁿ
eh eh beh cheh chheh heh keh kheh leh meh neh ngeh peh seh teh theh eh
ehⁿ hehⁿ khehⁿ ehⁿ
ek ek bek chek chhek gek hek kek lek pek phek sek tek thek ek
eng eng beng cheng chheng geng heng keng kheng leng peng pheng seng teng theng eng
i i bi chi chhi gi hi ji ki khi li mi ni pi phi si ti thi i
iⁿ iⁿ chiⁿ chhiⁿ hiⁿ kiⁿ khiⁿ siⁿ tiⁿ thiⁿ iⁿ
ia ia chia chhia gia hia jia kia khia mia nia ngia sia tia ia
iaⁿ iaⁿ chiaⁿ chhiaⁿ hiaⁿ kiaⁿ piaⁿ siaⁿ tiaⁿ thiaⁿ iaⁿ
iah iah chiah chhiah giah hiah kiah khiah liah piah phiah siah tiah thiah iah
iahⁿ hiahⁿ iahⁿ
iak chhiak khiak piak phiak siak tiak iak
iam iam chiam chhiam giam hiam jiam kiam khiam liam siam tiam thiam iam
ian ian bian chian chhian gian hian jian kian khian lian pian phian sian tian thian ian
iang iang chiang chhiang giang hiang jiang khiang liang piang phiang siang iang
iap iap chiap chhiap giap hiap jiap kiap khiap liap siap tiap thiap iap
iat iat biat chiat chhiat giat hiat jiat kiat khiat liat piat phiat siat tiat thiat iat
iau iau biau chiau chhiau giau hiau jiau kiau khiau liau miau niau ngiau piau phiau siau tiau thiau iau
iauⁿ iauⁿ iauⁿ
iauh hiauh khiauh ngiauh iauh
ih bih chih chhih khih mih nih pih phih sih tih thih ih
im im chim chhim gim him jim kim khim lim sim tim thim im
in in bin chin chhin gin hin jin kin khin lin pin phin sin tin thin in
io io bio chio chhio gio hio jio kio khio lio pio phio sio tio thio io
ioh ioh chioh chhioh gioh hioh kioh khioh lioh sioh tioh ioh
iok iok chiok chhiok giok hiok jiok kiok khiok liok siok tiok thiok iok
iong iong chiong chhiong giong hiong jiong kiong khiong liong siong tiong thiong iong
ip ip chip chhip hip jip kip khip lip sip ip
it it bit chit chhit hit jit kit khit pit phit sit tit it
iu iu biu chiu chhiu giu hiu jiu kiu khiu liu niu piu siu tiu thiu iu
iuⁿ iuⁿ chiuⁿ chhiuⁿ hiuⁿ kiuⁿ khiuⁿ siuⁿ tiuⁿ iuⁿ
iuhⁿ iuhⁿ hiuhⁿ iuhⁿ
m m hm m
mh hmh mh
ng ng chng chhng hng kng khng mng nng png sng tng thng ng
ngh chhngh hngh phngh sngh ngh
o o bo cho chho go ho ko kho lo po pho so to tho o
oⁿ oⁿ hoⁿ koⁿ oⁿ
bo͘ cho͘ chho͘ go͘ ho͘ ko͘ kho͘ lo͘ mo͘ no͘ ngo͘ po͘ pho͘ so͘ to͘ tho͘
oa oa boa choa chhoa goa hoa koa khoa loa moa noa poa phoa soa toa thoa oa
oaⁿ oaⁿ chhoaⁿ hoaⁿ koaⁿ khoaⁿ poaⁿ phoaⁿ soaⁿ toaⁿ thoaⁿ oaⁿ
oah oah boah choah chhoah hoah joah koah khoah loah poah phoah soah thoah oah
oai oai hoai koai khoai soai oai
oaiⁿ oaiⁿ choaiⁿ hoaiⁿ koaiⁿ soaiⁿ oaiⁿ
oan oan boan choan chhoan goan hoan koan khoan loan poan phoan soan toan thoan oan
oang oang chhoang oang
oat oat boat choat goat hoat koat khoat loat poat phoat soat toat thoat oat
oe oe boe choe chhoe goe hoe joe koe khoe loe poe phoe soe toe oe
oeh oeh boeh goeh hoeh koeh khoeh poeh phoeh soeh oeh
oh oh choh chhoh hoh koh loh poh phoh soh toh thoh oh
o͘h mo͘h o͘h
ohⁿ ohⁿ hohⁿ ohⁿ
ok ok bok chok chhok gok hok kok khok lok pok phok sok tok thok ok
om om som tom om
ong ong bong chong chhong gong hong kong khong long pong phong song tong thong ong
u u bu chu chhu gu hu ju ku khu lu pu phu su tu thu u
uh uh chuh chhuh khuh puh phuh tuh thuh uh
ui ui bui chui chhui gui hui kui khui lui mui pui phui sui tui thui ui
un un bun chun chhun gun hun jun kun khun lun pun phun sun tun thun un
ut ut but chut chhut hut kut khut lut put phut sut tut thut ut
Ø b ch chh g h j k kh l m n ng p ph s t th
数量 65 35 56 58 38 67 20 58 58 35 15 15 9 44 43 61 56 48 共716

Sources: Campbell,[6] Embree,[7] Kì.[8]

书写规则

连字号

白话字音节与音节之间以连字号相连,但单词与单词之间以空白断开,如:Tâi-pak Chhia-chām(台北车站)。但是,方向补语、可能补语、程度补语、结果补语、动作量补语、代词宾语、语尾、助词等读为轻声的音节前方,须加上两个连字号而非单一连字号,如:Tân--sian-siⁿ(陈先生)、khàu--chhut-lâi(哭出来)。近期以来,部分白话字的使用者会将连字号省略,不仅减少了连字号的使用,也让白话字书写趋向成熟化发展。例如,将传统的写法 liân-ha̍p(联合)合并成为一个单字 liânha̍p。[9]而这种舍去连字号的书写模式,在绝大多数的情形下多不会造成任何读写困难,是为白话字发展成为成熟文字系统的一个大方向。

字首大写

同英文之书写习惯,在每一句的句首第一个字母需要大写,另外在人名、地名、书名等专有名词的每一个词之词首,也以大写书写,如:Chheng-hôa Tāi-ha̍k(清华大学)、Liâu-chai Chì-īⁿ(聊斋志异)。关于人名之书写,人名为汉字者(中、日、韩、越等)须在姓与名之间以空白断开,姓与名第一音节的字首皆以大写书写,如:Lîm Gí-tông(林语堂);若非汉字之人名,一般称呼其姓,则全部以连字号相连并在首字大写,如:Hut-lân-khek-lîm(佛兰克林)。

分词连写

白话字单词一般来说三个音节以上开始出现分词连写的问题,原则上以三个音节为上限(可能仍然有例外),单词内以连字号彼此连结,单词之间则以半形空白分开,详细规范分述如下。

名词

  • 合成名词连写,如:pêng-iú(朋友)、thâu-mn̂g(头毛,即头发)。
  • 名词加上附加成分时连写,如:í-á(椅仔,即椅子)、lāu-bú(老母,即母亲)。
  • 名词重叠合成新词时连写,如:nîⁿ-nîⁿ(年年)、kù-kù(句句)。
  • 在专有名词中,中、日、韩、越等国的汉字姓名要把姓名分写,名连写,如:Kam Ûi-lîm(甘为霖);非汉字姓名多半写其姓,因为无法再分割因此全部连写,如:Nái-tin-gé(南丁格尔)、Pôe-kin(培根)。
  • 地名、机关名、法规名等专有名词若为两个音节以下必定连写,如:Tâi-ôan(台湾)、Hú-soaⁿ(釜山);四个音节以上可分割者要分写,如:Tī-an Kéng-chhat-hoat(治安警察法);但针对三个音节以上的专有名词,其专名与通名之间是否应分写之部分,仍无强制规定,如:San-hái-koan v.s. San-hái koan(山海关)、Má-ta̍t-ka-su-ka-tó v.s. Má-ta̍t-ka-su-ka tó(马达加斯加岛)。
  • 单纯的方位词tiong、téng、lāi等,前方有名词时连写,如:sim-tiong(心中)、thiⁿ-téng(天顶、即天上)、pak-lāi(腹内、即肚子里);合成的方位词则与前方的名词分开书写,如:saⁿ lāi-té(衫内底,即衣服里)、mn̂g āu-piah(门后壁,即门后面)。

动词

  • 单纯动词或合成动词按照其原来音节数书写,如:khòaⁿ(看)、kám-kak(感觉)。
  • 动词重叠时连写,但是中间插入趋向动词时中间应分写,如:kiâⁿ-kiâⁿ(行行,即走一走)、kiâⁿ-lâi kiâⁿ-khì(行来行去,即走来走去)。
  • 动词后有趋向动词时两者连写,如:cháu--chhut-khì(走出去,即跑出去)。(备注:此时趋向动词与动词之间为双连字号,且趋向动词须读为轻声。)
  • 动词与后方的时态助词之间连写,如:(离开了)、
  • 断定词“sī”并定单独存在,与其他语词分写,如:I sī Tâi-ôan lâng(伊是台湾人,即他是台湾人);但“sī”与其他语词合成新词后即改为连写,如:m̄-sī(毋是,即不是)、lóng-sī(拢是,即都是)。

形容词

  • 按照形容词原本的音节连写。
  • 和动词一样,形容词重叠为AA型也连写,如:âng-âng ê(红红的);但若是AABB型则须分写为前后两组,如:chhóng-chhóng pōng-pōng(匆匆碰碰,即莽莽撞撞)。

数词与量词

  • 两个音节以下连写,个位数与十位数之间也必定连写,如:saⁿ-cha̍p-jī(三十二)。
  • 百位数、千位数、万位数、亿位数等前方若仅为1到9,则该数字与该位数两者之间须连写,如:saⁿ-chheng chhit-pah jī-cha̍p-káu(三千七百二十九);若前方为10以上,则两者之间应分写,如:sì-cha̍p-jī bān saⁿ-chheng(四十二万三千)。
  • 数词中出现表示空位的khòng单独存在,如:nn̄g-pah khòng poeh(两百空八,即两百零八)。
  • 量词前方的数词只有个位数时,量词与数词连写,否则分写,如:sì-tiám-cheng(四点钟,即四小时)、cha̍p-it tâi(十一台)。
  • 序数的tē与后方数词连写构成一个词,如果后方还有量词则不连写,如:tē-jī-cha̍p-it hō(第二十一号)。
  • 分母与分子之间分写,若中间插入则单独存在,如:saⁿ-hun it(三分一,即三分之一)、gō͘-hun ê saⁿ(五分的三,即五分之三)。
  • 数字之间连写,表示概略性如:cha̍p-chhit-poeh hòe(十七八岁)。在数词与量词之间表示概略性的gōa单独存在,如:cha̍p gōa lâng(十外人,即十几个人)。

代词

  • 代词必定单独存在。góa(我)、kúi(几)、pa̍t-lâng(别侬)、sím-mi̍h(是物)。
  • 代词后方出现结构词ê,则两者合为一词,如:in-ê( 的,即他们的)。

副词、介词、连词、语气词

  • 均按照本身词汇的音节书写,如:tio̍h(著,通:得、就、要)、í-keng(已经)、tùi(对)、kah(甲、徦,通:到)、kah(佮,通:同、和)、leh(咧,通:正在)、nā-tiāⁿ(通:而已)。

惯用语

  • 分写至可以分割的最低程度,如:kok-thài bîn-an(国泰民安)。

历史

肇始与发展

白话字系于满清末年正式发展,但在部分的17世纪文献中,如英国人与郑氏王朝通商的商馆纪录中,便存在以罗马字母拼写闽南语语音的“白话字”雏型。例如以Ponpoan(本藩)代称台湾王郑经,以Camcock(监国)称呼郑克臧,以Sinpouan(新藩)称呼郑克塽,以Tanniah(大娘)称呼郑成功王妃董友,以Go Chungkung(五将军)称呼郑成功五子郑智,以Ched Lawyea(七老爷)称呼郑成功七子郑裕,以Punhee(本院)称呼宰辅陈永华,以Pumpoe(本卫)称呼刘国轩等。[10]

1860年,清政府与西方列强签订《天津条约》,正式准许外国传教士去中国传教。但事实上在此之前,天主教基督教的传教士,就已经在闽南和台湾传教。

白话字最初在厦门正式推行是在1850年,但它的滥觞可以追溯到1815年马礼逊马六甲开办的英华学院所拟定的汉语罗马字方案,白话字的最初方案可能就是发源于英华学院的。后来外国传教士来厦门传教,就是使用这方案学习厦门腔闽南话。1844年-1848年,约翰·卢还在厦门编了一本《罗马化会话字典》(按即《厦门词汇》),显然也是为了帮助传教士学习厦门腔闽南话。由此可见,这种白话字起初是为了外国人学习厦门话而设计的。

后来,传教士们为了让信徒们自己阅读《圣经》,就把原来为外国传士学习厦门话而设计的白话字用来翻译《圣经》。第一个用白话字翻译《圣经》的是养雅各,他用罗马字拼写《圣经》的一部分,即《创世记》中约瑟的历史记载。而第一个拿这种白话字对教徒进行教学的是约翰·凡·涅斯特·打马字(John Van Nest Talmage,1819年-1892年),1850年他和养雅各、罗帝一起在厦门的一个教会学校教学罗马字,使用的书就是养雅各翻译的《圣经》。

在闽南白话字推行初期,罗帝编纂了一部《英中厦门本地话指南》(按即《厦门话课本》),1855年在广州出版。之后,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1830年-1877年)根据约翰·卢的《罗马化会话字典》(《厦门词汇》)编纂了一部《厦门本地话或口语字典》(按即《厦门白话字典》,1873年)。打马字先是于1852年编写了一本《唐话番字初学》,后来又参考杜嘉德的字典编纂了一部《厦门音字典》(1894年)。这些对于闽南白话字的形成和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1913年,甘为霖(William Campbell,1841年-1921年)用白话字编撰了《厦门音新字典》。

闽南白话字产生以后,在教会里迅速传播,影响很大。它从厦门传播到闽南各地,从福建传播到台湾,再传播到东南亚。从1850年到民国初年,盛极一时,获得预想不到的效果。这些教会人士之所以会推动白话字,是因为他们认为白话字有以下的一些优点:

  1. 白话字比汉字容易读,很快就可以学会;
  2. 白话字比汉字还容易写;
  3. 不管是男女老少都可以学白话字;
  4. 可以帮助教会的发展;
  5. 各行各业的人士都可以受益而获得相关知识;
  6. 白话字也可以帮助汉字的学习。[11]

在以上所列的这些理由当中,除了第四点和宗教直接相关以外,其他的理由都是和白话字的工具性用途相关的。

在中国大陆,1920年代以后,由于国语运动兴起和注音字母的推行,教会不再宣传白话字,但是白话字的影响在教会里却不断扩大,许多教徒继续学习和使用白话字,用白话字读《圣经》,用白话字写信。

在台湾,由于1945年之前为日本统治时期,白话字的使用并不受当时国语运动的影响。大约1970年代以后,由于中华民国国语(北京话)政策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教会于主日学时不再教白话字,导致教会内白话字使用者有明显老化与断层的现象。[2]台南市政府文化资产管理处曾于2012年委托国立成功大学蒋为文教授针对台湾现有的白话字使用者做调查访问并进行影音记录。[12]

根据1955年黄典诚先生的统计,当时闽南白话字的传播地区和人数如下:

陈嘉庚的堂兄弟所提供的新加坡白话字书信
地区 人数
福建(闽南等地) 34000人
广东(潮汕等地) 1000人
其他省市 8000人
台湾 32000人
越南 2000人
缅甸 1500人
泰国 7000人
菲律宾 7000人
马来西亚 10000人
印尼 10000人
其他国家和地区 3000人
合计 115500人

拼法演变

年代 作者 白话字的拼法演变与国际音标对照[13] 来源
[ʨ] [ʦ] [ŋ] [ɪɛn]~[ɛn] [iat̚] [ɪk̚] [iŋ] [ɔ] [◌ʰ]
1832 麦都思 ch gn ëen ëet ek eng oe ʼh [nb 1]
1853 Doty ch ng ian iat iek ieng ʼ [nb 2]
1869 MacGowan ts ng ien iet ek eng h [nb 3]
1873 杜嘉德 ch ts ng ien iet ek eng ɵ͘ h [nb 4]
1894 打马字 ch ng ian iat ek eng h [nb 5]
1911 Warnshuis & De Pree ch ng ian iat ek eng h [nb 6]
1913 甘为霖 ch ts ng ian iat ek eng h [nb 7]
1923 巴克礼 ch ts ng ian iet ek eng h [nb 8]
1934 Tipson ch ng ian iat ek eng h [nb 9]
出版于1885年之《台湾府城教会报》创刊号,文字使用白话字。教会人士将此报续办迄今,堪称台湾历史最悠久之报纸型“期刊”。

白话字在台湾

政府压制和汉字迷思

台湾省政府于1955年禁止教会使用台语拼音之公告

在白话字传入台湾之前,台湾第一个用来拼写当地语言的罗马字系统并不是“白话字”,而是源于17世纪台湾荷西殖民时期、描写西拉雅语的“新港文”,其被使用的时间大概一直到19世纪初期为止。之后才有闽南语白话字传入。

1880年代,是白话字发展的高峰时期,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清朝并不是一个现代型的民族国家,所以民间的文字推广运动并未遭受到国家的打压。因此,在台湾清治时期的末期,通晓白话字的人不但不局限于长老教会的信徒,甚至在相当程度上还流传于一般民众之间,极盛时期拥有数十万人的读者人口(酒井亨 2003)。不仅如此,白话字也开创了台湾新文学创作的基础。在1920年代传统汉字文人使用白话汉文书写创作之前,已有不少用白话字,亦即罗马字书写的台湾新文学作品(蒋为文2004)。

然而,等到台湾成了日本的殖民地以后,殖民政府当局以片假名另造台语拼音系统,并透过教育体系等权力机构流通该新造的系统,以便打击、打压白话字。1922年,台湾近代抗日运动中最重要的台湾文化协会成立后,在蔡培火热烈建议下,于1924年将白话字的推广订为该协会的主要工作之一,并决定出版白话字相关书籍。[14]然而,蔡培火向日本台湾总督府所申请设立的白话字研习班,不但未能得到许可,甚至遭警方以暴力镇压、禁止(酒井亨 2003)。最后,连以白话字书写发行的《台湾教会公报》(原《台湾府城教会报》),也因妨碍日本殖民者的“国语(日语)运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迫停刊(酒井亨 2003)。

二战后,因为推行国语而打击白话字的例子不胜枚举:1957年,下令禁止在教会公报中使用白话字;1973年,在香港发行的Embree氏之《台英辞典》(使用白话字)亦被禁止进口、没收[15];1975年,天主教玛利诺会基督教台湾长老教会新译的台语圣经[失效链接]以及泰雅语圣经(均使用白话字)亦被查禁;1984年教育部函请内政部制止教会使用罗马拼音传教;其他杂志一刊登白话字马上就被查禁等(酒井亨 2003;董芳苑 1996;张裕宏 nd)。

除了政治环境影响白话字的发展之外,读书人的汉字迷思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台湾人对汉字的迷思一开始表现在对汉字的错误认知,认为汉字是表意文字,更因为这样的汉字迷思,产生了台语必须使用汉字来书写的观念。例如,在台湾文学史上有名的1930年代台湾话文论战,论战的焦点总是着重在如何使用汉字来书写台语,甚至到1990年代初期的台语文运动,争论的焦点也是放在汉字本字的讨论层面上。然而,追求汉字本字的结果就是台语文的创作量无法获得有效的提升且造成台语文创作者的不被重视、甚至蔑视。譬如,用汉字来书写台语文,自然会遇到一些汉字无法表达的语词。这时很多人就透过造字、找寻“本字”或者是用假借字的方式来克服。因为这种“特殊字”、“怪字”在汉字文化圈里,通常都是被当作“低俗文字”来看待,导致台湾话文也被当作没有水准、低下的文字。[16]

1990年代以后的发展

随着台湾解严以后政治上的自由化,曾经因为倍受打压而沉寂了一段时间的白话字,也在母语运动参与者的推动下慢慢重新恢复生机。1990年代,民进党执政的一些县市,开始用白话字编小学的台语文教科书,这是白话字第一次正式进入公部门所设立的学校里面。后来,国民党又发布了以汉字书写台湾话的《台湾闽南语推荐用字表》及其拼音方案《TLPA》。由于这个方案(《TLPA》)的初衷是“注音方案”而非“文字”,因此它简化了些许白话字的拼法,使之更易于电脑输入,如将声调符号改为数字标调、上标的小 n 改成平写的 nn 等。不过,这套方案却被一些人(如张学谦 2004)解读为国民党“分而治之、打压台语文”的策略。

母语运动的推行者以不同的台语文书写方式(包括白话字),对台语的书写进行种种的实验。比如说《台文通讯》、《台文罔报》、《台湾字》、《TGB通讯》、《台湾乡土杂志》等刊物。[17]以及〈5%台译计划〉、台湾罗马字协会等团体,在1990年代以后的积极进行推展白话字(蒋为文 2001;陈郑弘尧 nd)。

此外,开始有台语文运动的推行者将白话字加以现代化、电脑化的工作。比如说开发和白话字相关的文书处理系统(见郑良伟 1993;苏芝萌 1995等)。并有了网络线上字典、百科全书等。2004年6月底,ISO(国际标准组织)通过叶密豪等人联名申请将白话字符号加入万国码(Unicode)之提案(张学谦 2004)。

白话字(台湾字)文献数字化也是2000年代的重要工作之一。最早将白话字文物以图片方式在网络上呈现的应属脱汉中心的“白话字文物展览”网站。该网站受限于经费,内容虽不多,但却是最早且将白话字文物依其重点分类简介的网站。之后,在民进党执政期间因有较多资源挹注在台湾本土研究,例如2003年成立的国立台湾文学馆,故后续的数字化工作越来越丰富与精致。目前主要的数位网站有:

2013年5月,由台湾罗马字协会等约20个团体于台南合作办理“第一届台湾罗马字文化节”--台语甘字典百周年系列活动。活动包含[18]

  1. 白话字文物展及史迹导览
  2. 第六届台湾罗马字国际研讨会及第二届台越人文比较研究国际研讨会
  3. 讲台语故事比赛
  4. 查甘字典比赛
  5. 专书出版
  6. 复制白话字印刷机等。
第二届台越人文比较国际研讨会及第六届台湾罗马字国际研讨会于成大办理,计有来自越南、荷兰、丹麦、日本、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比利时及台湾等多国约八十余篇论文之发表。此次会议主题为“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再生”,目的是向国际表达台湾人拟将白话字及其文化申请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研讨会后并安排外宾参观白话字文物及遗址。与会的国际学者均相当肯定台语白话字的文化资产。[19]

文献及出版品

蔡培火关于社会评论的书籍《十项管见》,出版于1925年,是用白话字书写的。

白话字的出版品在各种不同领域都累积了不少文献。由于白话字一开始是为了传教的目的而生的,宗教领域的文献自然在白话字中占了相当程度的重要地位(蒋为文 2001)。第一本白话字的新约圣经《咱的救主耶稣基督的新约》(Lán ê Kiù-chú Iâ-so˙ Ki-tok ê Sin-iok)在1873年由马雅各牧师编辑出版,第一本白话字的旧约圣经《旧约的圣经》(Kū-iok ê Sèng-keng)则在1884年出版(以上两个书目系引自蒋为文 2001;Tada 200a, 2000b),对白话字在早期台湾教会的推动有很大的帮助。此外,白话字报纸《台湾府城教会报》则在1885年由巴克礼(Thomas Barclay)牧师发行。

至于,在非宗教领域的相关文献,除了上述白话字字典辞典的编辑以外,不论是在文学数学医学、社会评论等领域,也都有相关著作出版。[20]比如说,倪为林于1897年出版的数学书籍《笔算的初学》(Pit-sòan ê Chho˙-ha̍k)、戴仁寿(G. Gushue-Taylor)于1917年出版的《内外科看护学》(Lāi-goā-kho Khàn-hō˙-ha̍k;英文名:The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Nursing)、郑溪泮(Tēⁿ Khe-phòan)于1926年所出版的小说《出死线》(Chhut Sí-sòaⁿ)、蔡培火Chhoà Poê-hoé)于1925年所出版的社会评论书籍《十项管见》(Cha̍p-hāng Koán-kiàn)等(引自蒋为文 2001)。

国立台湾文学馆于2011年出版一套《台语白话字文学选集》,共分《文化论述kap启蒙》、《台译文学》、《诗·歌》、《散文》、《小说·剧本》五册,以原文白话字及汉罗改写版并存,共近两千页。该书选录的文章大多是1885年至1920年代之间出版的文学及文化论述作品。收录原则为:1)对台湾新文学史的书写有贡献。2)对台湾文学创作有影响力。3)对台湾语文的保存及发展有贡献。4)对台湾思想、文化发展有贡献。5)对台湾历史研究有史料价值。该书的出版,不仅呈现了台湾文学馆白话字资料收集计划之研究成果,并提供台湾文学与台湾语文研究的重要史料。该书的出版足以证明台湾新文学的发展比中国五四白话文运动还早。[21][22]

计算机处理

白话字最初因为需要使用一些特殊的附加符号而未被一些文字处理软件很好的处理。对白话字的支持现已得到改进并有一些充足的资源来正确输入和显示。一些输入法可以输入符合Unicode规范的白话字符号,包括OpenVanillaMac OS XWindows),由中华民国教育部发布的跨平台台语输入法,以及能在浏览器中输入白话字的Firefox扩展。[23]白话字最初在文字处理软件的时候还未被Unicode标准完全支持,引起了一些变通办法。一种方式是将所需的字符编在Unicode私用区,但是需要编者和读者同时安装相应的自定义字体。[24]另一种解决办法是把一些棘手的字符替换成相近的符号,比如把ā换成ä或者用标准的o加上间隔号来表示o͘ [24]2004年引入Unicode 4.1.0的组合附加符号 COMBINING DOT ABOVE RIGHT(U+0358)以后,所有所需的字符可打成标准的白话字而不需要替代方法。[25][26]然而,即使加入了这些字符,仍需要能够正常显示文本的相关字体显示,包括组合附加符号。这些字体有Charis SIL、DejaVu、Doulos SILLinux LibertineTaigi Unicode[24]

实例

春晓

春晓  孟浩然 Chhun Hiáu  Bēng Hō-jiân
春眠不觉晓, Chhun biân put-kak hiáu,
处处闻啼鸟。 chhú-chhú bûn thî niáu.
夜来风雨声, Iā lâi hong-ú seng,
花落知多少? hoa lo̍k ti to-siáu?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白话字、汉字对照)

Liân-ha̍p-kok sè-kài jîn-khoân soan-giân 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
Tē-it tiâu 第一条
Lán-lâng seⁿ--lâi chū-iû, 咱侬生来自由,
Tī chun-giâm kah khoân-lī siōng it-lu̍t pêng-téng. 伫尊严佮权利上一律平等,
Lán-lâng ū lí-sèng kah liông-sim, 咱侬有理性佮良心,
jî-chhiaⁿ èng-kai í hiaⁿ-tī koan-hē ê cheng-sîn lâi hō͘-siong tùi-thāi. 而且应该以兄弟关系的精神来互相对待。

航海家1号闽南语问候语

航海家金唱片闽南语问候语。

美国太空船旅行者1号是一艘无人外太阳系太空探测器,于1977年9月5日发射,截止到2010年仍然正常运作。旅行者1号上携带了一张铜质磁盘唱片,内容包括用55种人类语言录制的问候语和各类音乐,旨在向“外星人”表达人类的问候。唱片有12英寸厚,镀金表面,内藏留声机针。其中包括闽南语之问候语其意为:太空朋友,你好!你吃饱了吗?有空时,就到我们这儿来坐一坐。[27]

闽南语语音内容对照 白话字
太空朋友,你好!你食饱未? Thài-khong pêng-iú, lín hó! Lí chia̍h-pá--bē?
有闲,就来阮遮坐喔。 Ū-êng, tō-lāi gún-chia chē--oh.

相关条目

注释

  1. ^ 社团法人台湾罗马字协会章程 (PDF). 社团法人台湾罗马字协会. 2015-01-3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7-24). 
  2. ^ 2.0 2.1 教会内台语白话字使用人口kap现况调查,蒋为文著,发表于2013《台语研究》期刊,5(1),pp.74-97。
  3. ^ 洪惟仁. 音变的动机与方向:漳泉竞争与台湾普通腔的形成. 新竹: 清华大学语言所博士论文: 99. 2003. 
  4. ^ 庄雅雯、冯钟纬、陈如意. 〈入〉字头“g”变体在鹤佬客地区与非鹤佬客地区之差异 (PDF). 台湾的语言方言分布与族群迁徙工作坊论文集. 2009. 
  5. ^ 洪惟仁. 闽南语入字头(日母)的音变潮流 (PDF). 台湾语文研究. 2012, 7 (2). 
  6. ^ Campbell (1913), pp. 1–4: Entries under the initial ts have been tallied under the modern spelling of ch.
  7. ^ Embree (1973).
  8. ^ Kì (2008), pp. 4–25.
  9. ^ Tâioân Ū Koân Kaji̍p Liânha̍p Kok Soangiân
  10. ^ 赖永祥. 台湾郑氏与英国的通商关系史. 《台湾文献》. 1965年. 
  11. ^ 引自张学谦 2004,原文是白话字,已翻译成中文
  12. ^ 蒋为文2012《教会罗马字调查研究计划期末报告书》。台南:台南市立文化资产管理处委托计划案。
  13. ^ Adapted from Klöter, Written Taiwanese, pp. 113–6.
  14. ^ 〈蔡培火kap台湾文化协会ê罗马字运动之研究〉,收录于蒋为文著2011 《民族、母语kap音素文字》台南:成功大学。
  15. ^ Articles on Hoklo. Hoklo Culture 福佬文化. [2017-06-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04-24). archive-is,29 Jun 2014
  16. ^ 汉字迷思及其对台湾文学、文化发展的影响,收录于蒋为文著2007《语言、文学kap台湾国家再想像》台南:国立成功大学,ISBN 978-986-009-746-7。
  17. ^ 陈郑弘尧 (nd)一共列出了25本台语文的相关刊物,其中有不少是采用白话字当作书写工具的。关于没有在这里列出来的相关刊物,可以参考该文。
  18. ^ 台湾罗马字文化节,活动官网。
  19. ^ 台湾罗马字文化节,活动官网。
  20. ^ 关于比较详细的相关书目,可以参考杨允言所编辑的《POJ书目》
  21. ^ 台语白话字文学选集,蒋为文总编辑,台南:国立台湾文学馆出版。
  22. ^ 台语白话字文学选集 总目次成大台湾语文测验中心提供。
  23. ^ Iunn, Processing Techniques for Written Taiwanese, p. 29
  24. ^ 24.0 24.1 24.2 Iunn, Processing Techniques for Written Taiwanese, p. 20
  25. ^ Iunn, Processing Techniques for Written Taiwanese, p. 11
  26. ^ Combining Diacritical Marks (PDF). unicode.org: 34. [2010-07-29]. 
  27. ^ Voyager-The Interstellar Mission,"Voyager - Languages"[1],JPL/CIT,August 20, 2010.
  1. ^ 1.0 1.1 入、热在泉腔中发为[ʥ][ʣ],在漳腔中发为[ʑ][z]。但在年轻一代,泉腔已多改发为[l][3];而漳腔则在部分福佬客聚集地区(如台中丰原)将[ʑ](ㆢ)改发为[g],但[z](ㆡ)则保持原音[4][5]

参考文献

群组注释

  1. ^ Medhurst, Walter Henry. Dictionary of the Hok-këèn Dialect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According to the Reading and Colloquial Idioms. 1837. 
  2. ^ Doty, Elihu. Anglo Chinese Manual of the Amoy Dialect. 1853. 
  3. ^ MacGowan, John. A Manual of the Amoy Colloquial. 1869. 
  4. ^ Douglas, Carstairs. Chinese English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of Amoy. 1873. 
  5. ^ Van Nest Talmage, John. New Dictionary of the Amoy Dialect. 1894. 
  6. ^ Warnshuis, A. Livingston; de Pree, H.P. Lessons in the Amoy Vernacular. 1911. 
  7. ^ Campbell, William. A Dictionary of the Amoy Vernacular Spoken Throughout the Prefectures of Chin-chiu, Chiang-chiu and Formosa (Taiwan). 1913. 
  8. ^ Barclay, Thomas. Supplement to Douglas' Amoy-English Dictionary. 1923. 
  9. ^ Tipson, Ernest. A Pocket Dictionary of the Amoy Vernacular: English-Chinese. 1934. 

一般参考

  • 陈郑弘尧,母语刊物,暗光鸟e厝[online]。(引用于2005年1月7日)[2]
  • 董芳苑,1996,论长老教会与台湾的现代化,见张炎宪、陈美蓉、黎中光编,台湾近百年史论文集,页183-206。台北:财团法人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
  • Douglas, Carstairs. 1873.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the Vernacular or Spoken Language of Amoy, with the Principal Variations of the Chang-Chew and Chin-Chew Dialects. supplement by Thomas Barclay. London: Trubner & Co.
  • 甘为霖编辑,1965,厦门音新字典,9版。台南:台湾教会公报社。
  • 蒋为文,2001,白话字,囝仔人teh用e文字?台湾教会白话字e社会语言学分析,脱汉中心[online]。(引用于2005年1月5日)(该文收录于蒋为文2005《语言、认同与去殖民》台南:成功大学)[3]
  • 蒋为文,2004,罗马字是台湾新文学ê开基祖,白话字研究中心[online]。(引用于2007年10月7日)(该文收录于蒋为文2005《语言、认同与去殖民》台南:成功大学)[4]
  • 酒井亨. 台语罗马字的衰退系外来政权镇压的后果[online]. 2003年6月11日 [2003] [2005年1月7日]. 
  • Medhurst, Walter Henry. 1832. A Dictionary of the Hok-Keen Dialect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According to the Reading and Colloquial Idioms. Macao: Honorable East India Company's Press.
  • 苏芝萌,1995,HOTsystems鹤佬台文系统。苏芝萌出版。
  • Tada, Kei,2000a,Fw: POJ subok [online]。6月4日(引用于2005年1月7日)Tai-gu-bang 仓库[5]
  • Tada, Kei,2000b,Fw: subok [online]。9月7日(引用于2005年1月7日)Tai-gu-bang 仓库[6]
  • 杨允言,POJ书目 [online]。(引用于2005年1月7日)允言 Un-gian e台语文网页[7]
  • 张学谦,白话字是啥? [online]。(引用于2005年1月5日)张学谦e台语文网站[8][失效链接]
  • 张学谦,2004,白话字世俗化、本土化kap现代化的历程 [online]。9月13日(引用于2005年1月7日)Tai-gu-bang 仓库[9]
  • 张裕宏,白话字基本论:台语文对应&相关的议题浅说 [online]。(引用于2005年1月5日)允言Un-gian e台语文网页[10]
  • 郑良伟,1993,台语电脑文书处理系统使用手册。台北:前卫。
  • 李煕泰,许长安,厦门话文,厦门文化丛书,鹭江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精装本
  • 蒋为文、周定邦、杨蕙如2016《探索台语白话字的故事》(THE ODYSSEY OF TAIWANESE SCRIPTS;CHÁU-CHHŌE TÂI-OÂN-JĪ Ê KÒ͘-SŪ)台南:台湾罗马字协会、国立台湾文学馆。
  • 蒋为文(编)2015《白话字运动先行者》台南:亚细亚国际传播社。

外部链接

一般
文献
输入法
字体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