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化字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简化字
以中国大陆规范汉字书写的“汉字”
类型 意音文字
语言 汉语
使用时期 1956年至今
姊妹书写系统 日本汉字朝鲜汉字契丹文喃字
ISO 15924 Hans、501
书写方向 从左到右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简化字英语:simplified Hanzi[1]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s[1]),指大陆地区的汉字简化过程中已经被简化了的汉字。目前《通用规范汉字表》中收录的简化字是大陆地区最新的简化字规范。 《简化字总表》中收录的简化字大约有两千二百余个,《通用规范汉字表》中大约有简化字两千五百左右。 大多数汉字并没有被简化,被称为传承字[2] 在不同的语言背景之下,简化字有时会被不精确的称为简笔字或者俗体字,亦会被其反对者称为“残体字”。

简化字的字形一些是古来有之[3],如“云”与“雲”本义相同,是异体字的关系[4],并主要来自于行书与草书的楷书化、许多偏旁等来自草书,其类推简化字也因而来自草书。

自1976年起,新加坡教育部发布的简体字表与大陆的简化字完全相同。[5]

历史

  • 民国9年(1920年)2月1日,钱玄同在《新青年》上发表《减省汉字笔画的提议》一文。
1955年的简化字草案与1956年的简化字方案中,一部分简化方法不同的字。
  • 1955年1月7日,中共文字改革委员会公布《汉字简化方案草案》,有三个表:〈798个汉字简化表〉、〈拟废除的400个异体字表〉、〈汉字偏旁手写简化表〉。第二表就是其后分拆出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的草案。〈汉字简化方案草案说明〉中指出:“通过这个草案的讨论,我们希望大家共同努力研究中国文字改革问题,为今后进一步整理汉字和实行拼音文字创造更有利的条件。”
  • 1955年1月中共文字改革委员会在《汉字简化方案草案说明》中提出汉字难以在短时间改成拼音文字,在开始实行拼音文字后,仍会有一个新旧文字并用的过渡时期,汉字仍然是一定时期内必须使用的重要工具,并提出了三种简化汉字的方法:笔画、字数、写法[9]
  • 1956年1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全体会议第23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公布汉字简化方案的决议》。[8]
  • 1956年1月31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国务院的《关于公布〈汉字简化方案〉的决议》和《汉字简化方案》。
  • 1958年1月10日,周恩来发表《当前文字改革的任务》报告,指责“一些右派份子对文字改革进行了恶毒的攻击,说汉字简化搞糟了,群众都反对,要国务院收回成命,把《汉字简化方案》撤回”,表示汉字简化“是符合群众利益并且受到群众热烈欢迎的好事”,“应该给以坚决支持”。
  • 1964年5月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出版《简化字总表》,第一表是352个不作偏旁使用的简化字,第二表是132个可作简化偏旁的简化字,第三表是由第二表类推的1754字,共2236字。[8]
  • 1977年12月20日,公布《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该方案中新增的简化汉字被称为“二简字”。
  • 1986年6月24日,国务院发出《国务院批转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关于废止《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和纠正社会用字混乱现象的请示〉的通知》,宣布废止《第二次汉字简化方案(草案)》。
  • 1986年10月10日重新发表《简化字总表》,刊载在10月15日的《人民日报》,共收2274个简化字及14个简化偏旁,赟(贇)等类推简化的生僻字没有收录[10],“叠(疊)”、“覆”、“像”、“囉”(类推简化为“啰”)不再简化为“迭”、“复”、“象”、“罗”。
  • 新加坡教育部中小学华文字表委员会在1993年对该部1976年颁行的《简体字总表》的个别简体字,也作了相应的修订,使全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1986年重新发表的《简化字总表》相同。
  • 2013年6月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含附表《规范字与繁体字异体字对照表》,社会一般应用领域的汉字使用以《通用规范汉字表》为准。[11]

简化原则

钱玄同简化原则

钱玄同在1922年提出了八项简化原则[12]

  1. 假借字,采用一个同音或者近音的字代替。其中有些是采用了更古的汉字。
  2. 形声字,借用形声字的原理,将原有的形声字更换形旁或声旁使之更简单。
  3. 草书楷化,将草书的写法转成楷体,
  4. 特征字,原来的字可能有多个部分,现在仅保留其具有特征的一部分。
  5. 轮廓字,保留原来字的轮廓。
  6. 会意字,借用会意字的造字原理,用较简单的表意部件来代替原来的复杂笔画。
  7. 符号字,将原来字中笔画较繁复的部分变成简单符号。
  8. 偏旁类推字,从简化的偏旁部首类推出由它们合成的字的简化。

这些原则并非钱玄同原创,比如在颜真卿和皇象的书法作品中,这些简化字都出现过。这些原则颇为笼统,尚不能涵括实际的汉字简化方法。但这些原则颇具代表性,简化字政策亦采用了不少。

第一批简体字表》简化原则

1932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公布《国音常用字汇》,确定了现代中国国语标准音系,还收录了部分“破体”、“小字”等宋元以来“通俗的简体字”。1935年1月,国语统一筹备会第二十九次常务委员会召开,通过了“搜采固有而较适用的”的《简体字案》。如案名所示,它不是为新文字定策,而是提出将已在流通的简体字加以整理,以作为标准字。所谓“固有的比较实用的简体字”即为:

一,现行的俗体字

二,宋元以后小说中的俗字

三,章草(汉魏时代的草书)。

四,行书草书

五,《说文解字》中的笔划少的异体字

六,碑碣上的别字。[13]

汉字简化方案》简化原则

以下是据传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简化字研订时所采用的原则:

  1. 从俗从简。
  2. 规范化:①消除异体字、②突出形声特性、③尽量保留表意特性。
  3. 稳定性。
  4. 实用性。
  5. 适当的艺术性。

1952年中国文字改革研究委员会确定了以“述而不作”作为汉字简化的原则。同年,毛泽东指出“简化”不只是字体形象上简化,更要合并汉字[注 1],减少规范汉字的数量[8]

简化方法

有许多简化字并不依从汉字原来的六书系统。然而简化字也不是一个独立的、新的系统,依赖对繁体字之改造,因此也不能完全脱离于六书系统自成体系。整体来说,在制订简化字的过程中,采用了以下的方法:

字型结构简化

以此方法简化的字,全部收录在《简化字总表》“第一表”与“第二表”里。第一表列出“不可用作简化偏旁的字”,共350个。第二表列出“可作简化偏旁用的字”,共132个,另含“简化偏旁”14个。“第一表”与“第二表”的简化方法大同小异。两表分开、清楚标明“第二表”里的简化字与简化偏旁,主要是因为这些可以再延伸运用,滋演出“第三表”。

以现有同音字或近音字代替
通假字固定化,例:余(餘)[註 2]、后(後)、里(裏/裡)
大多以普通话为准,例:丰(豐)、谷(穀)、丑(醜)、斗(鬥)、面(麵)、制(製)、征(徵)、症(癥)、划(劃)、干(乾、幹、榦)、台(臺、檯、颱)、冲(衝、沖)、种(種)、郁(鬱)、沈(瀋)、淀(澱)、范(範)、苹(蘋)、松(鬆)、困(睏)、折(摺)、冬(鼕)、板(闆)、帘(簾)、筑(築)、辟(闢)、仆(僕)、朴(樸)、家(傢)、晒(曬)、姜(薑)、伙(夥)、秋(鞦)、千(韆)、朱(硃)、致(緻)、刮(颳)、据(據)、出(齣)、才(纔)[註 3]、累(纍)、蒙(矇、濛、懞)、卜(蔔)、回(迴)、旋(鏇)、曲(麯)、克(剋)、舍(捨)、系(係、繫)、咸(鹹)、向(嚮)、御(禦)、厘(釐)、吁(籲)、准(準)、几(幾)、合(閤)、胡(鬍)、洒(灑)、涂(塗)、卷(捲)[註 4]、愿(願)、据(據)、表(錶)、夸(誇)[註 5]、漓(灕)、云(雲)[註 6]、芸(蕓)、沄(澐)、佣(傭)、吓(嚇)[註 7]、別(彆)。少数以方言为准,例:叶(葉)、柜(櫃)、价(價)。
1955年的《汉字简化方案草案》第三表的偏旁简化写法,多为草书,原意只用于手写,不用于印刷;修订草案时,才创造出印刷用的“草书楷化”简化偏旁。本表说明指出不收入“書”字的写法“书”。
把现有的草书楷化(占字最多,超过一半)[14][15]
例:当(當)、韦(韋)、书(書)、门(門)、长(長)、乐(樂)、车(車)、兴(興)、头(頭)、实(實)、东(東)、专(專)、过(過)、报(報)、尽(盡)、为(為)、应(應)、佥(僉)、寿(壽)、会(會)、发(简自“髮”,但“發”亦简化为该字[16])、郑(鄭)、尝(嘗)
半记号字
以简单的符号替换原来笔划较多不分,多为声符。用以替代的符号既不表意也不表声。符号包括“又”、“乂”、“文”、“不”、“舌”、“米”、“云”、“⿱免冫”、“业”、“刀”、“夕”、“力”、“巳”、“⿱ツ一”、“⺌”、“大”、“丿丨”、“击”、“戈”、“南”、“禹”、“卩”、“关”、“匕”、“乚”、“ノ”、“フ㇏”、“寸”
例:对(對)、邓(鄧)、观(觀)、欢(歡)、权(權)、劝(勸)、仅(僅)[註 8]、叹(嘆)、艰(艱)、难(難)、汉(漢)、鸡(鷄)、戏(戲)、圣(聖)、𠬤(睪)、聂(聶)、轰(轟)、双(雙)、凤(鳳)、风(風)、赵(趙)、区(區)、冈(岡)、义(義)、这(這)、齐(齊)、刘(劉)、怀(懷)、坏(壞)、环(環)、还(還)、乱(亂)、辞(辭)、敌(敵)、适(適、适)、继(繼)、断(斷)、渊(淵)、娄(婁)、层(層)[註 9]、坛(壇、罎)[註 10]、动(動)、搀(攙)、谗(讒)、馋(饞)、亚(亞)、壶(壺)、显(顯)、帅(帥)、师(師)、归(歸)、罗(羅)、岁(歲)[註 11]、边(邊)、穷(窮)、导(導)、异(異)、龸(𦥯)[註 12]、庆(慶)、牵(牽)、乔(喬)、养(養)、击(擊)、陆(陸)、尧(堯)、献(獻)、属(屬)[註 13]、仓(倉)、联(聯)、仑(侖)、礼(禮)[17][註 14]、币(幣)、𢀖(巠)、衬(襯)
省去字形的一部分,约100多字
例:广(廣)、厂(廠)[注 15]、宁(寧)[注 16]、习(習)、亲(親)、业(業)、乡(鄉)、术(術)、开(開)、关(關)、医(醫)、声(聲)、凿(鑿)、号(號)、虫(蟲)、巩(鞏)、时(時)、际(際)、标(標)、录(録)、厌(厭)、压(壓)、赶(趕)、孙(孫)、儿(兒)、扫(掃)、妇(婦)、尸(屍)、洼(窪)、务(務)、雾(霧)、宝(寶)、茧(繭)、粜(糶)、条(條)、随(隨)、椭(橢)、堕(墮)、虽(雖)、齿(齒)、击(擊)、虏(虜)、虑(慮)、卤(鹵、滷)、录(録)、誊(謄)、协(協)、奪(夺)、奮(奋)、糞(粪)、隶(隸)、飞(飛)、类(類)、疖(癤)、竞(競)、壳(殼)、杀(殺)、触(觸)、浊(濁)、独(獨)[20][21]、与(與)[22][註 17]、灭(滅)[註 18]
省去字形的一部分后,再加以变形
例:丽(麗)、归(歸)、显(顯)、爷(爺)、缠(纏)、兽(獸)、县(縣)、悬(懸)、处(處)、杂(雜)、胁(脅)、岭(嶺)、节(節)
采用繁体字异体字的轮廓特征
例:龟(龜)、农(農)、伞(傘)、导(導)、乌(烏)、鸟(鳥)、岛(島)、马(馬)、鱼(魚)
改换形声字的声旁,大多以普通话为准
例:毙(斃)、钟(鐘、鍾)、舰(艦)、邻(鄰)、运(運)、艺(藝)[註 19]、肤(膚)[23]
改换形声字的声旁和形旁
惊(驚)、护(護)
用声旁替换字的一部分,余下的部分未必是新形声字里的形旁
例:华(華)、毕(畢)、宪(憲)、历(歷曆)[註 20]、宾(賓)、胜(勝)、进(進)、岂(豈)、战(戰)、邮(郵)
新造形声字,以普通话为准
例:忧(憂)
采用俗字、罕用异体字[注 21]
例:尘(塵)[24]、灶(竈)[25]、众(眾)[26][註 22]、无(無)、体(體)[27][28]、国(國)[29]、双(雙)[30][註 23]、阳(陽)[註 24]、阴(陰)[註 25]、万(萬)[31][32][33]、响(響)[註 26]
归原古字[注 21]
例:从(從)[35]、网(網)[36]、电(電)[37]、凭(憑)[38]、踊(踴)、达(達)[39]、复(復)
模仿日文假名
例:卫(衛,根据参与文字改革工作的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易熙吾书中所述,此字为日文字来自日文片假名,ヱ的罗马音为we[40][41],然亦有学者以为是“衛”字中的“韦”上部之省。[注 27][42]。)

有时候同一个简化字会采用多种结构简化方法,例如“鬆”减形后简化为“松”,而本身又是假借字

类推简化

简化字总表》第一表为不可用作简化偏旁的简化字,共350个。第二表列出“可作简化偏旁用”的132个字:

A 风〔風〕 卢〔盧〕 属〔屬〕
爱〔愛〕 G 虏〔虜〕 双〔雙〕
B 冈〔岡〕 卤〔鹵、滷〕 肃〔肅〕
罢〔罷〕 广〔廣〕 录〔録〕 岁〔歲〕
备〔備〕 归〔歸〕 虑〔慮〕 孙〔孫〕
贝〔貝〕 龟〔龜〕 仑〔侖〕 T
笔〔筆〕 国〔國〕 罗〔羅〕 条〔條〕
毕〔畢〕 过〔過〕 M W
边〔邊〕 H 马〔馬〕 万〔萬〕
宾〔賓〕 华〔華〕 买〔買〕 为〔爲〕
C 画〔畫〕 卖〔賣〕 韦〔韋〕
参〔參〕 汇〔匯、彙〕 麦〔麥〕 乌〔烏〕
仓〔倉〕 会〔會〕 门〔門〕 无〔無〕
产〔産〕 J 黾〔黽〕 X
长〔長〕 几〔幾〕 N 献〔獻〕
尝〔嘗〕 夹〔夾〕 难〔難〕 乡〔鄉〕
车〔車〕 戋〔戔〕 鸟〔鳥〕 写〔寫〕
齿〔齒〕 监〔監〕 聂〔聶〕 寻〔尋〕
虫〔蟲〕 见〔見〕 宁〔寧〕 Y
刍〔芻〕 荐〔薦〕 农〔農〕 亚〔亞〕
从〔從〕 将〔將〕 Q 严〔嚴〕
窜〔竄〕 节〔節〕 齐〔齊〕 厌〔厭〕
D 尽〔盡、儘〕 岂〔豈〕 尧〔堯〕
达〔達〕 进〔進〕 气〔氣〕 业〔業〕
带〔帶〕 举〔擧〕 迁〔遷〕 页〔頁〕
单〔單〕 K 佥〔僉〕 义〔義〕
当〔當、噹〕 壳〔殻〕 乔〔喬〕 艺〔藝〕
党〔黨〕 L 亲〔親〕 阴〔陰〕
东〔東〕 来〔來〕 穷〔窮〕 隐〔隱〕
动〔動〕 乐〔樂〕 区〔區〕 犹〔猶〕
断〔斷〕 离〔離〕 S 鱼〔魚〕
对〔對〕 历〔歷、曆〕 啬〔嗇〕 与〔與〕
队〔隊〕 丽〔麗〕 杀〔殺〕 云〔雲〕
E 两〔兩〕 审〔審〕 Z
尔〔爾〕 灵〔靈〕 圣〔聖〕 郑〔鄭〕
F 刘〔劉〕 师〔師〕 执〔執〕
发〔發、髮〕 龙〔龍〕 时〔時〕 质〔質〕
丰〔豐〕 娄〔婁〕 寿〔壽〕 专〔專〕
《汉字简化方案》1956年公布时,“金”和“魚”偏旁的“草书楷化”字形,而“鳥”偏旁也被“草书楷化”为“乌”,这三个偏旁都在正式推行前修改。

再加上讠[訁]、饣[飠]、纟[糹]、钅[釒]、呙[咼]等14个“简化偏旁”,一般只作左旁时简化,讠、饣、纟、钅一般只能用于左偏旁。所谓的“一般”表示只是大约,并不准确;至于不在左旁时是否简化,《简化字总表》要加入类推简化字表作补充(“辯”、“獄”、“罰”、“辮”、“絲”、“轡”、“銜”、“嶔”等字亦简化为“辩”、“狱”、“罚”、“辫”、“丝”、“辔”、“衔”、“嵚”等字,但“信”、“誓”、“燮”、“飧”、“餐”、“系”、“絮”、“紫”、“徽”、“淦”、“鎜”、“鏖”、“鑫”等字不简化)。

虽然“車”偏旁不论何时都规定简化为“车”,却有两种(楷书)笔顺:在左旁时底下一横改作一提,最后两画是先竖后提;而在其他位置时,最后两画是先横后竖。原本正体字“車”偏旁,就没有这个麻烦;无论在任何位置,笔顺不变,最后两画必定先横后竖,底下一横也不会改作一提。

类推简化规则,并不见于1956年《汉字简化方案》。在方案中仅列出了54个“简化偏旁”,而且对简化偏旁的说明也是含糊不清。因此在《简化字总表》公布前的八年间,社会大众不知道其他字能否类推简化,于是书报上出现简化“華”字,却没有简化“嘩”字;简化“馬”偏旁的字,却没有简化“馬”字等等的混乱现象。八年后文改会修订方案为《简化字总表》时,才定出可以类推简化的字,在1964年3月公布。

草书楷化偏旁的简化方法,文改会原意只用在手写字,不用在印刷字。在1955年1月公布的《汉字简化方案草案》中,将简化手写偏旁收入草案第三表《汉字偏旁手写简化表》。在草案的说明中,指出“研究的结果,大家认为在印刷文字中夹入草书,形式上不太调和,而且在印刷技术上也有困难”。文改会委员曹伯韩,在1955年2月撰写的文章中,解释印刷字体不用草书偏旁的原因:“为了照顾印刷方面改制铜模的困难,凡是字形结构与手写简化字接近的书版用字,不改铜模”,“手写简化偏旁和繁体偏旁的差别如果是有规律的,经过短期学习就可以掌握”。[43]其后文改会在修订草案时却改变态度,废除手写简化表,并造出新的草书楷化偏旁。

利用这些简化字和简化偏旁,可以系统化地类推出更多简化字,其中较常用的1,753个字,收录于《简化字总表》第三表(“签”和“须”在第一表中为“籤”和“鬚”的简化字,在第三表中又作为“簽”和“須”的简化字)。例如:“蟲”已简化作“虫”,“蛊[蠱]”类推简化,但虫部其它汉字不是“虫[蟲]”的类推简化字;“氣”已简化作“气”,“忾[愾]、饩[餼]”类推简化,但“汽”不是“气[氣]”的类推简化字;“幾”归并简化作“几”,“讥[譏]、叽[嘰]、饥[饑]、机[機]、玑[璣]、矶[磯]、虮[蟣]”类推简化,但“肌”等字不是“几[幾]”的类推简化字;“聖”已简化作“圣”,“柽[檉]、蛏[蟶]”类推简化,但“怪”不是“圣[聖]”的类推简化字;“離”已简化作“离”,“漓[灕]、篱[籬]”(“灕江”的“灕”原本《汉字简化方案》未简化,但因《简化字总表》类推,而与“淋漓”的“漓”合并为“漓”)类推简化,但“璃”不是“离[離]”的类推简化字;“识[識]、帜[幟]、织[織]、炽[熾]、职[職]”是简化偏旁“只[戠]”的类推简化字,但“枳、咫”等字不是“只[戠]”的类推简化字,“戠”字本身不简化为“只”。运用简化字和简化偏旁时,应注意下面几项要点:

  • 《简化字总表》所说的偏旁,不限于左旁和右旁,也包括字的上部下部内部外部,总之指一个字的可以分出来的组成部分而言。这个组成部分在一个字里可以是笔画较少的,也可以是笔画较多的。例如“镂[鏤]”字,“钅[釒]”固然是偏旁,但是“娄[婁]”也作偏旁。
    • “第二表”里的132个简化字,无论单独用、或是作其他字的偏旁用,都以同样的方法简化。例如“單”在“第二表”里简化成“单”,依此方法,可以类推获得:弹(彈)、婵(嬋)、冁(囅)、等等,收录于“第三表”。
    • 有些偏旁类推简化字是稍加修改的,如“丝(絲,两横相连)、毂(轂,去掉声旁“㱿”的冖下一小横,但其他声旁“㱿”的未简化字如“觳”等则仍有一小横)、宽(寬,去掉声旁“萈”的一点,变成读音完全不同的“苋(莧)”,失去声旁功能)、变(變,“攵”改为“又”)、飨(饗,改变为左右结构)、满(滿,中间一横加长)”等字。
  • “第一表”所收的是“不能作偏旁用”的简作字,共352个。这些字的繁体一般都不用作其他字的偏旁。有些能作其他字的偏旁,但也不能依照同样方法简化。例如“習”在“第一表”里简化作“习”,但“褶”、“熠”等字不简化;“兒”简化作“儿”,但所有派生字,例如“倪”、“猊”、“阋”等中的兒不简化;“冊”、“刪”、“姍”等冊从俗简化为册(实际笔画数一样),“侖”中的“冊”改为半记号字“匕”,而“扁”、“嗣”、“典”中的“冊”不简化。
  • 在《简化字总表》中已简化的繁体字,不能再依偏旁类推方法来简化。换句话说,已经在“第一表”或“第二表”里简化的字,不能另外再用其他偏旁来简化。例如“瀋”已经在“第一表”里归并简化成“沈”,因此不能按“第二表”里的“审[審]”类推简化为“渖”。又例如“過”已经在“第二表”里简化成“过”,因此不能按“第二表”里的“呙[咼]”类推简化。

特别注意

  • ‘爾’已简化作‘尔’,但‘称’不是尔[爾]的类推简化字,『称』的繁體字是『稱』。
  • ‘頭’已简化作‘头’,但‘买’、‘卖’、‘实’不是头[頭]的类推简化字,『买』、『卖』、『实』的繁體字是『買』、『賣』、『實』。
偏旁类推范例:
龸(𦥯):学(學)、觉(覺)、黉(黌)
单(單):弹(彈)、婵(嬋)、冁(囅)
页(頁):颜(顏)、颌(頷)、顺(順)、额(額)
专(專):传(傳)、转(轉)、砖(磚)
饣(食):饭(飯)、饱(飽)、饲(飼)、饺(餃)

偏旁类推通常必须根据以上所列的要点执行,但实际上却有例外情况,因此《简化字总表》又加入第三表的规范。类推简化不是原来《汉字简化方案》的内容,是因为方案实行后因简化方案不系统广被诟病,才在八年后的《简化字总表》中增入,增加简化字数量,使得简化字较为系统。但是先前已简化的字,不再因为简化不一致或不合理而修改字形。(但唯独“临(臨)”字除外,《汉字简化方案》中左旁原为“リ”,《简化字总表》改为两竖,以便与其他“臣”旁字的简化方法一致。)这些字都在《简化字总表》第一表。有学者以文字简化前的中文传统为基础,来衡量简化后的新文字系统,指出在简化过程中出现不合理、前后不一致的系统[44]

错误的类推实例:
  • “脑(腦)”、“恼(惱)”的右旁都同样简化,但是这两字都是《简化字总表》第一表的字,而“瑙”字不在当中,因此不可以模仿两字简化。(虽然在《汉字简化方案草案》中,“瑙”字被同样简化,不过后来方案不收入。)
  • “腊(臘)”、“猎(獵)”的声旁巤皆被改为昔,但鬣狗的“鬣”不可简化。
  • “芦(蘆)”“炉(爐)”“庐(廬)”“驴(驢)”都是收在《简化字总表》第一表的,不可以用“卢(盧)”类推简化。按《汉字简化方案》中,“盧”旁字只收了六个:“盧”“瀘”“蘆”“爐”“廬”“驢”,其中“盧”“瀘”的“盧”旁简化为“卢”,避免与“户”“沪(滬)”混淆;至于“蘆”“爐”“廬”“驢”四字因为无混淆的麻烦,“盧”旁简化为少一笔的“户”,不料其后反因而成为例外字,而非改为“卢”旁。
  • 见了“汉(漢)”、“难(難)”、“瘫(癱)”等简化字,自以为“又”是“汉”字右方的简化偏旁,拿来类推“叹(嘆)”、“滩(灘)”可以,但是“叹(歎)”、“欢(歡)”、“劝(勸)”不符合这一规律、“灌”、“罐”又不行简化。
    • 其实“汉(漢)”出现在“第一表”,“难(難)”出现在“第二表”,“瘫(癱)”出现在“第三表”。可见“难(難)”才是可作类推简化的字,可以类推出“瘫(癱)”、“滩(灘)”等字。
    • “歎”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里由“嘆”代替,而“嘆”在“第一表”里简化成“叹”,所以“歎”与“嘆”皆成为“叹”。
    • “歡”与“勸”皆出现在“第一表”,所以不是类推字。
    • 在“第二表”里,没有字或偏旁可以用来类推“灌”与“罐”,这两字也不在“第一表”或《一异表》,所以这两个字无须简化。(但是,在1977年的二简字草案第一表中,“罐”字右旁正是用了“又”简化为“缶又”,显示“罐”的这个简化字当时“已在全国流行”,并且在出版物上试用过一段时间。)
这些用“又”“乂”简化的字称为记号字。1982年1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胡乔木,在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会议上,就二简字的修订作出重要讲话。他在讲话中批评这些记号字:“它是没有道理,没有原则的。它不过就是作个记号,并不代表任何意思。”“这些记号,不能说它代表什么,解释不出来。实际情况是遇到笔画多,难写的结构就打个‘乂’,或者写个‘又’,作为记号。在我们的简化字里面,这种滥用‘乂’‘又’的情况相当多,这不能说是汉字发展中的一个进步,只能说是一种退步。[45]
  • “瀋”字虽然被合并简化为“沈”,但又有按照“审(審)”把“瀋”类推简化创造出“渖”。“渖”是不规范简化字,却经常被用作“瀋”的简化字,也收入电脑的字元集中。[46]

有些偏旁虽然在多个字中都简化,但是该偏旁独立成字没有简化,不收入《简化字总表》第二表,因此该偏旁的字不能类推简化,使得该偏旁简化不系统。不过“言”“金”“食”“糸”四字,因为《汉字简化方案》已经定为“简化偏旁”,故此例外收入《简化字总表》第二表。

  • “柬”旁字“拣(揀)”“练(練)”“炼(煉)”都在《汉字简化方案》简化,但是“柬”未简化,而《简化字总表》亦不将之简化,因此其他“柬”旁字如“谏”“阑”都不能类推简化。
  • 与前相反,“聶”旁字《汉字简化方案》只收入“摄(攝)”“镊(鑷)”,但未简化“聶”字,不过《简化字总表》新增了“聶”的简化字“聂”,并且收入第二表,因此“聶”旁字都类推简化。
  • 要特别注意者,“爿”不是类推简化偏旁,因此不是所有“爿”旁字都简化为“丬”。“爿”本字未简化,《汉字简化方案》也没有将“丬”定为简化偏旁,于是《简化字总表》也没收入。有一些“爿”旁字在《汉字简化方案》已把“爿”简化为“丬”,收在《简化字总表》第一表中,如“壯”“裝”“寢”简化成“壮”“装”“寝”;而“戕”“牁”“奘”“寤”“寐”等字,未收入《汉字简化方案》,故亦未收入《简化字总表》第一表,所以这些字中的“爿”旁不能简化为“丬”,否则便是“不规范简化字”。“爿”旁字有否简化无规律可循,只能靠记忆。[注 28]
但是“将(將)”是类推简化偏旁,“將”旁字都类推简化。不过《汉字简化方案》早已将一些“將”旁字用另一偏旁“丬夕”简化,如“奖(奬)”“酱(醬)”等字,因此这些字收在第一表中,不类推简化,造成“將”旁在上方的字简化方法不一致:常用的按第一表简化为“丬夕”,不常用的按第二表类推简化为“将”,如“螀(螿)”。

类推简化的问题

类推简化原则未经过通盘考虑,于应用时发现有些不常用字不能完全按原则类推简化。比如“鸒”字,如果完全类推简化为上“与”下“鸟”,将会显得很奇怪,于是1979年版《辞海》的编辑委员会经请示文改会后,只把下部的“鳥”类推简化为“鸟”,上部的“與”不类推简化。(1986年再度公布的《简化字总表》,仍然未限制“与(與)”的适用场合。)[47][48]

“寧”和“宁”的类推简化
1964年版《简化字总表》第三表中,“貯”字的简化字原是“⿰贝宁”。

1955年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选用了“佇”字,废除了异体字“伫”。

汉字简化方案》根据数名中小学教师的提议,将“寧”简化为“宁”,但未用来简化其他字。[49] 在《简化字总表》第二表中,规定《汉字简化方案》的简化字“宁(寧)”可以类推简化,并附上注释把原来读作zhù(柱)的“宁”字写作“㝉”。 《简化字总表》没有把“㝉(宁)”列为类推简化字。“㝉”字也只是在注释中出现。 (二简字更一度把“㝉”用作“宣”的简化字。)文改会委员曹伯韩在《汉字简化方案》实行后翌年,就指出“宁(寧)”不适宜用作类推简化,以免与“貯”“苧”等字相混。[49]

1964年初版的《简化字总表》第三表,“貯”字的简化字写作“⿰贝宁”,只简化左旁“貝”,未简化右旁的“宁”。(1965年4月第二次印刷以及之后的版本改为“贮”)[50] 在1965年版的《简化字总表检字》,“貯”的简化字是“贮”。

“宁”字的类推简化导致了一些合并字,如:泞(泞濘)、柠(柠檸)、聍(聍聹)。

废除异体字

异体字中选出一字当规范字

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此表名为“第一批”但至今未出台“第二批异体字整理表”,于2013年被《通用规范汉字表》取代)经过多次调整,总共淘汰异体字上千字,从同音(不一定完全同义)的“异体字”中选出一字,当规范字。如果此字已经在《简化字总表》中简化,则全部淘汰的异体字一律由简化字代替。

例:于(於)[注 29]、耻(恥)、采(採)、册(冊)、踪(蹤)、潜(潛)、查 〔査〕、游(遊)、志(誌)、却(卻)、脚(腳)、伫(佇)、奸(姦)、够(夠)、并(並併)、决(決)、净(淨)、减(減)、晋(晉)、况(況)、凉(涼)、凄(淒)、叙(敘敍)、强(強)、墙(牆)、泛(汎氾)、喂(餵)、烟(煙)、撑(撐)、蝎(蠍)、梁(樑)、淋(痳)、隽(雋)、杆(桿)、棱(稜)。《简化字总表》的《附录》收录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习惯被看作简化字的39个规范字:呆[獃騃]、布[佈]、痴[癡]、床[牀]、唇[脣]、雇[僱]、挂[掛]、哄[鬨]、迹[跡蹟]、秸[稭]、杰[傑]、巨[鉅]、昆[崑崐]、捆[綑]、泪[淚]、厘[釐]、麻[蔴]、脉[脈]、猫[貓]、栖[棲]、弃[棄]、升[陞]、笋[筍]、它[牠]、席[蓆]、凶[兇]、綉[繡]、銹[鏽]、岩[巖]、异[異]、涌[湧]、岳[嶽]、韵[韻]、灾[災]、札[剳劄]、扎[紥紮]、占[佔]、周[週]、注[註]。
选字时多有采用结构简单的古字。
例:异(異)[51]、尸(屍)、灾(災、烖、菑)[52]
选字时多有采用结构简单的俗字。
例:杰(傑)[53]、猫(貓)[54]、猪(豬)[55]、呆(獃、騃)[56]
采用异体字之一作为模板,再加以简化。
例:“歎”作“嘆”之异体,再将“嘆”简化成“叹”[57];“雞”作“鷄”之异体,再将“鷄”简化成“鸡”;“閒”作“閑”之异体,再将“閑”简化成“闲”;“豔”作“艷”之异体,再将“艷”简化成“艳”;“嫋”作“裊”之异体,再将“裊”简化成“袅”;“牆”作“墻”之异体,再将“墻”简化成“墙”;“俻”为“備”的异体字,以“俻”简化成“备”;“嵗”为“歲”的异体字,以“嵗”简化成“岁”;“関”为“關”的异体字,以“関”简化成“关”;“閙”为“鬧”的异体字,以“閙”简化成“闹”。

采用新字形

新字形源于1965年出版的《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其中所选用之字形,多以手写俗体为准。1988年出版的《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内收通用字7000个,继而代替了《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由于新字形从俗从简,有些字笔划少于传统旧字形,常被错认为《简化字总表》里的简化字。以下举出几个范例。

“釆”在新字形成为“米”
例:奥(奧)、粤(粵)
从“囚”改从“日”
例:温(溫)、媪(媼)
将折省写为点
例:虚(虛)、嘘(噓)
“⺥”与“爫”在新字形成为“⺈”
例:争(爭)、静(靜)、睁(睜)
“奐”在新字形成为“奂”
例:换(換)、焕(煥)
其他
例:盗(盜)[58]、遥(遙)、黄(黃)、吕(呂)、禄(祿)、别(別)、没(沒)、内(內)、吴(吳)、卧(臥)、荆(荊)、户(戶)、兑(兌)、彦(彥)、毁(毀)、秃(禿)、抛(拋)

合并简化示例

有不少字简化时被合并至另一字,具体有三类情况:

1.用简单的古字代替现代的字。
2.用一个新的简化字代替多个文字。
3.将部分字合并,将某字部分意义换到另一个笔画简单的字上,该字其他意义保留。

另外汉字简化有时将字源和意义不相关、读音不同、历史上很少用的罕见字进行合并。

许多繁简转换的软件,在简转繁无法正确的转换。常见转换失败或错误的字有“后”、“干”、“复”,因此许多情况下,简转繁的文章仍可识别原文是简化字,下表列举了一些汉字及其本义,“被合并的字”列出了该字可能对应的繁体字(不包括其自身),简化后右边的字被左边的代替,左边的字兼具本义和被合并汉字的意义[59],不少字的本来音义被遗忘。

本义 被合并的字
占卜/卜姓
向前跌倒
读pò,朴树,如中药名:厚朴/读piáo,朴姓/读pō,朴刀
读kuò(括),罕用古字(古人名:李适南宫适
读zhú,中药名:苍术白术;人名:兀术术赤
读xié,同“协”
读shěn,沈姓/读chén,同“沉”
作门屏之间解的宁读zhù(柱)。为避免此宁字与寧的简化字混淆,原读zhù的貯、佇、苧、紵作贮、伫、苎、纻
薴(níng)简化为苧,是芳香有机化合物;但苧(zhù)本是苎麻,多年生草本植物,改写法为苎(非正式简化
姜姓
盾、冒犯、牵连、关涉、请求、水边、天干 乾(读qián时不简化,如“乾坤”)、幹、榦
远行/讨伐 徵(读zhǐ时不简化,如“宫商角徵羽”)
le,助词/liǎo,结束、完全,如“了却”、“受不了” 瞭(读liào时不简化,如“瞭望”)
读dǒu,容量,斗笠、斗篷;星名(北斗斗宿);斗牛,指斗宿和牛宿,代表吴越地区,或指中国传说的野兽名
皇帝的正妻、先秦指代君主
古族名“党项”/党姓
蔑有消灭、微小(如蔑视)、抛弃、轻侮等义。
用液体浇、水撞击的;本义:向上涌流,如“冲天”;幼小,空虚,金庸小说中有冲虚道长
文言虚词,后接动词,构成动作/于姓
读wàn,同“萬”/读mò,复姓:万俟
十二地支之一,夜里一点到三点为丑时
浓郁/郁姓
厂部,读hàn,山崖(古字);ān,同“庵”
广 广部,读yǎn,义为依山而建之屋,《红楼梦》中有“芦雪广”;ān,同“庵”
表示、表达/表格/表亲/表率
范姓范阳
山谷/谷姓
浅的湖泊
松树
长度单位/故里、巷 裏(裡)
帘,酒家帜(后起字)
胡乱/胡姓胡人
成片的较硬物体
织物/姓氏
“只”在中古以后与“祗”通,表示“仅仅、惟一”的意思。副词“只”与量词“隻”在古书中绝不通用 隻、祗
我/余姓
小或矮的桌子
“机”原为木名(桤木),扬雄的《蜀都赋》有“春机杨柳”句
古代祭祀时代表死者受祭的人,如“尸位素餐”
水里行动、流动/不固定/游姓
地名,如:台州天台山/敬辞,如:兄台、台端/通“臺” 臺、檯、颱
叹息、叹词/表示惊疑
说话
芸香
形容水流动,如“大江沄沄”
淋漓
jiè价人(古时派遣传送东西或事情的人),如敬称别人的仆役为“贵价”/大的,善的/地名:朝鲜价川市
系统、系列 係、繫
容貌姿态美好
面子、表面 麪(麵)
志愿
“准”是“準”的俗体,但近代有了分工:“准”字只用于“准许”之意
与“入”相对 / 显露
朝代姓氏/牙周、圆周、周界
老实谨慎:诚~
驾驶车马/治理、统治/对帝王所作所为及所用物的敬称
仅,同“纔” / 才能、能力
“幺”(yāo)的俗体。“麼/麽”字由“幺/么”和“麻”合成 / 麻将胡牌型 : 十三么 麼/麽
四季中的第三季
数字,即1000
刺、钻、奋力支撑
不吉利/年成不好/喧哗
音xī,《山海经·大荒北经》中有熊状怪兽名为“猎獵”
音xī,干肉
音zhà,古祭名,如京剧有《𧈢蜡庙》
lěi,积累/lèi,劳累/léi,缠缚,通“纍”
能够,如“克尽己任”/胜过,如“攻克”/克制,通“剋”
“合”义比“閤”宽,“閤”同“阖”,如“阖家”亦作“閤家”、“合家”
书信
姓氏/占卜
并州/同“併” 並、併
套上、戴上/拘留
承举、衬
拨水前进/合算
緻是密的意思,如“細緻”;古与致通
制度、制定、制止
乐器名
反復的復本作复,但是復和複并不是同义词。複只用于重複和複杂的意义 復、複
披盖 / 遭受 濛、懞、矇
法、刑,如“大辟”/君,如“复辟”/上古“闢”、“避”曾经通用作“辟”,后代不通用
苹,草名,蒿的一种,《诗经·小雅·鹿鸣》:“食野之苹”
读chóng,种姓
涂姓
读bié,分辨,分离,差异,另外的/插上,如“别针”/转,如“别过脸”/不要
伙,家伙,伙食;作多解的夥不简化为伙,如“所获甚夥”
痒,病,《诗经·小雅·正月》:“癙忧以痒”
折断,屈折
朱姓 / 红色
借(jiè)本义为借贷。藉口、凭藉的藉(jiè)简化作借,慰藉、狼藉等的藉(jí)仍用藉
“洒”义比“灑”宽。仅在用于洒水义时两字互通。男性自称词“洒家”不能转换成“灑家”
返回、章回、回族。“迴”只用于“迴旋”之意
用刀子去掉物体表面的东西。
四季中的第四季
读jū,拮据
夸父夸克
读jǔ,柜柳
读shè,居住的房子,古代行军一宿或三十里为一舍
读juàn,卷宗
读xuán,如“螺旋” / 读xuàn,如“旋风”
佣金(作买卖付给中间人的报酬)
“听”字原读音为yín,古指张口而笑的样子,《史记·司马相如传》有句:“无是公听然而笑”
同“逮”
读xīng,会意兼形声字,生肉,肉臭味,同“腥”
国际单位制词头centi-), 代表100分之1
弯,与“直”相对/音乐/曲姓
梁姓
困难、困扰
‘虺’的古字 / 在古时‘虫’是代表无脚的虫 , ‘蟲’是代表有脚的昆虫 。/ 汉字部首 : 虫部
多颜色的
“叉”的俗字/“義”的俗字
音bèn,粗劣,同“笨”字

计算机编码

简体中文英语:Simplified Chinese网页语言代码zh-Hans),传统上使用GB2312GBKGB18030编码(但亦有使用UTF-8等编码),作为计算机术语在计算机媒介上被广泛使用,如各种软件操作界面或文档的“简体中文版”。而“繁体中文版”(又称“正体中文版”,通常使用“BIG5编码”)是另一个独立中文版本,跟简体中文版互不相容。

简体字”是中华民国第一批简体字表》所用的名称[60]中华人民共和国官方的称呼上一向是“简化字”,参考《简化字总表》)。由于使用简体中文软件的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用户,故而这里的“简体中文”事实上等同于“GB2312编码”或“GB18030编码”,意即绝大部分软件的“简体中文版”采用中国普通话的汉字编码,特别是IT术语的翻译,与海外之简体中文也不尽相同。

中国大陆官方标准“汉字”的正式称呼是“规范汉字”(包括简化字传承字),目前简化字主要在中国大陆新加坡以及少部分东南亚华人社区中使用。至于马来西亚,当地各大华文报刊和官方文字采取“简繁并用”(即标题繁体,内容简体)[来源请求],而当地华校则教授简体中文。需要注意的是中国大陆官方将简化之前的本字称作“繁体字”。由于人们对“简化字”、“简体字”与“简体中文”等术语的混淆,简体中文也常被泛指以“规范汉字”书写的现代标准汉语。在这种情况下,“简体中文”与“繁体中文”都没有需要遵从任何一个地方的语文规范。而在现代标准汉语的规范下,只能视作个人的用字用语习惯不同,而非作为两种语文标准。

中国大陆,仍有一些汉字并未被简化而继续沿用,这些与繁体中文共通的汉字被称为传承字[注 30]

名词解释

计算机领域

汉字编码字符集

简体中文自1980年代以来通常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总局公布的GB 2312-1980以及其后继的GBKGB 18030-2000作为在计算机等电子通信设备上储存和交换汉字信息的编码系统。近年来CJK和与之向下兼容的Unicode跨语言编码集也逐渐得到广泛使用。GB 2312之后的大字符集均包含巨量繁体字,因而往往并非仅可供简体中文使用。

HTML标准

万维网联盟建议使用zh-Hans这一语言标签作为语言属性的值和Content-Language的值,以指明网页使用的是简体中文[61]

传承字

广义上是指历史上流传下来(主要是隶变之后的楷书字体)沿用至今的汉字,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对于香港澳门台湾而言,“传承字”即为正在使用的传统汉字;狭义上是指未被《简化字总表》简化的汉字,中国大陆目前主要使用的规范汉字主要包括简化字和未经简化的传承字(但使用新字形)。例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千年以来字体皆未改变,全是传承字(不考虑冷僻字)。

严格来讲,“繁体字”这个词只在一个字存在简化字时使用,如某汉字无对应的简化字,则属于传承字范畴。但在某些时候,港澳台通行字体会被笼统的称为“繁体字”;大陆规范汉字(包括简化字和未被简化的传承字)会被笼统的称为“简体字”。并非所有常被称作“繁体字”的传统汉字都比简化字更繁复,所谓“一简多繁”中还有很多这种例子。

特点

在文字学上,繁体字可以完整正确地表示出中文字的六书里,属于独体造字法的象形指事,与属于合字造字法的会意形声,这四种造字原则。部分简化字则较难直接表达出中文字的此一特性。

影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法律规定,简化字已取代繁体字成为中国的规范汉字,而繁体字异体字则被定为不规范汉字。日常使用汉字,字形要以《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公布的7千多个汉字为依据,包括简化字和未被简化的传承字,而繁体字(收录于该表的附表)不在这7千多个汉字之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七条规定下列情形可以保留或使用繁体字异体字

  1. 文物古迹;
  2. 姓氏中的异体字
  3. 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
  4. 题词和招牌的手书字;
  5. 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的;
  6.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有关部门批准的特殊情况。[62]

国际影响

联合国的正式中文文件记录一度以繁体中文为正式语文之一,但自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的中国席位之后,简化字作为联合国的正式语文。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地位,世界卫生组织世界气象组织等其他国际组织也采用简化字。大多数国家因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外交关系,也接受了简化字和普通话作为中文规范。[63]

新加坡在1969年曾推出自己的《简体字表》(有别于中国字形),新加坡于1974年正式采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颁布的《简化字总表》,马来西亚的汉字简化工作稍晚于新加坡,在1981年2月出版了《简化字总表》。[64]

繁体字在简化字普及前曾经是汉字在海外华人圈中主流,唐人街上的商业招贴及中文媒体、汉语教学曾一律使用繁体字。《环球时报》引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以前,美国的汉语教学一直延续着繁体字的传统。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大陆留美博士毕业,他们开始编写简化字的中文教材。截止2006年,美国2300多所高中开办中文“先修课程”,采用简化字的比率已有一半。[63]

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往往居于国际交往强势地位,半个世纪以来近30年,外国人学习中文基本使用简化字。[63] 1990年后,中国教育机构推出一系列面向外国非中文使用者的汉语水平考试HSK,被称为“汉语托福”),以简体中文为标准。

港台俗字大多来自民间流传的简笔字古字,其中有一些与日本新字体以及中国简化字相同或相似。日本除了官方简化的新字体外,民间也有使用不规范的“略字(りゃくじ)”用于速记。曾有人建议统一中日简字,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65]

日本略字

争论

参见

注释

  1. ^ 比如稻穀的穀和山谷的谷,本来是两个字,为了省略笔画,就统一用笔画少的“谷”替代
  2. ^ 在余和餘意义可能混淆时,餘简化为馀,如文言句“馀(餘)年无多”。
  3. ^ “纔”和“才”在表达“一段时间前”和“仅有”的意思时皆为假借用法。
  4. ^ 一说“捲”由“卷”分化出。
  5. ^ 一说“誇”由“夸”分化出。
  6. ^ “雲”本作“云”,象形,又借作表示说话的“云”,后人因本意假借而作“雲”。
  7. ^ “吓”读“下”,为方言用字,同“啥”;“恐嚇”的“嚇”读“赫”,“嚇唬”的“嚇”读“下”
  8. ^ 需要指出,“又”不是堇字的类推简化字,故堇字所有派生字中仅有僅的堇被简化为又,其他最多简化了偏旁。而仅曾是付的异体字,寸与又皆可表示手。
  9. ^ 与僅,ceng(ㄘㄥ)音所有字皆是曾字的派生汉字,仅有層被简化了。
  10. ^ 壇从俗,罎为新用法。
  11. ^ “歲”从步从戉声,简化字选择岁上边步的止讹变为“山”的“嵗”,然后把下边替换为无意义半记号字“夕”。
  12. ^ “𦥯”是学本字。
  13. ^ 属在二简字视为繁体,进一步被简化为“尸专”
  14. ^ “礼”的古字为“豊”,最初甲骨文作豊,从玨从壴(鼓)。
  15. ^ 广”“”皆是古代罕用字但却是常构成汉字的部首,按甲金文广为宀省[18],厂是石文字学意义上的简体(石只是厂加口)[19],意义读音和“廣”“廠”均不同,不少简化字都有这个情况。
  16. ^ 作门屏之间解的(古字罕用)读zhù(柱)。为避免此字与的简化字混淆,原读zhù的貯、佇、苧、紵简化为贮、伫、苎、纻。
  17. ^ “与”是“牙”的变形,在“与”中形旁兼声旁。
  18. ^ “滅”本作“烕”,由“戌”、“火”会意。意思是用戌(器械)灭火,简化字亦有会意,意为以物(用一横表示)盖火,即火灭之意。
  19. ^ 「埶」旳古字为「埶」。艸为后添部首,云为讹变旳“止”。
  20. ^ “歷”、“曆”的古字为“⿱秝止”。
  21. ^ 21.0 21.1 原理同《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但是这些字列于《简化字总表》“第一表”与“第二表”。“第二表”里所采用的罕用异体字与归原古字可以用来类推“第三表”,《一异表》里所选用的字则不能做类推用
  22. ^ 甲骨文初文为从日从三亻(人),后日讹变为目。“众”为“㐺”、“乑”、“从”的异体,古文字“从”从二人或三人无差别。《正字通》“众”为“众”“众”本字,元刊《杂剧》已见。
  23. ^ “双”为“友”异体。
  24. ^ “阳”的古字为“昜”。
  25. ^ “阴”的古字为“侌”。
  26. ^ 響古字为向,向被叚借为方向之向后以鄉为声符音为意符而作響。[34]
  27. ^ 小说家倪匡曾在报章撰文反对简化字,声称“卫”字的简化字其实乃在地上竖立的一支军旗,是会意字,方便文盲的士兵记忆。
  28. ^ 在1955年的《汉字简化方案草案》第三表〈汉字偏旁手写简化表〉中,反而收入了“爿(丬)”的写法,即是说依照草案,这些“爿”旁字本来都可以写作“丬”,而不视为不规范。
  29. ^ “於”字有三种读音,即yú、yū、wū,读后两种读音时,仍作“於”,如於戏、於姓樊於期
  30. ^ 例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参见传承字

参考文献

引用

  1. ^ 1.0 1.1 《计算机科学技术名词》(第二版)
  2. ^ 简体字并不是当代社会的“特产”. 
  3. ^ 殷, 国光; 赵, 彤. 古代汉语.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5: 45. ISBN 978-7-300-22073-4. 
  4. ^ 竺, 家宁. 汉语词汇学. 台北: 五南图书出版公司. 1999: 377. ISBN 978-957-11-1910-6. 
  5. ^ 谢世涯副教授 新加坡汉字规范的回顾与前瞻 http://huayuqiao.org/articles/xieshiya/Simplified/5_XinJiaPoHanZiGuiFan-XP.htm
  6. ^ 6.0 6.1 蒋介石曾指示推行简体字 戴季陶强烈反对称荒谬 (中文(中国大陆)‎). 
  7. ^ 杜子劲,《中国文字改革论文集》,大众书局,1950年,第184页
  8. ^ 8.0 8.1 8.2 8.3 书同文 :《汉字简化方案》制订始末. 北京日报. 2008年6月3日 (中文(中国大陆)‎). 
  9. ^ 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汉字简化方案草案说明——汉字简化的目的和方法》// 吴玉章等,中国语文杂志社 中国语文丛书,《简化汉字问题》,中华书局,1956年,第97-100页
  10. ^ 《简化字总表》说明. 第三表所收的是应用第二表的简化字和简化偏旁作为偏旁得出来的简化字。汉字总数很多,这个表不必尽列。例如有“车”旁的字,如果尽量地列,就可以列出一二百个,其中有许多是很生僻的字,不大用得到。现在为了适应一般的需要,第三表所列的简化字的范围,基本上以《新华字典》(1962年第三版,只收汉字八千个左右)为标准。未收入第三表的字,凡用第二表的简化字或简化偏旁作为偏旁的,一般应该同样简化 [失效链接]
  11. ^ 国务院关于公布《通用规范汉字表》的通知. 国务院办公厅. 2013-08-19. 
  12. ^ 钱玄同,“汉字革命”,国语月刊,第 1 卷第 7 期(1922 年 8 月),页 160~164。
  13. ^ 村田雄二郎. 村田雄二郎:汉字简化浅论──另一个简体字. 人文与社会. 2013-01-04 (中文(中国大陆)‎). 
  14. ^ 国家地理-鉴宝 建国后第一次文字改革征询意见稿. 央视国际. 2003-11-20 [2015-06-13].  制订《汉字简化方案》时,各偏旁造出数个“草书楷化”字形征询意见。
  15. ^ 于右任 《标准草书千字文》
  16. ^ 《商务汉字精解字典》. 商务印书馆. 2012. ISBN 9789620703317. 
  17. ^ 康熙字典“礼”
  18. ^ 汉语多功能字库 Multi-function Chinese Character Database:广. 
  19. ^ 汉语多功能字库 Multi-function Chinese Character Database:厂. 
  20. ^  第一批简体字表. 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教育部. 维基文库. 1935年8月: 第2页 ㄨ韵. 
  21. ^ 刘复、李家瑞编. 《宋元以来俗字谱·十七画》. 1601年: 第38页. 
  22. ^ 康熙字典“与”
  23. ^ 康熙字典“肤”
  24. ^ 康熙字典“尘”
  25. ^ 康熙字典“灶”
  26. ^ 康熙字典“众”
  27. ^ 康熙字典“体”
  28. ^ 赵瑾昀. “体”字是怎样产生的?与“躰”、“骵”之间有什么渊源?. 
  29. ^  康熙字典“囯”
  30. ^ 康熙字典“双”
  31. ^  第一批简体字表. 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教育部. 维基文库. 1935年8月: 第3页 ㄢ韵. 
  32. ^ 郭一经. 《字学三正》.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出版)、文字改革出版社(重印). 1930年出版,1957年重印: 第68页. 
  33. ^ 金·韩道昭、韩孝彦. 《四声篇海(明刊本)》 明成化丁亥3年至庚寅6年金台大隆福寺集赀刊本.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出版)、文字改革出版社(重印). 
  34. ^ 汉语多功能字库. 
  35. ^ 康熙字典“从”
  36. ^ 康熙字典“网”
  37. ^ 说文》中注:“申,电也。”“电”实际上是“申”的变体
  38. ^ 康熙字典“凭”
  39. ^ 汉语多功能字库. 
  40. ^ 易熙吾. 《简化字原》. 中华书局. 1955年: 第25页. 香光作“彳韦”。有用日本字作卫者。 
  41. ^ 陈光垚. 《常用简字普》. 中华书局出版. 1955: 17. 况且“卫”字许多人都写作“卫 ”或“彳卫”,据说是借自日本的片假名,外国字母还可参用,本国字幕当然更可用了。 
  42. ^ 《商务汉字精解字典》. 商务印书馆. 2012. ISBN 9789620703317 (中文(香港)‎). 简化“卫”字是用保留特征、局部删除的方法,保留中间,保留中间上部轮廓特征“卫”,删除了其余部件。 
  43. ^ 吴玉章等. 中国语文杂志社, 编. 简化汉字问题. 中华书局. 1956年3月. 
  44. ^ 彭小明. 《汉字简化得不偿失》. 夏菲尔国际出版公司. 2008年1月. ISBN 9789629380687 (中文(香港)‎). 彭小明指出一些正体字和简化字的偏旁对应不一致,如“又”这个事实上的“简化偏旁”产生了欢、汉、仅等字,原本对应数个不同正体汉字偏旁,作为简化字不规则,不合理之证。其实胡乔木更曾批评“又”“乂”都只是代替偏旁的“记号”。
  45. ^ 期刊编辑部. 《把文字改革的火焰继续燃烧下去——学习胡乔木同志1982年1月23日关于文字改革的讲话》. 文字改革. 1982年7月, (复刊第1期): 3–11. 
  46. ^ 汪惠迪. 新加坡华文字应用百题. 新加坡: 玲子传媒. 2014: 页207–208. 
  47. ^ 表外繁体字是否要简化.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2014-03-02 [2015-08-28]. 
  48. ^ 辞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79年: 页4071. 
  49. ^ 49.0 49.1 曹伯韩. 关于修正《汉字简化方案》的问题. 文字改革. 1957, (8): 28–30. “宁(寧)”也不便于当作偏旁来用,因为“貯、苧”等字原来有这个偏旁,而读音和“寧”相隔很远。这里面有一条规律,就是要拿来作为类推根据的简化偏旁,不可以和其他字中原有的另一系统的偏旁同形,所谓另一系统,主要是指它所代表的音不同,包括未简化字(如“貯”)和原有的简化字(如“岭”)。……“宁(寧)”字是由某几省的中小学教师不约而同地提出来的。 
  50. ^ 1965年第4期《文字改革》的〈《简化字总表》解释(2)〉一文中,提出“宁”旁字貯、佇、苧应当用“㝉”旁。该文称《简化字总表》中“貯”的简化字右旁作“宁”是“误排”
  51. ^ “冀”、“翼”未简化
  52. ^ 康熙字典“灾”
  53. ^ 康熙字典“杰”
  54. ^ 康熙字典“猫”
  55. ^ 康熙字典“猪”
  56. ^ 康熙字典“呆”
  57. ^ 康熙字典“歎”
  58. ^ 两点水和三点水的写法在甲骨文中都存在,汉隶中仍有两点水的写法。详见《字源》。
  59. ^ 新华字典. 
  60. ^ 简体字并不是当代社会的“特产”. 1935年8月国民政府教育部公布了《第一批简体字表》,一共收录了324个民间流传最广的俗字、古字和草书字。但因为有争议,第二年2月,《第一批简体字表》被收回,而民国《第一批简体字表》的两个说明是这样的:①简体字为笔画省简之字,易认易写,别于正体字而言,得以代繁写之正体字。②本表所列之简体字,包括俗字、古字、草书等体。 
  61. ^ Richard Ishida (editor): Best Practice 13: Using Hans and Hant codes in Internationalization Best Practices: Specifying Language in XHTML & HTML Content - W3C Working Group Note 2007年4月12日
  62. ^ 《华夏文化》[1],胡吉成。
  63. ^ 63.0 63.1 63.2 联合国废繁体字真相调查. 环球时报. 2006年4月12日 (中文(中国大陆)‎). 
  64. ^ 刘玉婷、李倩倩. 汉字简与繁相“争”何太急. 中国青年报. 2008-04-01. 
  65. ^ 潘钧. 《日本汉字的确立及其历史演变》. 商务印书馆. ISBN 978-7-100-09617-1 (中文(中国大陆)‎). 

来源

  1. 李乐毅:《简化字源》
  2. 张书岩:《简化字溯源》,ISBN 978-7-80126-303-2 (网络文本
  3. 苏培成:《汉字简化字与繁体字对照字典》
  4. 《语言文字规范手册》,语文出版社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