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语言,广义而言,是用于沟通的一套方式,有其符号与处理规则,一般称为文法。符号通常称为文字,会以视觉、声音或者触觉方式来进行传递。 语言用来传递已知或未知事物的含义。 “语言”一词可以更广义的理解为已知或未知世界的基础构成系统。

严格来说,语言是指人类沟通所使用的语言——自然语言。在一个先进的社会中一般人都必须透过学习才能获得语言能力。语言的目的是交流观念、意见、思想等。 语言学就是从人类研究语言分类与规则而发展出来的。研究语言的专家被称呼为语言学家

当人发现了某些动物如海豚能够以某种方式沟通,​​就诞生了动物语言的概念。 20世纪由于电脑诞生,人需要给电脑指令。这种对机器的“单向沟通”就成电脑语言

汉语词义

一人自说叫言,两人相应答叫语。《诗经大雅疏:“于时言言,于时语语”云:直言曰言,谓一人自言;答难曰语,谓二人相对。[1]郑注大司乐曰;“发端曰言,荅难曰语。”[2]

语言发展

语言的发展,常会有让人误解之处,例如英语,英语虽是现今的大众语言,但其发展只有在英国开始。并且,英语不是欧洲语言的发展中心,大家常常误以为英语是欧洲语系的发源语,事实上英语是日耳曼语系的一个分支。英语的文法和德文,瑞典文相近;但与法语意大利语等拉丁语系的语言文法差很多。英国与欧洲大陆隔有英吉利海峡,古代与欧洲各国分离,所以在语言,文化,宗教上有很大的差异。

语言的概念

对于语言概念的探讨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也是语言学的中心课题。由于研究方法和角度的不同,人们对“语言”的定义多种多样。有代表性的说法就有几十种。下面举出几种:

  1. 语言是主要以呼吸器官发声为基础来传递讯息符号系统,是人类重要的交际工具和存在方式之一。
  2. 用于表达事物、动作、思想、状态的一个系统。
  3. 一种人类用于进行现实观念交流方式的工具。
  4. 人类共有的有意义的体系。
  5. 人类特有的一种符号系统。作用于人与人的关系时,是表达相互反应的中介;作用于人和客观世界的关系时,是认识事物的工具;作用于文化时,是文化讯息的载体。无论是何定义,人类始终是语言的中心。语言是人类用来交流的一种工具。对人类语言差别的准确定义是很困难的。 乔姆斯基曾经指出:“有一些德国的方言非常接近我们所说的荷兰语,甚至其他的德国人不能听懂。”注意语言不同于生物学,不同的语言之间没有严格的界限。语言符号和事物之间的关系是任意的,是由使用这种语言的人之间的社会协定。例如,汉语的“兄弟”,在英语中是“brother”,在德语中则是“Bruder”。语言是非常复杂的,它受到人的控制,与思维密不可分。直到目前为止,科学技术还不能完全模拟人脑的语言功能,机器翻译更难以实现。有人谈及动物语言,但大多数语言学家还不能肯定动物是否具有运用人类的语言符号的能力。更多的专家倾向于认为动物的语言只是一种信号,而不是一个讯息系统。同样的,在人工语言中的数学语言或计算机语言也不属于真正的语言。此处,当特别重视平克在世纪之交出版的《语言本能》一书。

语言的变体

对于同一种语言,又有各种变体即方言存在,(需要注意的是,“方言”一词往往特指方言中的地域方言),即语言系统上和在条理上相互区分的各种形式。

然而,方言或语言的区别,往往不单只考量语言本身的特质,下面是几种常见定义的方言的角度:

世界语言概述

不同语言下的《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

目前世界现存语言大约6909种,只有2000多种语言有书面文字2500种语言濒危[3]世界语言之间的差别如此之大,不同地方的人也许完全不能相互理解。有鉴于此,有人创造了人工语言以方便交流,例如世界语等。

尽管世界不同的文化和语言使用者之间存在着相当的差异,某些语言例如汉语英语等在世界上被较为多数的人口所使用,而在某些地区或场合中形成互通的沟通媒介。然而随着时代和文化的变迁,一部分的方言却正在消失中;但同时新的辞汇或语言也被创造。

现在,语言起源理论可以划分为两种假说:连续性和非连续性假说。所谓连续性假说的基本思想认为,语言不可能突然之间形成,而是有一个过程,一定是由人类的灵长类的祖先早期的前语言系统演变而来的。非连续性的假说则认为,语言有一些独一无二的特征是在人类演化过程的某个时间段中突然出现的,跟人类基因演化和突变也是有关的。过去对连续演化研究得比较多,也有很多的假设。现在还在继续研究的人当中,有的认为人类祖先由姿势产生了跟语言有关的符号系统,有声的语言也随着人类的进化慢慢产生出来。也有人认为,语言是模仿自然界的声音,或者是一种感叹。有的学说认为人是能够制造工具的动物,语言也是由劳动创造的。比如,我们的祖先在协同劳动时需要交流,由比划产生了有声的语言。但因为直接的证据很少,对语言的起源要做实证研究是比较困难的。近十年以来[何时?],随着科学的进步,就可以用新的方法进行研究了。比如,可以由化石来看人类的解剖学特征,观察是如何演进的,也可以用计算机来模拟这个过程。也有的学者比较强调语言的社会性、人的社会文化认知对语言起源的影响。[4]

世界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

下面是世界上几种使用人口较多的语言:

排名 语言名称 总人口(亿人)
1 中文(普通话) 12.42
2 英语 9.83
3 印度斯坦语 5.44
4 西班牙语 5.27
5 阿拉伯语 4.22
6 马来语 2.81
7 俄语 2.67
8 孟加拉语 2.61
9 葡萄牙语 2.29
9(10) 法语 2.29

语言的亲缘分支分类法

语系的分类法即按照各种语言之间的亲缘关系进行分类。在汉语中,大致为语门>语系>语族>语支>语言>方言,实际上分类层次可能更多更复杂。

世界上的主要口语语系有汉藏语系、印欧语系、乌拉尔语系、阿尔泰语系、亚非语系(闪含语系)、达罗毗荼语系、高加索语系、南岛语系(或称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系)、南亚语系以及其他一些语群和语言。

另外,如巴斯克语等少数语言的语系不明,也有人认为这些语言不属于任何语系,是完全独立的。还有一些小语系未列出。

人造语言

人造语言,又称人工语言,是许多因特定目的、用途,为了某特定使用族群,而人为创造出来的语言,包括文法单字。人工语言不像自然语言一样会随人类的语言文化而发展,但是,它们在被创造之后,却可能因而产生特定的影响力,随着人类文化如真实语言一样地演进。

使用人数相对较多的人造语言包括:

  1. 世界语(基于欧洲语言)
  2. 伊多语(世界语改革版本)
  3. 沃拉普克语(基于欧洲语言)
  4. 诺维亚语(基于欧洲语言)
  5. 拉丁国际语(基于欧洲语言)
  6. 逻辑语(非自然语序语言)
  7. 国际手语

语言的形态学分类法

语言的形态学分类是依据语言的形态变化进行分类的语言,它不考虑语言之间的亲缘关系。

这种分类法首先可以将语言分为分析语综合语,综合语又可以细分为黏着语屈折语多式综合语

语言的特征

语言最基本的特征为语音、词汇、语法、语用、文字等,其各学科即语音学音系学词汇学语法学语用学文字学

参考文献

引用

来源

期刊文章
  • Baepler, Paul. White slaves, African masters. The ANNALS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Science. 2003, 588 (1): 90–111. 
书籍
  • Bloomfield, Leonard.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language. New York: Henry Holt and Company. 1914. 
  • Chakrabarti, Byomke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Santal=== and Bengali. Calcutta: K.P. Bagchi & Co. 1994. ISBN 978-81-7074-128-2. 
  • Crystal, David. 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 Crystal, David. 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1. 
  • Gode, Alexander. Interlingua-English Dictionary. New York: Frederick Ungar Publishing Company. 1951. 
  • Hobbes, Thomas. Leviathan. Forgotten Books. 2008 [165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5-16). 
  • Holquist, Michael. Introduction. (编) Bachtin, Michail M. The Dialogic Imagination: Four Essays. Austin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1981. 
  • Kandel, ER; Schwartz, JH; Jessell, TM. Principles of Neural Science fourth. New York: McGraw-Hill. 2000. ISBN 978-0-8385-7701-1. 
  • Katzner, K. Th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New York: Routledge. 1999. 
  • McArthur, T. The Concise Companion to the English Languag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 Nöth, Winfried. Handbook of semiotics.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y press. 1995. 
  • Saussure, Ferdinand de; Harris, Roy, Translator. Bally, Charles; Sechehaye, Albert, 编. Course in General Linguistics. La Salle, Illinois: Open Court. 1983 [1913]. ISBN 978-0-8126-9023-1. 
  • Zvelebil, Kamil. The smile of Murugan on Tamil literature of South India. Leiden: Brill. 1973. 

延伸阅读

  • Deacon, Terrence William. The Symbolic Species: The Co-Evolution of Language and the Brain.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1998. ISBN 0-393-31754-4. 
  • Polinsky, Maria; Comrie, Bernard; Matthews, Stephen. The atlas of languages: 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languages throughout the world. New York: Facts on File. 2003. ISBN 0-8160-5123-2. 
  • Luca Corchia, La logica dei processi culturali. Jürgen Habermas tra filosofia e sociologia, Genova, Edizioni ECIG, 2010, ISBN 978-88-7544-195-1.

外部链接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