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语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闽南语
Bbánlám ggǔ / Bân-lâm-gí
发音 [ban˨˨ lam˨˨ gu˥˧](厦门、台湾第二优势腔)
[ban˨˨ lam˨˨ gɨ˥˥](泉州、台湾海口腔)
[ban˧˧ lam˧˧ gi˥˩](漳州、台湾第一优势腔)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大陆福建南部;广东东部海陆丰地区潮汕地区惠州地区浙江南部少数地区)
 香港
 澳门
台湾 台湾
 马来西亚
 新加坡
 泰国
 印尼
 菲律宾
 文莱
东南亚华人地区及世界各地的闽南裔华人
区域 福建南部;广东东部海陆丰地区潮汕地区惠州地区浙江南部少数地区;台湾平原、澎湖群岛
母语使用人数 5003万(2017年)[1]
语系
文字 台语文
台闽字白话字台罗字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中华民国国家语言
承认少数语言  中华民国法定大众运输工具播音语言之一[2]
管理机构 中华民国教育部以及台湾闽南文化非强制性机构
语言代码
ISO 639-3 nan
Glottolog minn1241[3]
闽语支分布,闽南语为蓝色
    深绿色:闽台泉漳片龙岩片头北片
    淡绿色:潮汕片海陆丰片
    青色:大田片
    咖啡色:浙南片
    土色:中山片

闽南语闽南语閩南語白话字Bân-lâm-gú/Bân-lâm-gí台罗Bân-lâm-gú/Bân-lâm-gí闽拼Bbánlám ggǔ/Bbánlám ggǐ),是汉藏语系汉语族闽语中的一种,形成于中国东南沿海的闽南地区(今福建省南部区域),主要分布于现今的中国大陆闽南台湾广东和广西、浙江部分地区,以及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和海外华人之间。闽南语在东南亚等国家的华人社群中有一定的影响。狭义的闽南语指福建南部,台湾以及东南亚国家通行的闽台泉漳片闽南语。闽南语分支之下再分为潮汕片、海陆丰片、龙岩片、头北片、浙南片、大田片、中山片、雷州片和海南片等方言。闽台泉漳方言作为主流闽南语 ,是闽南语系中影响力最为巨大且最具有代表性的方言片分。在其原乡福建省和台湾,闽台泉漳片闽南语是闽语支中占优势的语言,流通程度仅次于标准汉语 (普通话)。海南通行的海南话以及广东雷州半岛通行的雷州话,原被认为是闽南语的方言,但由于与闽台片闽南语存在较大差异,今已被单独划出,认定为闽语的直属分支。[5][6]

于2017年,全球以闽南语(包括潮汕话、海南话等)为母语的人数约为4834万人,其中中国大陆的闽南语人口(包括潮汕话、海南话)则是2710万人(2013)[1]。全球闽南语以使用者人口排名并非定值而会浮动,估计位居世界第20~30名之间。

闽南语在各地有不同称呼,例如在中国大陆常被称为闽南话闽南方言。在台湾,最常用台语台湾话来称呼,少部分人则称为河洛话福老话(亦作鹤佬话、Holo话,台罗:Hô-ló-uē)。[7][8]居住在东南亚的海外华人,则称之为福建话咱人话(亦称咱侬话)。此外,于台湾日治及战后时期亦有福建语的称呼[9][10][11]。浙江南部的苍南、平阳、洞头一带亦称之为福建话

闽南语与现代标准汉语无法相通,因而被西方学者普遍认为是一种语言。[12][13]在中国大陆被官方认定为汉语方言之一,称为闽南方言。而在台湾,认同语言说[14][15]与方言说的学者皆有。闽南语及华语在语音、词汇、句法上本有许多差异,又由于分支较早,彼此间的差异亦相当显著,至于闽南语中许多来源不明的字词,也并非源自汉语[16]有统计研究指出,闽南语的核心词汇仅49%与华语同源,比同属西日耳曼语支英语德语之间的差异还要大10%。[17]

闽南语曾在郑氏王朝与西班牙、英国等西洋国家外交通商时具有官方语言的地位。[18][19][注 1]1945年中华民国接收台湾以后推行国语运动,使台语在台湾的使用受到严格限制,[20]直到解严之后,才废除国语运动,改行推广本土语言。[21]2000年,中华民国颁布《大众运输工具播音语言平等保障法》,闽南语成为法定大众运输工具播音语言之一。[2]

在中国,泉州话曾长期被当作闽南语的标准音。至清末五口通商以后,其优势地位逐渐被厦门话和台湾话混合优势腔取代。[22]今日厦门话和台湾闽南语混合优势腔是闽南语的代表方言。[23]中国大陆采用厦门话作为闽南语广播的标准音。在台湾,北中南都各有些微的发音差异,被称为偏泉通行腔、偏漳通行腔、海口腔(偏泉腔)和内埔腔(偏漳腔),但由于台湾的交通发达,人口流动大,以及台湾闽南语电视节目和闽南语歌曲专门采用台湾闽南语混合优势腔的影响,越来越多的闽南裔台湾人(尤其是城区地带)的闽南语腔调趋向于台湾闽南语混合优势腔。

历史渊源及名称

渊源

关于闽南语之渊源,有古商语与唐朝官话河洛语、百越语等说。[24]

  • 闽越语说:认为闽南语的组成与源起除了汉语以外,包含了有闽越语成分[25]近代结合语言学及分子人类学之跨领域研究指出应该不是闽越人留下的成分,而更可能是从广东和浙江重新流入的成分。[26]
  • 商语说:台湾作家陈冠学在1993年于《台语之古老与古典》一作中提出此观点[27],而后业余学家吴坤明[28]〈台湾闽南语之渊源与正名〉[24],及台湾民政府郭弘斌均采此说[29]。2010年统计学家邱显聪用统计方法推论,主张河洛话基本上为三代之商语,而粤语周语[30]
  • 齐语说:宋蜀华《百越》(长春:吉林教育出版社,1991)以及郑张尚芳潘悟云、李辉等语言学家主张之。

历史

名称

以下为常见闽南语之名称:

  • 福建话
  • 台湾话台语
闽南语是清朝统治台湾后期多数“台湾人”使用的语­言,因此“台湾话”的称法已经出现。台湾日治时期日本政府将最多台湾人(日本统治台湾后陆续击败东半部原住民部落并取得统­治权,此时东­半部原住民才并入台湾)使用的语言定义为台湾话。而“早期台湾话”指未接受西洋、东洋(日本)和南洋等影响以前的台湾话,兼指漳、泉、潮等闽南话。[40][41]不过,实际上日本语出版物是以“台湾语”表记,非“台湾话”,如小川尚义以总督府名义所著《台日大字典》等著作。但“台湾语”不符合一般人语音习惯,二战后直至今日,民间台湾人多数是以“台湾话”(白话字: "Tâi-oân-ōe" ;台罗:Tâi-uân-uē)或“台语”(台罗:Tâi-gí)称呼此语。连雅堂于1929年在《台湾民报》第288号发表〈台语整理之头绪〉一文(后收录在《台湾语典》自序)中就出现了“台语”“台湾语”“台湾之语”之名称。
二战后,中华民国政府统治台湾之初期也是用“台语”一词,譬如“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于1955年出版的《台语方音符号》及国防部于1958年出版的《注音台语会话》,之后因政治因素而改称“闽南语”。[15]
  • 河洛话
河洛”一词,被用来表记族群名称,连雅堂曾用“河洛”来对应“ho11 lo53”一词。[42],而“河洛话(语)”一词的书写则由于1955年吴槐发表〈河洛语中之唐宋故事〉后所使用。
河洛语或福佬语均源自“Hoklo”一词。依据美国传教士S. Wells Williams于一八七四年出版《汉英韵府》及Kennelly于一九0八年编译的《中国坤舆详志》记载,“Hoklo”为广东本地人对广东东部潮汕地区的人的称呼,后来转写成“学老”、“福狫”、“河洛”或“福佬”等不同汉字。此外,依据台湾总督府于一九三一年出版的《台日大辞典》,所谓Hô-ló(福佬)是指广东人对福建人的歧视称呼。[43]
  • 闽南语闽南话
中华民国政府在1950年代的台湾原先使用“台语”这个词,譬如“台湾省国语推行委员会”于1955年出版的《台语方音符号》及国防部于1958年出版的《注音台语会话》,后来以政治考量才推广使用“闽南语”用法。
蒋为文指出解严以后具官方色彩的“国立编译馆”所编的词典才称“台湾闽南语”,其余辞典多称“台湾话”“台语”,[44]但国立编译馆本质为学术机构,其所规定的名词多数时候都与常用俗名不同。
台湾部分社团如台湾罗马字协会、台湾母语教育学会、台文笔会等不喜“闽南语”此种用法。[45]
近年来,部分台湾语言学者提出以较无地域性的“咱人话”一词(闽南语Lán-lâng-ōe)来泛称海内外的闽南话。[15][46]

分布地区

闽南语的中心地区位于中国大陆福建省闽南地区。闽西龙岩市区与漳平一带也说闽南语。闽东地区宁德市福鼎一带的沿海部分地区,以语言岛形式存在。

浙江沿海、南部,以及西部与福建省江西省交界地区,通行浙南闽语,是闽南语的一种方言。浙江省温岭市之石塘一带,玉环县坎门、陈屿,洞头县之本岛、半屏岛、元角、倪屿,瑞安市之北麂岛、大南乡,平阳县水头镇、腾胶镇、南麂岛、东部沿海之西湾乡、墨城乡,泰顺县之东南角,文成县之东南角,苍南县灵溪、矾山、桥墩、马站、渔寮、藻溪、赤溪、观美、南宋、霞关、大渔、望里、莒溪、浦亭等城镇,以及长兴县临安市舟山群岛等地,都通行闽南语。衢州市开化县常山县等村镇地区存在许多孤立的闽南语语言岛,往往是按照姓氏分支。广东省东部沿海海陆丰地区惠州地区,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桂平北流等地皆通行闽南语。潮汕地区通行的潮州话,也是闽南语的一种方言。

此外,海南通行的海南话,与闽南语的泉漳片有很深的渊源。昔日被归为闽南语的琼文片方言,今日被划出闽南语,直接隶属于闽语支。[47]

除上述地区之外,江苏省宜兴市南部山区,安徽省宣州徽州山区,江西省玉山县铅山县上饶广丰县都有闽南语的使用者。

闽南语随着历史上闽南民系向外移民而传播到中国之外,成为在东南亚华人社群有一定的影响力的一种语言,称为东南亚福建话新加坡马来西亚汶莱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缅甸老挝菲律宾都有相当数量的闽南语使用者。在香港,也有不少说闽南语的人。

闽南语在台湾的语言变体方言被称为台湾话。闽南语在台湾各县市是年长闽南族群居民的母语,也是主要日常用语。台湾推行九年国教之后的各世代闽南族群,则除了母语闽南语之外,还能掌握国语现代标准汉语)。不过闽南族群年轻一辈,学校与日常生活都在使用国语的环境,不少年轻人不能掌握闽南语得很好。其他族群(如客家族群、原住民族群、其他省份的族群、外籍族群),则通常在日常生活使用母语或国语,为了和闽南族群沟通交流,有的会特意去学习闽南语。

现状

中国大陆

闽南三地

闽南三地(清代泉州府漳州府地区)的闽南语使用人数近年来有下降的趋势,尤其是在厦门情况最为严重。闽南语在它的原源地中国大陆福建省的闽南三地受到压迫,以闽南语播放的电视节目和电台广播日趋减少,致使年轻一代闽南人失去母语环境,许多闽南独特文化无法有效地传承下去。

厦门是经济特区之一,厦门市内近年来因为经济与社会发展得比较快,因而迎来了许多外地人的青睐,选择在厦门定居。厦门本地政府刻意忽视本土语言的传承及推广,使得厦门在生活上的许多方面放弃使用闽南语而改用普通话。电视电台媒体方面以及许多公共交通的报站系统以及公交车上的电视节目也开始取消使用闽南语播音,转而只使用普通话。福建人比起其他省份移民人士更懂得入乡随俗。移民至广州上海的外籍人士通常会学习广州话上海话来和本地人沟通,不会强迫本地人说普通话,可是在厦门政府的冷处理下,厦门市的新移民一般不学习闽南语。现今的有些厦门年轻人的闽南语能力甚至不如某些东南亚的早期闽南移民后裔。

泉州地区闽南语普及和保护程度相对较好。泉州市民基本都通晓闽南语,年轻人闽南语水平虽有下降但仍能在日常沟通交流,外来人口闽南语掌握程度较其他闽南地区高。泉州本地的撑闽南话组织、闽南语正字促进会等民间组织扮演着保护闽南语的重要角色。但随着近年来的行政介入,普通话大行其道,而乡土语言被以“地方保护主义”严厉打压,尤其在教育机构中,泉州各中小学校多要求使用普通话,并要求学生回家“推普”,导致现在90后较少用闽南语沟通,儿童与家长有时甚至都用普通话交流,闽南语在泉州已经呈现出某些后继乏力的颓势。

后来随着海西建设迅速发展以及台湾闽南文化对闽南地区的影响,大陆中央广电局于2007年批准设立以闽南语为特色的厦门卫视频道和泉州电视台闽南语频道,主要目的是出于对台湾闽南文化的统战促进两岸交流的需要;厦门地铁的播音中也有闽南语厦门话的广播。泉州的第一个全部采用闽南语播出的综合频道泉州电视台闽南语频道,其知名的闽南语节目《泉州讲古》拥有一定数量的固定收视人群。近年,闽南人的文化意识有日趋强烈的状况。视频网站上经常有热爱闽南语的人们自制闽南语视频,包括闽南语教程、闽南语歌曲、甚至用闽南语配音的电影片段。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周长楫也极力推广闽南语,闽南语在本土的保护正在逐渐被重视。

金门县乌坵乡使用莆仙语之外,其余地区使用闽南语的泉州话同安腔。

潮汕地区

随着全球化的普及和其他语言的竞争,潮州话的母语使用者正在减少,而在广东潮汕地区(清代潮州府地区),则受到粤语普通话双重挤压,受到广东省内共同文化和传媒影响,很多原以潮州话为母语的当地青少年,都转而说普通话粤语。其中,普通话和粤语也渐渐取代潮州话,成为少部分年轻人的母语。潮州话在广东省内的保护和传承急需得到重视。

其他地区

除了中国大陆的闽南三地以外,也有许多闽南人的聚居地,如闽北地区、江西省玉山县,浙南地区以及广东省的惠州东部、海丰陆丰都有早期的泉漳移民,有些至今还在使用泉州或漳州口音的闽南语。

香港

香港人口福建人共有165万,约110万是闽南人,单单泉州府人就有70万,泉州晋江人有40万。而且香港还有80到100万的广东潮州人鹤佬人闽南语系总共约200万人以上。由于香港粤语的盛行,如今会说闽南语多数是50岁以上的老一辈人口,有部分中年人说粤语时仍带有不少闽南口音。年轻的一代因为教育、广播、政府机构中只被允许使用粤语,并随着与其他族群的通婚,普遍亦已改说中英夹杂的香港粤语

澳门

澳门北区有相当一部分居民祖籍闽南地区的人能够使用闽南语交谈,因此闽南语在澳门北区可算通行;闽南语是澳门第三大语言,日常生活中使用闽南语者占澳门人口的3.7%,而澳门人口中则有6.9%能讲闽南语。

台湾

在台湾,大部分的汉族为闽粤汉族移民的后裔,口音方面出现相当程度的融合,一般都还具有相当强的母语沟通能力。然而日治时期国民政府迁台后两次推行国语运动,学校先后使用日语和国语教学,使得台湾年轻人彼此间惯用国语沟通,导致当今年轻世代平均母语能力显著降低。许多中、青年人及家庭,本是闽南语家庭,都改以国语来交谈,尤其在未受国语教育的老一辈离世之后,这种情况在台北很常见,中高龄者和较乡村、中部、南部、东部及离岛的住民的母语会比北部及都会区的住民流利。

由于台湾普遍通行闽南语,国语族群有时会在对话中加入闽南语字词或穿插句子;而闽南语族群,有时也会掺入国语字词或句子,这种情况在台湾相当常见。同时,许多电影、电视剧、音乐、书籍和报章杂志等偶而会使用闽南语字词,使之更贴近使用闽南语的观众、听众及读者。

此外,由于台湾的闽南语音乐、电影及电视剧较为发达,许多台湾以外的人,为了学习闽南语,会接触台湾的闽南语音乐和闽南语电影、电视剧。中国大陆福建闽南地区闽南人、东南亚及世界各地许多闽南籍华人或华裔,为了学好自己的母语──闽南语,而接触台湾的电影、电视剧及音乐来学习闽南语,希望延续自身自己的文化。

新加坡

新加坡福建话广播以厦门话为标准。但在新加坡1979年的讲华语运动实行后,严厉地管制福建话以及其他汉语言在电视节目以及电台广播中所占的百分比。但许多新加坡人还是对福建话有一定程度上的情感,所以经常会在有线付费电视频道中观看台湾的闽南语电视连续剧,或者在网上寻找福建话视频观看,以便跟自己的文化保持联系。

在现今的新加坡社会里,依然有许多人使用福建话。早期的泉州漳州移民现今已经融合为一体,所说的福建话口音为泉漳混合音,比较偏向厦门话或同安腔。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境内也有许多福建话方言岛。主要地区有柔佛州槟城吉打吉兰丹登嘉楼砂捞越马六甲霹雳州北部等州。南部与北部的福建话有差异,南部福建话方言在口音上接近新加坡福建话,但稍微偏泉州话或同安腔。北部的福建话发音上接近漳州话,但调值与漳州话有显著差别。大致上说,马来西亚南部因地理上靠近新加坡,其福建话也偏向闽台片闽南语语法。福建话是继马来语,英语、华语后的主要语言之一,有些马来人,印度人都懂得讲福建话。在槟城,官方警察、外国移民都学习福建话,以便与人们沟通。

文莱

文莱华裔大部分为闽南泉漳族群,来自福建厦门金门的闽南人占了大部分的文莱华人人口,文莱闽南话口音偏向厦门和金门的泉州话同安腔。

印尼

印尼许多地区都有华裔福建闽南人分布,尤其在苏门答腊棉兰市、廖内群岛、以及东爪哇省泗水市。早期印尼政府曾经禁止华人移民在印尼境内学习中文,因此许多福建闽南移民以及其后裔丧失中文能力,他们的福建话也成为了无文字语言,只能说简单的口语。也因为缺乏跟其他闽南地区的联系,印尼的福建话经过多年的孤立,已发展为一个夹杂许多印尼语词汇的混合语。混合的程度在每个地区都不同。比方说,棉兰市的福建闽南人多数是第三代华裔,因此他们的福建话能力相对比较强,其福建话也较接近闽南本土(尤其是漳州)的口音。廖内群岛的福建话比较接近新加坡福建话以及南马福建话的口音。泗水市的福建移民多数是第六代福建闽南移民后裔,他们的闽南语能力相对比较弱,口语方面也夹杂大量印尼语成分。

菲律宾

咱人话(Lán-nâng-ōe)或称咱侬话是菲律宾的一种福建话变体,源自闽南语泉州话中的晋江话,现今还保存着很重的晋江腔。目前在菲律宾人口华人约有百万,在所有菲律宾华人之中,约有九成以上属福建闽南裔;其余约百分之十,以广东籍为多,其它省籍为数无几。福建话是菲华社区的通行语。其中先祖来自福建闽南者十之八九,当中又以泉州为最。福建籍华人中,以原属泉州府三邑晋江县惠安县南安县)最多,大部分居住在吕宋岛,原属泉州府同安县(今厦门市金门县)和漳州府龙溪县海澄县(今合并为龙海市),大多数在中部维萨亚斯地区的宿雾等地,和民答那峨岛各处。

闽南语教育

中国大陆

闽南三地

1949之前中国大陆民国时期,福建闽南地区的学校分为官办学校和民办学校。官办学校主要采用新式国语教育,而民办学校(私塾)采用闽南语教育。当时,多数人所接受的是私塾教育,也就是闽南语教育,因此有许多人只会讲闽南语,不会讲国语。这可以从今日许多70岁以上的高龄闽南人所验证。闽南地区的私塾所教授的四书五经都是以闽南语进行教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的1950和1960年代仍保持官办和民办教育。1970年代末期,中国大陆在南方开始推广普通话,导致全部的闽南学校开始改采普通话教学。因此,福建闽南地区于1980年代之后才是真正全面开始学习普通话。 由于闽南语教学在闽南学校遭到中断,1980后出生的福建闽南人多数只能讲闽南语,而不会读写闽南文,因为他们所接受的是普通话教育。那些会阅读闽南文的人士多数是靠自己的努力在家里或从民间学习闽南文。由于学校闽南语教育之终止和普通话强势语言影响之缘故,闽南地区出现了闽南语式微的情况,甚至出现有新一代的闽南人不会讲闽南语。为抢救和扭转闽南语颓势的情况,福建闽南地区的学校于2010年又开始恢复闽南语教学,同时也开始培养闽南语师资[48] 。但是,面临30年语言教学的断层,保留或复兴闽南语出现了严峻的挑战。

台湾

台湾日治时期,其官办教育系统使用的教学语言为日语。但是,当时民间仍有许多民办私塾汉文学校是以闽南语(台湾话)进行教学。因此,许多接受私塾汉文教育的闽南裔台湾人都通晓闽南语(台湾话), 接受四书五经的闽南语教育。民间较没有接受教育的乡下人也都是讲台湾话。当时只有少数台湾文人通晓国语(属北京官话系)。由于日本当时在台湾开展“国语”(日语)教育,因此多数的台湾精英也都通晓日语。

1945年台湾战后时期国民政府开始在台湾推行国语教育。因此,1945年之后,台湾才是真正全面开始学习国语戒严时期,民办学校的闽南语教育一度终止,而官办国民学校则全面采用国语教学,没有教授闽南语,在校园内进行“少讲方言”的教育政策。甚至有类似日据时期方言札的歧视作法。在日本大正年代之后,语言教育中,嘲笑方言,甚至对讲方言的学生挂牌子(方言札),在台湾光复后则变成“讲台湾国语(台语式国语)会被嘲笑”,“同学讲台湾话要罚款或带狗牌当众羞辱”。在这大环境下,社会上出现过歧视讲台语的现象。许多热衷于保护母语文化的知识分子及社会精英对当时的教育语言政策极为不满。

解严后,自1990年代后族群平等和多元文化意识兴起之后,台湾的学校尽管大部分科目仍然使用国语教学,但同时开设了部分台湾闽南语、台湾客家语、福州话和台湾原住民族语的课程。中断了将近40年的闽南语乡土语言教学终又恢复了。 民间也出现了学习台语的民办学校。

台湾本土语言,原称“乡土语言”[注 2],自1993年修订发布实施的国民小学课程标准增列“乡土教学活动”起纳入正式课程,民国90学年度(2001年)起依照国民中小学九年一贯课程纲要规定,国小一至六年级学生,必须就闽南语、客家语、原住民族语等三种本土语言任选一种修习。国中部分,则依学生意愿自由选习。闽南语教育在台湾的学校全面恢复。[49]

然而,除了该课程外的其他所有课程(如物理、数学等)仍然使用国话教学,因此台湾闽南语的使用率依旧逐渐下降。至今,复兴台湾话的工作仍面临严峻的挑战。

谱系

归类

从语言系统来讲,闽南语被多数中国大陆语言学家认为是一种汉语方言。中华民国学者则认同语言说[15]或方言说者皆有,然而西方学者大多不认同方言的说法。理由如下:

  1. 关于现今的不同汉语,其到底是不同的“语言”或“方言”,一直在学界有争议。由于使用不同汉语的人之间,彼此基本上并无法用口语进行沟通,[50]因此多数西方学者认为,这些不同的汉语,基本上是“语言和语言”的关系,而不是“方言和方言”的关系。[12][13]
  2. 若以闽南语为讨论主轴,闽南语与其他汉语差异甚大。[51][14]

以上述研究为基础,部分学者将闽南语的结构和基本词汇,与南岛语系侗台语系联结,而论证其他非汉语语言对闽南语的强大影响。[52][53][54][55]其指出,闽南语可视为汉藏语系的一种语言,而不是方言厦门话泉州话漳州话等,则是闽南语的方言。

多数中国大陆的语言学家将闽南语视为汉语的一种方言,有别于西方学者视闽语粤语吴语等为独立的语言。而口语差异很大的方言非仅存在于汉语,德语各地区方言,其差异程度也不小,但仍被视为德语的方言。由于是方言连续体的关系,独立语言之荷兰语和德荷边境被分类成德语方言的低地德语,是接近的语言并能基本通话,仍分别隶属于两种不同语言。所以语言和方言的界定有国家及政治因素参伴,并不是单纯把口语差异作方言和语言的评判标准。千年以来中国习惯以方言的概念来作区别境内语言,因此主张闽南话属于汉语,是汉语的方言,以作为语言位阶上的主从的关系。如下所示:

汉藏语系 汉语 闽语 闽南语

新进见解:

汉藏语系 汉白语族 齐语支 闽南语 [56]

葡萄牙语为例,该语言在语言分类的系谱如下:

印欧语系 意大利语族 罗曼语族 意大利-西罗曼语支 西罗曼语支 高卢-西罗曼语支 伊比利亚-罗曼语支 西伊比利亚语支 葡萄牙-加利西亚语 葡萄牙语

方言及其亲近性

深绿色区域即为闽台泉漳片, 龙岩片头北片
淡绿色区域即为潮汕片海陆丰片

中国大陆的学者认定闽南语支系皆源于泉州、漳州音系,但依分化时间的早晚、地理隔阂、漳泉音演变等因素,出现了不等的差异和变化。基本上,按照地域不同,中国大陆的学者大致划分为以下几种次方言:

闽台泉漳片

闽台泉漳片即“主流闽南语”[57] ,主要通行于闽南台湾东南亚。内部高度一致,沟通大致无碍。不论何种口音的泉漳片,其源头皆为泉州话与漳州话;二者音韵系统有别但对应整齐,语法及用词基本一致。泉州话与漳州话以不等比例混合的形式出现于内部个别口语当中,称之为漳泉滥。明清以来出现的厦门话和台湾话即属之,在学术上普遍认定是现代标准闽南语空腔。

潮汕片

潮州话亦称潮汕话,语法与泉漳片相同,词汇也有高度的对应,但在语音语调及汉字文白音选用上则差异较明显。在潮汕话和泉漳片相交融的地区,兼具有二者的发音特色,如福建诏安新加坡等。潮汕话除了分布于潮汕地区以外,还广泛分布于东南亚众多潮人聚居地,如泰国曼谷和其他城市的唐人街柬埔寨老挝的大部分华人和越南的一部分华人社区。著名戏曲荔镜记(陈三、五娘跨越阶级性的爱情故事),来自潮汕地区,亦广传于闽南台湾等地,以潮州府城话为标准。潮州话语音词汇比较接近福建泉州话

海陆丰片

分布于广东省汕尾市海陆丰)及惠东县部分地区。海陆丰话是漳州话之域外变体。[60]

龙岩片

分布于龙岩市新罗区漳平市。受到客家话影响。

头北片

分布于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区的后龙镇、峰尾镇以及南埔镇。受到莆仙语仙游话影响。

浙南片

末清初,有大量的闽南人(主要是泉州府南安安溪惠安同安等地)迁徙到浙南的苍南平阳玉环洞头一带以及福建东北部的福鼎霞浦一带。闽南话传入浙南、闽东地区后,由于自身的演变和受周围方言(浙南是南部吴语闽东语福州话类别)的影响,与泉漳片形成一定差别。与泉漳片比较,主要是入声韵鼻化韵的退化以及用词方面的差别,但仍保留了其它特点。相对来说,比潮汕话更接近泉漳片,与泉州府城腔高度相似。

大田片

分布于福建省大田县及周边。

中山片

分布于广东省中山市部分地区。受粤语影响明显,且有潮汕片闽东语成分。

琼雷片

除上述方言片之外,广东省雷州半岛一带通行的雷州话以及海南省通行的海南话长期被认为是闽南语的方言。20世纪70年代以后,才开始有人对海南话进行系统的调查。[61]此后,语言学界开始把海南话和雷州话自闽南语中划出。1987年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里,正式将琼雷话自闽南语中划出。[62]

音素与词汇

发音

闽南语音素对照表
音素 闽南语 海南语
(海口话)
闽东语
(福州话)
莆仙语
(莆田话)
闽北语
(建瓯话)
闽中语
(永安话)
闽赣语
(邵武话)
客家语
(梅州话)
粤语
(广州话)
现代标准汉语
泉漳片 大田片
(大田话)
潮汕片/潮语
泉州话 漳州话 厦门话 汕头话
声母 14 14 15 17 18 16 15 15 20 15 15 18 18 22
韵母 87 85 86 41 85 46 34 36 46 46 40 76 68 40
声调 8 7 7 6 8 8 6 7 6 7 8 6 9 4

注:海南话与泉漳片的闽南语有很大渊源,但却存在较大差异。昔日被划为闽南语的琼文片方言,今日被划出闽南语,直接隶属于闽语支。

子音

上古中原语的声母系统相比,闽南语的子音(声母)有以下几点和与之类似:

  1. 古无轻唇音
  2. 古无舌上音
  3. 古人多舌音

这些重要的古代汉语语音现象,闽南语保存得很好,反映上述上古汉语的特点,以下逐一分析:

  1. 闽南语的“非组”和“帮组”声母读法相同,例如“飞”([pue˦˦] / [pe˦˦] / [pə˦˦]),“蓬”([pʰaŋ˨˦]),“吠”([pui˨˨]),“微”([bi˨˦])。
  2. “知组”和“端组”的声母读法相像,例如“猪”([ti˦˦] / [tu˦˦] / [tɯ˦˦]),“丑”([tʰiu˥˧]),“程”([tʰiŋ˨˦])。
  3. 很多“章组”的字声母读法和“端组”相同,例如“唇”([tun˨˦]),“振”([tin˥˧])“召”([tiau˨˨]),“注”([tu˨˩])。

母音和声调

闽南话各片区之间声调略有区别。闽南语有八个音调(阴平、阴上、阴去、阴入、阳平、阳上、阳去、阳入),除调值不同以外,潮汕片保留有独立的阳上声调,因此潮汕片有8个声调,泉漳片则有两种情况,泉州话台湾话偏泉腔、龙岩话新加坡闽南语有阳上调,因此有8个声调。漳州话厦门话台湾话中的优势腔和偏漳腔只有7个声调(古全浊上声同阳去不分)。厦门的情形又有不同,通常而言,7个声调的闽南话古次浊上声念阴上,不并入阳去,但厦门话古次浊上声白读为阳去,文读为阴上。需要注意的是,潮汕片的两个上声(阴上和阳上)跟《切韵》音系的上声不完全对应,有大量《切韵》音系中的去声字潮汕片念上声。

闽南语原只有6个辅音韵尾,其中[-p̚][-t̚][-k̚]塞音[-m][-n][-ŋ]鼻音。但是,古咸(除覃韵)(收-m/-p)、山(收-n/-t)、宕(收-ng/-k)、梗摄二等(收-ng/-k)在闽南语的白读音都不念这些韵尾,这些韵部的韵尾在现代闽南语中已经弱化为鼻化元音喉塞韵尾-h,只有文读音才念上述辅音韵尾。此外,潮汕片韵尾-n/-t已经并入-ng/-k,其他闽南话中念喉塞韵尾的字在雷州话念成开韵尾。同时,海南话雷州话莆仙话把泉漳片和潮汕片的鼻化元音都念成口元音。

所谓闽南语七声八调,指的就是这些调性的完整。

变调

闽南话的变调规则是,前字变调,后字不变。变调单位是一个词组,可以是单个词,也可以是一个短语或一个语法单位。变调时,变调单位的最后一个字不变调,其余的字都要发生变调。 下表中,第一行的调值是单字调值,第二行的调值是变调的调值。

声调
阴平 阳平 阴上 阳上 阴去 阳去 阴入 阳入
代码 1 5 2 6 3 7 4 8
tɔŋ1 tɔŋ5 tɔŋ2 tɔŋ6 tɔŋ3 tɔŋ7 tɔk̚4 tɔk̚8
调值 厦门 44 24 53 - 21 22 32 4
22 22 44 - 53 21 4,53 32
台北 44 24 53 - 11 33 32 4
33 33 44 - 53 11 4 32
台南 44 23 41 - 21 33 32 44
33 33 44 - 41 21 44 32
漳州 34 13 53 - 21 22 32 121
22 22 34 - 53 22 4,53 22
泉州 33 24 55 22 41 5 24
33 21 35 21 55 22 4,53 21
北马 44 24 54 - 21 21 21 44
21 21 44 - 44,54 21 44,54 21
汕头 33 55 52 35 213 22 32 21
33 11 35 11 32 21 4 1

[63][64]

词语

现代许多方言,包括闽南语,都是从古语传下来的。[65]因此闽南语的词汇中,有许多上古汉语的成分,例如俗语“日时走抛抛,暗时点灯膋”中的“膋”就是那个时代的语言。(《诗经·小雅·信南山》有:“执其鸾刀,以启其毛,取其血膋。”)

人称

注:本章节以台湾闽南语罗马字拼音方案标注厦门话发音。
  单数 众数
第一人称 我 guá 包括性 咱 lán 咱们
排除性 阮 gún 我们
第二人称 汝 lí 恁 lín 你们
第三人称 伊 i 他/她/它/它 怹 in 他们/她们/它们/它们

所有格:人称+其(古字为“丌”或“亓”)。[66]或以直接以复数格,即加鼻音尾之单数格表示。

指示代名词

  指近 指远
一般 单数 这 chit、这个 chit-ê 这个 彼 hit、彼个 hit-ê 那个
众数 遮 chia、遮的 chia-ê 这些 遐 hia、遐的 hia-ê 那些
空间 遮 chia、这迹 chit-liah、这位 chit-ūi 这里 遐 hia、彼迹 hit-liah、彼位 hit-ūi 那里
时间 这阵 chit-chūn、这马 chit-má、这下 chit-ē、这时 chit-sî 现在;最近 彼阵 hit-chūn、彼个 hit-ē、彼时 hit-sî 那时;当时
状态 按呢 án-ni 这样 按呢 àn-ni、彼按呢 hit-án-ni 那样
程度 遮 chiah、遮尔 chiah-nī 这么 遐 hiah、遐尔 hiah-nī 那么
类型 这款 chit-khóan、这号 chit-hō、这种 chit-chióng 这种 彼款 hit-khóan、彼号 hit-hō、彼种 hit-chióng 那种

以上用字遵照中华民国之教育部台湾闽南语推荐用字

疑问词

什么
  • 啥(siáⁿ):也作“甚”,后可加名词。如“啥人”(siáⁿ-lâng)(何人),“啥事”(何事),啥物(siáⁿ-mih,何物)。甚物(sim-mi̍h,什么)。
  • 物/乜(mih):物代(mih-tāi)(厦门话常用)。
  • 底(tī):底时(何时)(厦门话常用),底事(何事),底地(何地),底处(何处)[67],底时(何时),底个(潮琼片同“乜个”)中古汉语已有用“底”表疑问。[68]
      • 底典(潮琼片之“谁”,在泉漳片是问对方“哪里人”。)
  • 焉怎(án-chóaⁿ)+动词。有认为为非汉语者[69]
  • 何:泉、潮片,如“在何”(在何处),音“值块”。[60]但有指这词语应作“底带”。[63]
择一

倒一(tó/tó-tsit)

  • 倒一+名词 例:倒一车?(那一车?)
  • 倒一+量词 例:倒一台?(那一台?)
  • 倒一+量词+名词 例如:倒一台车?(那一台车?)
敢(kám),
  • 是否:
    • 敢是+名词 例:敢是伊?(是他吗?)
  • 怎么,为什么
    • 敢+动词  例:汝敢无欲去?(你没有要去吗?)
  • 难道:
    • 敢讲 例:敢讲是伊?(难道是他?)

名词

时间
  • 年(nî)、冬(tang):年,一年称“一年”或“一冬”
    • 旧年(kū-nî):去年
    • 今年(kin-nî):今年
    • 新年(sin-nî)、下年(é-nî):明年
  • 月(ge̍h)、月日(ge̍h-ji̍t):月
    • 顶月日(téng-ge̍h-ji̍t)、顶个月(téng-kò-ge̍h):上个月
    • 这个月(chit-kò-ge̍h):这个月
    • 后月日(āu-ge̍h-ji̍t)、后个月(āu-kò-ge̍h)、下个月(ē-kò-ge̍h):下个月
  • 日(ji̍t)、工(kang):天、日
    • 逊昨日(sùn-cho̍h--ji̍t)、大昨日(tōa-cho̍h--ji̍t)、落昨日(lo̍h-cho̍h--ji̍t):大前天
    • 昨日(cho̍h--ji̍t):前天
    • 昨日(cha-ji̍t)、昨昏(cha-hng):昨天
    • 今仔日(kin-á-ji̍t):今天
    • 明仔日(bîn-á-ji̍t)、明仔载(bîn-á-chài):明天
    • 后日(āu--ji̍t):后天(此义须读轻声,否则意味着以后的某一天)
    • 落后日(lo̍h-āu--ji̍t)、大后日(tōa-āu--ji̍t):大后天
  • 一日之内
    • 天未光(thiⁿ-bē-kng):统称凌晨之前
    • 天欲光(thiⁿ-beh-kng)、拍殕仔光(phah-phú-á-kng):凌晨
    • 早起(tsá-khí)、顶晡(téng-po͘ )、顶昼(téng-tàu):早上、上午
    • 中昼(tiong-tàu)、日昼(ji̍t-tàu):中午
    • 下昼(ē-tàu)、下晡(ē-po͘ ):下午
    • 暗晡(àm-po͘ )、欲暗仔(beh-àm--á):傍晚
    • 暗头仔(àm-thâu-á):入夜
    • 暗暝(àm-mî)、下昏(ē-hng)、暝昏(mî-hng):晚上
    • 半暝(pòaⁿ-mî)、暝半(mî-pòaⁿ):夜里、半夜
  • 白天又统称“日时”(ji̍t--sî)、“天光”(thiⁿ-kng);夜晚又统称“暗时”(àm-sî)、“暝时”(mî-sî)。
  • 夜间又细分做“顶半暝”(téng-pòaⁿ-mî)、“下半暝”(ē-pòaⁿ-mî)。
  • 点钟(tiám-cheng):小时,也简说成“点”(tiám)
    • 外(gōa):表示比指定的数字更过一些,如“四点外钟”指四个多小时、或四点多钟
    • 半(pòaⁿ):半小时,不到半小时说成“未半”( bī pòaⁿ),接近半小时说成“欲半”(beh pòaⁿ)、半小时多说成“过半”(kuè pòaⁿ)
    • 字(jī):分针在钟面所指的数字,意思是五分钟,如十分钟说成“两字久”,七点四十五分说成“七点九字”
  • 其它
    • 今旦日(kin-taⁿ-ji̍t):今日。现作“今仔日kin-á-ji̍t”。[70]
    • 晏:音òaⁿ,汉初的《仪礼.士相见礼》:“问日之早晏。”“早晏”是“早晚”的意思,闽南语也有“早晏”一词。《玉篇》:“晏,晚也。”《广韵》:“晏,晚也。乌涧切。”文读音àn,白话音òaⁿ。[70]闽南语的“晏”也可解作迟,如“晏起来”是迟起床,“晏来”是迟来、迟到。(粤语也有用“晏”表示晚、中午和迟的意思,例如:“晏昼”表示下午、中午,“吃/食晏昼”、“吃/食晏”表示吃午饭。)
人体器官
  • 目珠(俗字睭):音ba̍k-tsiu,眼睛。
  • 鼻仔:音phīnn-á,鼻子。
  • 喙:音tshuì,嘴巴
  • 腹肚:音pak-tóo,肚子。
  • 骹:音kha,脚。
  • 骹头趺:音kha-thâu-hu,膝盖。
  • 肩胛头:音king-tsiah-thâu,肩膀。
亲属称谓
  • 阿公:音a-kong,爷爷、外公。
  • 阿妈:音a-má,奶奶、外婆。
  • 爸:音pâ/pa,父亲。阿爸:音a-pah。老爸:音lāu-pē。
  • 母:音bú,母亲。阿母:音a-bú。老母:音lāu-bú。此用法可在唐诗中看见,例如晚唐李商隐«瑶池»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

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 阿伯:音a-peh,伯父。
  • 阿姆:音a-ḿ,伯母。
  • 阿叔:音a-tsik,叔父。
  • 阿婶:音a-tsím,婶婶。
  • 阿舅:音a-kū,舅舅。
  • 阿姨:音a-î,阿姨。
  • 兄:音hiann,哥哥。阿兄:音a-hiann。
  • 姊:音tsí,姐姐。阿姊:音a-tsí。
  • 弟:音tī,弟弟。小弟:sió-tī。
  • 妹:音bē,妹妹。小妹sió-bē。

动词

注记:本章节以台湾闽南语罗马字拼音方案标注厦门音。

  • 行:音kiânn,走。
  • 走:音tsáu,跑。
  • 傱:音tsông,奔跑。
  • 食:音tsia̍h,吃。
  • 啉:音lim,喝。
  • 困:音khùn,睡觉。
  • 拍:音phah,打。
  • 徛/企:音khiā,站立。
  • 倒:音tó,躺。
  • 䖙:音the,坐躺、靠坐着。
  • 跍:音khû,蹲。
  • 越:音ua̍t,回(头)。
  • 应:音ìn,回答。
  • 揣:音tshē,寻找。
  • 相:音siòng,尤指以目光打量。
  • 挲:音so,搓。
  • 汏:音thuā,以清水漂洗。
  • 荡:音tn̄g,与“汏”近义。
  • 曝:音pha̍k,晒。
  • 覕:音bih,躲藏。
  • 沃:音ak,浇,《左传》僖二十三年:“奉匜沃盥。”疏:“沃,谓浇水也。”《汉书.张良传》:“沃野千里。”注:“沃者,溉灌也,言其土地皆有溉灌之利,故云沃野。”。[70]
  • 翕:音hip,拍摄。
  • 驶:音sái,开(车)。
  • 搝:音giú,拉。
  • 鼻:音phīnn,嗅。
  • 臆:音ioh,猜测。
  • 蹛:音tuà,居住。
  • 诙:音khue,嘲讽。
  • 提:音the̍h,拿。
  • 夯:音giâ,举。
  • 予:音hōo,给予。
  • 囥:音khǹg,放置。
  • 耍:音sńg,玩耍。
  • 掠:音lia̍h,抓。
  • 惊:音kiann,害怕。
  • 䞐:音tshun,剩余。
  • 袋:音tē,包装。
  • 缀:音tuè,跟随。
  • 掷:音tàn,丢。
  • 缚:音pa̍k,绑。
  • 軁:音nng,钻。
  • 蔫:音lian,枯萎。
  • 弄:音lòng,撞。
  • 𠛅:音khau,刮(风)。
  • 搣:音me,抓取。
  • 刣:音thâi,杀。
  • 捒:音sak,推。
  • 衬:音tshīng,穿。

形容词

  • 好、歹:好、坏(“歹”为俗字,本字作否。)
  • 顶、下:上、下
  • 大、细:大、小
  • 粗、若/幼:粗、细。
    • 若:日本语汉字表留以“若”表示小、幼之意。
  • 济、少:多、少(用于表绝对的数量,如吃很多说成“食诚济”)
    • 济:参考成语“人才济济”。
  • 加、减:多、少(用于表相对的数量,如多吃一点说成“加食淡薄”)
  • 轻、重:轻、重
  • 软、橂:软、硬(“橂”民间俗写为“𠕇”,词义也作“硬”)
  • 冗、絚:松、紧
  • 悬、下 / 低:高、低(“低”为俗字,本字作“下”)
  • 紧、慢:快、慢(“紧”义也说成“猛”)
  • 狭、阔:窄、宽
  • 长、短:长、短
  • 厚、薄:厚、薄
  • 躼、矮:高、矮(“躼”义也说成“悬”)
  • 肥、㾪:胖、瘦
  • 乌、白:黑、白
  • 寒、热:冷、热(小冷也说成“冷”)
  • 烧、凊:烫、凉(“凊”义也说成“凝”)
  • 媠、䆀:美、丑(“媠”义也说成“㜅”或“嫷”,“䆀”义也说成“沤”或“鄙”)
  • 清、醪:清、浊
  • 洘、漖:稠、稀
  • 饱、枵:饱、饿
  • 畅、气:高兴、生气(“畅”义也说成“欢喜”、“爽”、“气”义也说成“受气”、“苦气”、“袂爽”)
  • 俗、贵:便宜、昂贵
  • 光、暗:亮、暗
  • 焦、澹:干、湿
  • 清气、垃圾:干净、肮脏
  • 巧、戆:聪颖、憨呆
  • 恬、吵:安静、吵杂

副词/助动词/介词/其他

  • 焉耳=焉尔=安尔=安耳=云尔:这样子(而已)。《孟子.梁惠王》:“尽心焉耳”(尽心这样而已)[71][72];亦有与苗语比较,认为非汉语成分者者。[69]中华民国教育部作“按呢”,为表音字。
  • 有:可以加在形容词之前以加强语气:这粒西瓜有大(这个西瓜真大)、这个囝仔有勇(这个孩子真勇敢)这种用法跟《诗经》里“有”字的用法非常接近:《周南.桃夭》:桃之夭夭,有蕡其实。(有蕡=真大)。《小雅.白华》:有扁斯石,履之卑兮。(有扁=真扁)[73]
  • 颠倒:反而。例:伊无欲来,阮颠倒较欢喜。(他没有要来,我反而比较高兴。)
  • 横直:反正。例:伊欲来无欲来拢无要紧,横直阮欲去。(他要来不要来都没关系,我反正要去。)
  • 上无=尚无:至少。例:上无伊嘛应该爱会失礼。(他至少也应该说声道歉。)
  • 定定:经常。例:伊定定无伫咧。(他经常不在家。)

量词

倒置词

闽南语存在一些和现代汉语普通话构词方式相反的词汇,如“衫裤”、“人客”、“鸭母”、“闹热”、“头前”等。

  • 表动物之性别及物之阴阳者,一般以“公”、“母”二字附在其后,如鸡母、狗公。个别动物也用“角”等字,如“鸡角”表示雄鸡。[公/母也见于粤语,但母作“乸”]
  • 其他:千秋、童乩、气力、结气、弃嫌、寸尺、板模、胃肠、慢且、久长、加添、养饲、落衰、菜蔬、利便、运命(来自日语)、进前、绍介(也说介绍)、臭酸、吓惊、恐惊、布帆、暝日、衔头、下底。

古词汇

  • 鼎(tiáⁿ):以煮食用具为例,古代称为“釜”的,华北人、官话语区称为“锅”,吴语粤语客家话称“镬”,闽南语称为“鼎”。闽南语以“鼎”作“釜”至少保存了西汉尚可了解的一种用法。[73]赣语也保留“鼎”,称尖底炊具为“鼎罐”。[74]
  • 牙(gê)、齿(khí):“虎象有牙,人马有齿。”例,马齿、齿科大夫(非牙科大夫),齿膏(非牙膏),暴牙,象牙。[72]
  • 细腻(sè-jī):做事小心谨慎,也解作客气。音同“世二”[70]福州话也有此二义。)
  • 狡狯(káu-kòai):顽皮,狡滑。[75]
  • 夕暴雨:午后雷阵雨。[76]此词汇尚保留于日本。[a]
  • 痴欲(chhi-ko):一见女人便顾盼爱慕的轻佻男子。在明代潮州戏文《金钗记》中就有“宋金为人太风梭(骚),说话甚痴欲(哥)”的台词,可见“痴哥”这词在明代潮汕方言中已经产生。[77]。佛经多作“痴欲”,表性欲、色欲。俗作“猪哥”。
  • 湛(tâm):湿。《诗经·召南》“湛湛露斯”[78]
  • 身(sin):闽语系(如林觉民《与妻诀别书》)皆称“怀孕”皆为“有身”(ū-sin),而“身”字于甲骨文中即画一个人腹中有物。(粤语也保留,称“身己”或“有身己”表示“怀孕”。普通话也说身孕。)
  • 箸(tī):筷子。日语表记汉字同。广东和平县仍有人保留称“箸”表示“筷子”。
  • 糜(môai):粥也,稀泥貌者也可称之。
  • 衫(saⁿ):衣也。由上而下穿者,不论是否及于下半身,都一定叫衫。如长衫(长袍)。(粤语也保留)
  • 先生(sian-seⁿ):粤语日语韩语亦保留此用法。今官话谓“某老师”,闽语谓“某先生”。如“张先生”乃指“张老师”,指一些学有专精者,如医生,教师,律师等。
  • 悾(khong)/悾悾(khong-khong):心思空空,傻瓜。《论语》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 册(tsheh)古代称编缀竹简成书为册,《书经·多士》:“惟尔知惟殷先人,有册有典。”与韩语册(책)同音,韩语仍有此用词
  • 企(khì),踮着脚尖,把脚后跟提起来。《汉书·卷一·高帝纪上》:“吏卒皆山东之人,日夜企而望归。”,《荀子.劝学》篇也有:“吾尝企而望矣,不如登高之博见也。”
  • 谯(kiau),责备。《韩非子.五蠹》:“今有不才之子,父母怒之弗为改,乡人谯之弗为动。”
  • 目睭(ba̍k-tsiu),眼睛。《淮南子·兵略训》深哉睭睭。
  • 地动(tē-tāng),地震。《吕氏春秋.季夏纪》有:“文王即位八年而地动。”可见闽南语保留了秦朝以来的说法。
  • 乞食(khit-tsia̍h),闽南语称乞丐为“乞食”《战国策.晋策》:“其容为乞食人而往乞。”
  • 走(tsáu),闽南语的“卡紧走”,在古语表示“跑”的意思。《孟子.梁惠王上》也有:“填然而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曳兵而走”
  • 后生( hāu-sinn),闽南语称儿子为“后生”,《诗经.商颂.殷武》:“寿考且宁,以保我后生。”
  • 枵(iau)闽南语称肚子饿为《左传.襄公二十八年》:“梓慎曰:‘今兹宋、郑其饥乎!岁在星纪,而淫于玄枵。…玄枵,虚中也。﹖’,保留了古语“枵”表示“饿”的本意。
  • 脯(póo)闽南语今日称“肉松”、“鱼松””为“肉脯”《周礼.天官.冢宰》:“腊人:掌干肉,凡田兽之脯、腊、膴、胖之事。”《管子.轻重甲》:。鱼以为脯,鲵以为殽”
  • 痀(ku)指驼背的背瘤“痀”又可作“佝”,古语中“佝偻”也是驼背之意,《庄子.达生》篇有:“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一痀偻者承蜩,犹掇之也。”可见“痀”表驼背已见于战国时代。
  • 眠床(mn̂g-tshn̂g)”又睡觉的床称“眠床”见于《南史.虞愿传》:“弘有眠床一张。”
  • 阿母(a-bú)妈妈、母亲,表面看来带“阿-”一称谓早在汉朝就有了,如乐府诗《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上堂启阿母。”“阿”的本义是“山阿”,古代曾尊称商朝名臣伊尹为“阿衡”,可见和闽南方言中以词头“阿-”,其来源甚为古老。
  • 交关(kau-kuan) 闽南语称生意交往为“交关”,这一词语自《后汉书.西羌传》:“臣愚以为宜及此时,建复西海郡县,规固二榆,广设屯田,隔塞羌胡{交关}之路,遏绝狂狡窥欲之源。”
  • 虬(kiu2)卷屈,杜光庭《虬髯客传》:“忽有一人,中形,赤髯而虬。”
  • 闹热(lāu-lia̍t)闽南语将“热闹”倒说成“闹热”,这可见于唐朝,如白居易〈雪中晏起偶咏所怀〉:“又不见西京浩浩唯红尘,红闹热白云冷,好于冷热中间安置身。”
  • 参详(tsham-siông)表示商量之意则见于唐.司马贞《史记索隐.匈奴列传》:不参详终始利害也。”

借词

闽越语

厦门大学闽南语学者周长楫教授与李如龙教授考证,现今的闽南语保留了一些古代百越语底层成分,例如:

  • ka-cháu(虼蚤或蟉蚤,“跳蚤”)[b]
  • ka-cho̍ah(虼蠽或蟉蠽,“蟑螂”)
  • ka-lēng(䴔鸰或䴔閵,“八哥”)
  • thô͘-kâu(土猴,“蝼蛄)
  • tō͘-ún(杜蚓或土蚓,“蚯蚓”)
  • káu-hiā(蚼蚁或狗蚁,“蚂蚁”)[69]
  • ka-lún-sún(交懔损、加懔损、交懔恂或加懔恂,“打冷颤”)
  • phah-kha-chhiùⁿ(拍咳啾,“打喷嚏”)
  • tio̍h-ka-cha̍k(著咳嗾)

诸多残留在日常词汇中的底层成分,也与现存侗台语系中的代表泰语、壮语、布依语等显示出明显的关联,比如:“男子”称作“查埔”(tsa-poo),“女子”称“查某”(tsa-bóo),与壮语中的daxboh(父)和daxmeh(母)相关。而称呼“妻子”为“某”,则可能与壮语中的baw同源于古代百越语。另外,诸如“叨位”(tó-uī/toh-uī,“哪里”)、“古锥”(kóo-tsui,“可爱”、“小巧”)等词汇亦在百越语后裔语言中有迹可循。某些词汇甚至可以展现出原始欧亚语言的源流。[79]

最明显的例子是“”,其文白二读差异甚大:文读 [jio̍k] 泉音/d͡ʑiɔk̚/ 漳音/ʑiɔk̚/ 对应其中古汉语发音“日屋合三入通”(IPA: /ȵʑi̯uk/、/ɲjuk/、/ʑjuk/),在《广韵》等属日母字。(对照现代标准汉语 [ròu] /ʐɤʊ/,粤语 [juk6] /juːk̚/);但闽南语口语中俗读做[bah] /baʔ/,如南洋华人将“肉骨茶”拼写作 Bak-Kut-Teh。比较语言如下:

日语

由于日语保留了若干中古汉语的词汇,加上日语的汉字音之音读多是在南北朝唐朝时从汉地中原传入,因此有不少词汇发音与闽南语几乎完全一致。例如:

  • 世界 sè-kài - セカイsekai),中古汉语:[ɕiɛi kˠɛi]
  • 开始 kai-sì - カイシkaisi),中古汉语:[kʰai ɕĭə]
  • 世纪 se-ki - セイキseiki),中古汉语: [ɕiɛi kɨ]

尤其在韵脚上更有相当多的例证,如“宇宙”、“运动”、“便当”、“全部”、“了解”等词汇。

此外,由于台湾日治时期长达半世纪(1895年-1945年),因此台湾话的日常用语有不少日语词汇,例如:

  • o͘-bá-sáng - おばさん,中年、年长女性,“欧巴桑”
  • o͘-jí-sáng - おじさん,中年、年长男性,“欧吉桑”

另亦有以台语(闽南语)发音读出之和制汉词,例如:

  • 离缘(离婚)
  • 注文(下订单)
  • 寄付(捐献)
  • 口座(账户)
  • 出张(出差)
  • 水道水(自来水)

此外也有不少日治时期游用自今的外来词如下(中文 - 日语假名 日语罗马拼音 - 日语汉字):

  • 大哥、老兄 - あにき aniki - 兄贵
  • 阿给、油豆腐 - あげ a ge - 扬げ
  • 问候、打招呼 - あいさつ ai sa tsu - 挨拶
  • 霉菌、细菌 - ばいきん bai kin - 霉菌
  • 风吕、洗澡、浴桶 - ふろ furo - 风吕
  • 羊羹 - ようかん yookan - 羊羹
  • 母亲 - かあさん kaasan - 母さん
  • 芥末(山葵酱) - わさび wasabi - 山葵
  • 运将、运匠(司机) - うんちゃん unchan - 运ちゃん
  • 铝 - アルミ a ru mi
  • 阿摩尼亚 - アンモニア an mo ni a
  • 出局 - アウト au to
  • 汽油 - ガソリン gasorin
  • 饭店、旅社 - ホテル hoteru
  • 窗帘 - カーテン kaaten
  • 小费 - チップ chippu

日本语中之台语(闽南语)借词:

  • ビーフン:米粉 bí-hún
  • レンブ:莲雾(オオフトモモlián-bū
  • サバヒー:虱目鱼(和名)sat-ba̍k-hî
  • レンヒー:鲢鱼(レンギョ之别名)
  • ヌンチャク:两节(棍)nn̄g-chat
  • タンキー:童乩 tâng-ki(道教之萨满)
  • キョン:羌

其他外来语

唐朝开始,泉州已发展为东方第一大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在泉州。从此闽南一带和中东东南亚的来往更加频繁。出洋的华侨把外乡的语言带到闽南,时间久了,有的外来语词汇进入闽南语,成为闽南语的一部分。五口通商后,各国与厦门的来往十分密切,因此厦门话多了许多英语、日语借词,有些亦扩散至闽南其他地方。此外台湾曾被西班牙、荷兰统治,东南亚等国也曾经历欧洲列强统治,台湾、东南亚等国都曾是欧洲列强在亚洲贸易的重要据点,无形中当然也会将外来语融入,例如:

  • pa-sat(巴刹)
  • chi-ku-la̍t(芝车力 <巧克力>)
  • chu-lu̍t(雪茄)
  • phia̍t-á(碟子)
  • tōng-kat(拐杖)
  • si̍p-pán-á(铁板手)
  • ba̍k-thâu(商标)
  • àu-sài(outside,出界)
  • sat-bûn(肥皂,音似西班牙语,亦作“茶箍”)
  • te̍k-sî(的士,台湾惯称“计程车kè-thîng-chhia
  • pa-sū(bus,游览车、公车,但台湾对于市区的公用巴士亦称“公车”)
  • má-tih(死亡)
  • gō͘-kha-kī(骑楼过廊)
  • ka-po̍k/ka-pò͘-mî(木棉)
  • ko-pi(咖啡)。

表记

文字系统,又称书记系统,是指使用“相同类型的符号”在丛集;表记系统、又称书写系统,在除主要文字,尚有次要文字、拼法、标点符号、字体、……。由于实际情况一个表记系统通常包括了不同的文字系统,语言及字元非一对一。下列关于闽南语之表记方式,以其主要文字系统介绍如下:

汉字

厦门会文堂《最新失德了歌》书影。
  • 闽南语可以用汉字书写。汉字本身形、音、义皆备,但目前闽南语正字(台闽字)、本字尚未完全考证出来或缺乏共识。目前而常见替代、解决方案有:添加方言字;或是汉罗并陈。另外,主要通行地区,目前有正体、简体之差异。
  • 其中最重要之事件是如中华民国之教育部台湾闽南语推荐用字,是通行地区中第一次以官方之力所进行之整理,但引发之争议亦不小,立法院据此提出多次质询。如:
    • 2009-10-12立法委员陈亭妃质询教育部公布第三批推荐用字。
    • 2010-01-24(TVBS报导)立委李庆安:“教育部长杜正胜,你搞一些很奇怪的字,很困难的拼音之后,说都说不出来了,本来家里妈妈还会教,到学校一学不会讲了,结果我们用教会拼音,通用拼音、托罗巴拼音,结果不会念,那你研究了半天,在研究什么啊!”
    • 2011-04-26(自由时报)立委管碧玲表示,语言采集成文字,要注重其“原始意涵及历史渊源”,而非采用音译法即可,音近但无意义,日本人也曾编过日台辞典,取原始意义建立文字资料。

音素文字

闽南语及台语之音素文字书写系统,有以下之方案:

泉漳片

方音符号台湾语假名外,都是基于拉丁字母的文字。

潮汕片
其他

文学创作

文白异读

闽南语中的文白歧读(或称文白异读)现象远大于其他汉语。语言学家罗常培曾于《厦门方言研究》中粗略统计《方言调查字表》所举 3,758 个汉字当中,有 1,529 个有歧读现象,比例约占 40.6%。歧读汉字中,绝大多数文读白读各一,在上述四成之中又约 90% 属之。其余则有多种读法。

以1~10的数字读音为例:

汉字
文读 it jī/lī sam ngó͘ lio̍k chhit pat kiú si̍p
白读 saⁿ gō͘ la̍k peh/pueh káu cha̍p
  • 注1:/chit/ 常被视作“一”的白读,实际上本字是“蜀”,今多把/chit/直接视作“一”的训读[c]
  • 注2:/nn̄g / 常被视作“二”的白读,实际上本字是“两”。
  • 注3:如今厦门话已失落 j- 声母);。

使用文读或白读以场合而定。例如数字白读绝大多数用在计数,而当序数、电话号码、车牌号码等不需进制时使用文读。又例如“成”字有多个文白歧读:“成功”中读sêng,“几成”读siâⁿ,“成做”(成为)读chiâⁿ,“成家”读chhiâⁿ,不能相淆。

文读与白读具有辨义作用,可以区别字词的不同意思。例如“大人”的文读音tāi-jîn是对官员或者长辈的敬称,白读音tōa-lâng是指成年人。对于非闽南母语人士而言,闽南语何时该为文读或白读的辨别极为困难,这在地名中尤为最。例如台湾高雄依地理可分为冈山旗山凤山三区,但前两区以行政区理解时,山读作san(音读)、而凤山的山则读作soaⁿ(语读)。又例如相邻的台东屏东两县的“东”读音亦不同,前为tang(白读)、后为tong(文读)。

参见

注释

  1. ^ 查按闽南语“夕”字,仅得sik8、siah8二音,中古汉语所对应之声调亦为入声(邪母昔韵),与sai一音不合。“夕暴雨”一说是否有更多文献支持,有待商榷。 详细部分可参考教育部闽南语字典“夕”字 (http://twblg.dict.edu.tw/holodict_new/index.html)
  2. ^ 张霄峰指出,虼蚤是全国通用词,山东话也有之,未必是南岛语。[来源请求]
  3. ^ 中华民国教育部《教育部闽南语本字研究专案计划》将/chi̍t/的本字视为“蜀”,并列为正字;“蜀”古代通同“独”(《方言》、《尔雅》),独有一个之意[80]。但新版的教育部辞典已将/chi̍t/的正字改为“一”,视之为训读字,而“蜀”改列为异用字。[81]

参考资料

  1. ^ 1.0 1.1 Ethnologue OLAC resources in and about Chinese, Min Nan(民族学关于闽南语之OLAC资源), "Chinese, Min Nan (汉语,闽南)", 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 (民族学,世界语言), 2017年6月8日
  2. ^ 2.0 2.1 大众运输工具播音语言平等保障法》,民国89年(2000年)3月31日立法
  3.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闽南语.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4. ^ Top 100 Languages by Population - First Language Speakers. 
  5. ^ 中国语言地图集》,B8 东南地区的汉语方言。香港朗文(远东)出版公司出版,1987年。
  6. ^ 侯精一主编,《现代汉语方言概论》,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出版,238页
  7. ^ 连雅堂. 〈台语整理之头绪〉. 台湾民报. 1929-1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9). 
  8. ^ 蒋为文. 《喙讲台语‧手写台文》. 国立成功大学台湾语文测验中心 亚细亚国际传播社. 2014. ISBN 9789869102001. 
  9. ^ 李献璋. 福建语读本. 1941. 
  10. ^ 福建语法序说. 1950. 
  11. ^ 王育德. 福建语研究卷. 2002. 
  12. ^ 12.0 12.1 (de Francis, 1984)
  13. ^ 13.0 13.1 (Chao, 1976)
  14. ^ 14.0 14.1 董忠司 (编). 《福尔摩沙的烙印:台湾闽南语概要》(上册). 乡土文化专辑 1. 台北市: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2001年12月1日. ISBN 957-01-0024-9. 
  15. ^ 15.0 15.1 15.2 15.3 蒋为文. 〈是“台语”kap“咱人话”,m̄是“闽南话”!〉 (219). 台文通讯网报. 2012-07. ISSN 2227-5142. 
  16. ^ 台湾闽南语常用词辞典用字原则. 中华民国教育部 (中文(繁体)‎). 
  17. ^ 平山久雄. 从语言年代学看闽语的地位. (编) 丁邦新、张双庆. 闽语硏究及其与周边方言的关系. 香港中文大学. 2002: 4 (中文(繁体)‎). 
  18. ^ 18.0 18.1 赖永祥. 台湾郑氏与英国的通商关系史. 《台湾文献》. 1965年. 
  19. ^ 19.0 19.1 Donald Keene(金冬楠). The Battles of Coxinga, Chikamatsu's Puppet plays, its background and importance(国姓爷合战-近松净琉璃). 1951年. 
  20. ^ 杜文靖. 光复后台湾歌谣发展史. 文训. 1995, 89 (119): 23–27.  ,引自张婉琪, 萧泰然管弦乐曲《1947 序曲》之社会意涵研究(硕士论文), 国立成功大学: 79, 2005 
  21. ^ 洪惟仁, 台湾的语言政策何去何从, 淡江大学, 2002 [2014-0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27) (论文发表于各国语言政策学术研讨会――多元文化与族群平等)
  22. ^ 泉州市志 卷五十第一章
  23. ^ 福建概览 方言
  24. ^ 24.0 24.1 吴坤明. 台湾闽南语之渊源与正名 (PDF). 台湾学研究第五期. 台湾学研究中心: 54–73. 2008年6月. 
  25. ^ 董忠司 (编). 1. 《福尔摩沙的烙印:台湾闽南语概要》(上册). 乡土文化专辑 1. 台北市: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2001年12月1日. ISBN 957-01-0024-9. 注记:本书中并无清楚解释何谓“闽越族”,使用引用之语例,跨侗泰及苗傜语系
  26. ^ 李辉〈分子人类学所见历史上闽越族群的消失〉,《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9卷第2期,2007年3月。
  27. ^ 陈冠学. 《台语之古老与古典》. 高雄市: 第一出版社. 1993年1月1日. ISBN 957-80-1484-8. 
  28. ^ 吴坤明闽南话字典 学生如获字宝. 自由时报. 2010-01-18 (中文(台湾)‎). 
  29. ^ 郭弘斌 (编). 台湾史记. 台北市: 台湾历史真相还原协会. 2004: 129. ISBN 9789572973219. 
  30. ^ 邱显聪. 商语皆周语字音发音之关系. 中央研究院: 54–73. 2010年4月7日. 
  31. ^ 中国时报. 大胆奇葩!秦始皇指派南征 他竟跑去越南当皇帝!. 
  32. ^ 《史记·秦始皇本纪》
  33. ^ 江仁台. 闽方言的源流 (PDF). 2009. 
  34. ^ 周长楫. 《闽南语的形成发展及在台湾的传播》. 台北市: 台笠. 1996. ISBN 957-98-8611-3. 
  35. ^ 詹琲. 《全唐诗》卷七百六十一‧《永嘉乱,衣冠南渡,流落南泉,作忆昔吟》. 中国哲学书电子化计划. 忆昔永嘉际,中原板荡年。衣冠坠涂炭,舆辂染腥膻,国势多危厄,宗人苦播迁。南来频洒泪,渴骥每思泉。 
  36. ^ 梁克家等人(南宋). 淳熙三山志/卷26. 维基文库. 爰自永嘉之末,南渡者率入闽,陈、郑、林、黄、詹、丘、何、胡,昔实先之。 
  37. ^ 刘枝万、宋龙飞. 开漳圣王. 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5). 
  38. ^ 陈鹏雄. 参加福州第五届闽王文化节 马祖王氏宗亲联谊会启程. 马祖日报. 
  39. ^ 陈承溢. 陈姓入闽. 中华姓氏文化网. 
  40. ^ 董忠司 (编). 《福尔摩沙的烙印:台湾闽南语概要》(上册). 乡土文化专辑 1. 台北市: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2001-12-01: 12. ISBN 957-01-0024-9. 
  41. ^ 董忠司 (编). 《福尔摩沙的烙印:台湾闽南语概要》(上册). 乡土文化专辑 1. 台北市: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2001-12-01: 25. ISBN 957-01-0024-9. 
  42. ^ 洪惟仁. 台湾礼俗语典. 自立晚报. 1993-01-01. ISBN 978-957-596-036-0. 
  43. ^ 蒋为文. 《喙讲台语‧手写台文》. 国立成功大学台湾语文测验中心 亚细亚国际传播社. 2014. ISBN 9789869102001. 
  44. ^ 蒋为文. 〈“台湾话”意识ê形成kap伊正当性ê辩证〉. 《语言、文学kap台湾国家再想像》 (台南市: 国立成功大学). 2007年6月. 
  45. ^ 邱燕玲、林晓云、黄文锽. 社团痛批/马政府去台湾化 台语改称闽南语. 自由时报 (自由电子报). 2011年5月24日. 
  46. ^ Kang, Peter. "On the Romanization Archives of Lán-lâng Language". Journal of Taiwanese Vernacular (莱顿: Leiden University). 2013, 5 (1): 99–108 (英语). 
  47. ^ 中国语言地图集
  48. ^ "厦门海沧学校开闽南语课", 9-6-2017
  49. ^ 提升国民中小学暨幼儿园本土语言教学成效实施计画. 连江县政府教育局. 连江县本土教育资源网. 
  50. ^ 《明史·李廷机传》云:“闽人入阁者,自杨荣、陈山后,以语言难晓,垂二百年无人。”
  51. ^ 林修澈; 台湾教授协会. 〈台湾是一个多民族的独立国家〉. (编) 施正锋. 《台湾民族主义》. 台湾民族主义研讨会. 台北市: 前卫出版社: 23–98. 1994年12月. 
  52. ^ 赵加. 〈试探闽方言中的状侗语底层〉. 《贵州民族研究》. 词汇的历史变化与接触: 45–46. 1991. 
  53. ^ 董忠司 (编). 《台湾闽南语语音教材: 初稿》. 台北市: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1996. ISBN 957-00-8546-0. 
  54. ^ 酒井亨. 《台湾新论》. 王淑华、郑伊玲、李宏泽(译). 台北市: 玉山社. 2002-01-21. ISBN 957-82-4673-0. 
  55. ^ Chin-an Li 2000等
  56. ^ 宋蜀华. 《百越》. 长春: 吉林教育出版社. 1991. 
  57. ^ 周长楫;欧阳忆耘 (编),《厦门方言研究》, 页 3; 211, 福建人民出版社,1998
  58. ^ 董忠司 (编). 《福尔摩沙的烙印:台湾闽南语概要》(上册). 乡土文化专辑 1. 台北市: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2001年12月1日: 140–143. ISBN 957-01-0024-9. 
  59. ^ 许成章. 《台语研究》. 《许成章作品集》第八册. 高雄市: 春晖出版社. 2000年6月: 21,37,307,361. ISBN 957-93-4765-4. 
  60. ^ 60.0 60.1 洪惟仁. 《台湾方言之旅》. 台北市: 前卫出版社. 1992. 
  61. ^ 侯精一 (编). 现代汉语方言概论.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 2002: 247. 
  62. ^ Stephen Adolphe Wurm; 李荣; Theo Baumann; Mei W. Lee. 中国语言地图集. 香港: 香港朗文(远东)出版公司. 1987: 247. ISBN 978-962-359-085-3. 
  63. ^ 63.0 63.1 周长楫. 《闽南方言大词典》. 福州市: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06: 17, 28. ISBN 978-721-103-896-1. 
  64. ^ 董同龢. 〈四个闽南方言〉.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 (台北市: 中央研究院). 1959, 30: 729-1042. 
  65. ^ 董同龢. 《汉语音韵学》. : 8. ISBN 978-957-547-681-6. 
  66. ^ 吴守礼; 陈丽雪. 《台语正字》之三. 三重市: 林荣三文化公益基金会. 2005年7月: 36. ISBN 957-97-5924-3. 
  67. ^ 石遇瑞〈潮汕方言:底‧底事‧底地‧底处〉
  68. ^ 志村良治. 杨荣祥(译). 〈论中古汉语疑问词“底”〉 (PDF). 《鄂西大学学报》. 1988, 2. [失效链接]
  69. ^ 69.0 69.1 69.2 董忠司 (编). 《福尔摩沙的烙印:台湾闽南语概要》(上册). 乡土文化专辑 1. 台北市: 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 2001年12月1日: 132. ISBN 957-01-0024-9. 
  70. ^ 70.0 70.1 70.2 70.3 施炳华〈《荔镜记》的用字分析与词句拾穗〉第一节
  71. ^ 许成章 (编). 《台湾汉语词典》. 台北市: 自立晚报. 1992. 
  72. ^ 72.0 72.1 陈冠学. 《高阶标准台语字典》. 台湾语言研究丛书. 台北市: 前卫出版社. 2007年8月15日. ISBN 978-95-7801544-9. 
  73. ^ 73.0 73.1 丁邦新. 〈汉语方言史和方言区域史的研究〉. 《丁邦新语言学论文集》. 北京市: 商务印书馆. 1998: 203–206. 
  74. ^ http://www.gxfxwh.com/viewthread.php?action=printable&tid=16901[失效链接]
  75. ^ 吴守礼; 陈丽雪. 《台语正字》之三. 三重市: 林荣三文化公益基金会. 2005: 53. ISBN 957-97-5924-3. 
  76. ^ 陈冠学《台语之古老与古典》267至269页、日本语版维基〈夕立〉条目
  77. ^ 余流《“痴哥”与“咧腮哥”》
  78. ^ 林金钞. 《闽南语探源》. 新竹: 竹一出版社. 1980. 
  79. ^ 李佐腾. 闽南话中百越语底层词汇初探. 纽约: 钟书国际文化出版社. 2014. ISBN 978-1-6260-9148-1. 
  80. ^ 教育部闽南语字汇-【蜀】 Archive.is存档,存档日期2016-03-14
  81. ^ 台湾闽南语常用词辞典-一

相关文献

  • 林春地. 《河洛话的根及本》. 台北县芦洲乡: 东展文化. 1987: 92 (中文(繁体)‎). 台大
  • 黄炳煌. 《喔!原来如此。漫谈台湾闽南语之美与优》. 台北市: 高等教育. 2012-11-12: 118. ISBN 978-986-266-053-9 (中文(繁体)‎). 
  • 李佐腾. 《闽南话中百越语底层词汇初探》(Min Nan Hua Zhong Bai Yue Yu Di Ceng Ci Hui Chu Tan). 钟书国际文化出版社. 2014 (中文(简体)‎). 

注解

  1. ^ 根据赖永祥之《台湾郑氏与英国的通商关系史》中英国商馆的原文纪录及诸多外语文字显示,其中以拼音纪录之语音为漳泉闽南语。[18]金冬楠亦指出郑氏使用之语言即为厦门方言[19]
  2. ^ 97年修订《国民中小学九年一贯课程纲要》时,己将“乡土”一词改为“本土”。

外部链接